歷史新新聞》保密防諜「把媒體都當中共同路人」?1995年飛彈危機府、院、黨應對全紀錄

蕭萬長(左)和連戰(右)是1995年政府處理台海飛彈危機時的兩大要角。(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來台後,北京透過《新華社》發布從8月4日中午12時至8月7日中午12時,在台灣周邊6個演習區進行「重要軍事演訓行動」,並將進行實彈射擊;這個大動作很難不讓人聯想到解放軍於1995、96年在台海舉行的飛彈試射演習。

當年執政的李登輝政府採取「武鬥由連戰(行政院長)迎戰,文鬥由李登輝(總統)接招」的危機處理模式。畢竟是27年前的事情,很多人可能不記得、甚至不知道,在台海飛彈危機的時候,負責對北京窗口陸委會的主委,是後來大家印象中以經濟見長的蕭萬長。

根據《新新聞》1995年7月30日出刊的這篇報導,雖然李登輝政府已經有心理準備北京會有動作,但卻沒料到是這麼激烈的動作,但報導中可以看到李登輝政府和連戰內閣並沒有慌亂,反而沉穩地做出對應,而總統李登輝也沒跳過閣揆連戰直接對蕭萬長下指示。而在試射軍演最後幾日,北京開始對李登輝展開「文攻」,李登輝也放手讓府和黨的秘書長吳伯雄、許水德去應對。

不過,由於當時台灣進入民主化的時間還不是很長,在外力壓迫國境之時,該怎麼處理訊息,該對國民公開多少,都成為當時的政府必須詳細斟酌的問題──雖然怕政府對應的策略外洩,卻也了解資訊公開是台灣對抗中國的一種力量。

1995年北京在台海飛彈試射軍演,正式「預告天數」雖然比起這次長上不少;但由於裴洛西來台前北京已經不斷提出各種恫嚇,比較起來,1995年那次可能「出乎意料」的效果更強,這可能也是這次軍演在台灣社會製造的恐慌氣氛沒有1995年那次那麼強的一個原因。(新新聞編輯部)

在台灣的總統李登輝7月27日要在國民大會發表國情報告的前一天,中共原為期8天的飛彈演習,提前結束了,好像要專心的聽一聽李登輝究竟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是這樣一場被台灣高層形容為神經戰的中共演習,台灣政府在這期間裡做了哪些繃緊神經的事?

靜觀其變慣常口號

自從辜汪會談被中共片面推遲之後,政府的態度總是比稍後的發展還樂觀一點,「靜以觀變」成了最常喊的口號,但就在政府強調兩岸協商的大門永遠是敞開的時候,中共以飛彈做了回答。

在這為期一周的「飛彈訓練營」,台灣社會除了股、匯市有「飛彈行情」的波動之外,一切尚稱穩定。但是在黨、政高層間,中共7天來這6枚飛彈,加上傳媒評論員的4篇「批李紙彈」,也的確有訓練的緊張味道。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大體來看,在這7天當中台北黨、政高層採的是「武鬥由連戰迎戰,文鬥由李登輝接招」的危機處理模式。其間,高層在初期幾天異常平靜,仿彿台灣仲夏萬里的晴空,但是每個周末李登輝「祥和社會」的巡迴演講沒了,接見活動也少了,似乎嗅得出將有一股「勢」正在醞釀。

果然最後幾天,回應中共評論員的文鬥開始了,從李登輝接見國建班、革實院海外學人的談話,到吳伯雄的記者會,高潮則在國大的「國情報告」。這個增溫的過程就像美國西岸熱死人的熱浪一樣。另外,在這事件中的周末,高層首長的高爾夫球敘依舊台北近郊進行,表面輕鬆自在,但是從高層把球敘當機密,以及球場上國安局長殷宗文疲累的身影,似乎也透出一種外弛內張的氣氛。

飛彈演習來得突然

事後回顧,整個「飛彈演習事件」似乎來得突然。就在國建會兩岸關係允組會議召開的前一日,由中共新華社發表的一篇對「一個中國」看法的文章,則引起台灣媒體的強烈注意,學者與記者都針對此問題詢問陸委會主委蕭萬長的看法,蕭萬長稍後表示,海基和海協兩會早已在1992年11月獲得各自表述的共識,並強調,兩岸關係起伏難免,最近的變化都在政府的預期之中,因為我們從事務實外交,如果無法預料中共的反應,那就太不務實了。

不料18日下午5點多左右,中共新華社發布了一項兩岸展開交流以來最嚴重的挑釁消息,也就是將從21日起,一連8天在離台灣150公里左右的彭佳嶼海域舉行飛彈演習。這項消息立即引起陸委會的強烈注意。

這一場被喻為神經戰的中共飛彈演習,政府高層可以說是在新華社於18日發布消息的那一刻開始,就進入了「神經緊繃」的狀態。陸委會雖然是在當天深夜發表抗議聲明,但是在這之前,蕭萬長仍然是在與連戰聯絡之後,在獲得連戰的首肯之下,才正式將聲明發出。

蕭萬長(新新聞資料照)
蕭萬長在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時,擔任陸委會主委,負責著掌握中國情資的重要任務。(新新聞資料照)

從新華社發布消息之後,政府高層間對於中共這場深具政治意味的演習即開始密切注意,一位首長形容,表面上,政府的動作雖然不多,但是在避免中共透過媒體得知我方動態之下,政府高層在面對新聞界的採訪時,幾乎都是三緘其口,個性直爽的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在面對媒體時就說:「你告訴我中共下一步要做什麼?你都不知道中共要做什麼,那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要做什麼!」

從新華社發布消息的時候開始,政府高層間幾乎是將新聞媒體視作「中共的同路人」,原因在於,他們認為,台灣這邊資訊傳播之發達與快速,什麼事經由媒體一報導出來,等於就是在告訴中共我們在做什麼,所以相關官員在此刻,除了講一些「不要隨中共起舞、國人要冷靜」之外,其他的,幾乎都不說什麼。

18日當晚,蕭萬長及陸委會多位副主管正在世貿聯誼社和國建會的返國學者們舉行餐宴,在獲知新華社該項消息後,雖然餐會結束,蕭萬長要求各主管繼續留下來開會研討對策,但由於媒體對此消息的詢問不斷湧來,10點半蕭萬長在請示行政院長連戰後,指示所有主管回陸委會辦公室加班,12點凌晨左右陸委會發出對中共的嚴重抗議,顯然中共的動作之大,遠超乎陸委會的預期。

加班開會提出抗議

蕭萬長當晚並下令一直到28日演習結束前,所有官員停止休假,例假日均必須有處長級的官員值班,星期六一人,星期日二人。陸委會一下子彷彿進入緊急作戰狀態,陸委會發言人高孔廉的電話答錄機,且因記者不斷地打進去最後不堪負荷地發生故障,是當晚的另一插曲。

隔天19日蕭萬長並在參加國民黨中常會後,獲黨主席李登輝召見,報告了兩岸的情勢發展。而當天由於各媒體都大幅報導了該項消息,中常會後最熱門的新聞人物非國防部長蔣仲苓莫屬,蔣仲苓要大家不用緊張,國民黨副主席郝柏村則最早引用神經戰這個名詞,另一副主席林洋港則從頭到尾都強調不要再剌激中共。

意外觸發憲政體制改變的蔣仲苓,始終與一級上將無緣。(新新聞資料照)
蔣仲苓在1995年飛彈危機時擔任國防部長。(新新聞資料照)

據指出,身為三軍最高統帥的李登輝在新華社發布該項消息之前不久,即已從軍情系統獲知此事,因此李登輝召見蕭萬長時,主要在了解未來因應的可能方式並給予指示,當時由於獲悉情報認為中共是針對李登輝而來,為降低回應層次,便已定位此事由行政部門系統全權處理即可,但李登揮對全盤局勢的掌握則顯然有最直接的管道。

由於這是兩岸關係發展以來最低迷的時刻,行政院在處理此事時,以準危機處理模式展開因應策略,連戰也在19日當天要求陸委會立即研擬相關分析報告,並確定20日凌晨7點半先舉行陸策組會議再開院會的決定。

行政院會發表談話

行政院長連戰在19日,也就是中共發布飛彈演習的第2天,就決定要在20日的行政院院會上,發表對中共軍事演習的談話,連戰做這個決定時,離新華社宣布消息還不到24小時,他的用意即在於,要民眾面對逐漸加溫的兩岸關係時,應有適度的心理準備,而此時由身為閣揆的他發表談話,除了表達政府的立場之外,也讓民眾能立即了解政府立場,不致有所懷疑,所以他在19日的下午,找來了陸委會主委蕭萬長,要他立即準備召開陸策組的會議,為當訪的兩岸關係,能有一個完整的分析報告。許多與會的首長都是在晚上才接獲通知。

陸策組的會議已有數個月未召開,19日緊急地決定在20日一大清早7點半召開,值此兩岸關係緊張的時刻,自然有特殊的意義,這當然也顯示政府的一種態度,希望在中共真正開始演習以前,政府就有一個清楚的態度出現。這也是為什麼陸策組的會議會選這麼緊急召開的原因。

郝柏村。(新新聞資料照)
郝柏村最早引用「神經戰」這個名詞,來稱呼中共在台海試射飛彈。(新新聞資料照)

在連戰指示召開會議之後,他於晚間在行政院中宴請新舊任的參謀總長劉和謙與羅本立,以及各軍種的總司令,在場者除了國防部長蔣仲苓、副部長趙知遠之外,前後任退輔會主委周世斌、楊亭雲以及徐立德、趙守博都在場,據與會官員指出,這場餐敘是早先就已敲定,目的即在於聯誼,外界認為與兩岸關係緊張有關是有一點多想了,雖然如此,但是值此敏感時刻,如果會中論及中共演習的話題,也是必然。但是有關官員在談及此事時,仍是強調「氣氛仍是純聯誼性質」。

這個由徐立德擔任召集人的會議,參加的人幾乎是除了教育部以外的各部會首長,國安局長殷宗文、國防部長蔣仲苓、陸委會主委蕭萬長更是三大要角,據與會首長指出,該會議的目的,主要是在聽取軍情單位與兩岸業務的主管機關的報告,在各相關部會都清楚狀況之後,各部會該怎麼做,心裡也都有了一個底,同時對於接下來9點的行政院院會,連戰要說些什麼話,也都有一番先前的研析作業。

臨時會議各部報告

在大陸工作策劃小組臨時會議上,陸委會所提的報告強調要注意中共可能繼續升高敵意,軍方對於如何加強對中共試射飛彈的偵測行動也做了報告,其他相關的單位如安排航空路線的交通部,負責勸導漁民遠離彭佳嶼海域的農委會,及和經濟情況有關的財經部門也都提出相關的研析報告。

接下來的行政院院會上,各部會首長聽取了蕭萬長和國防部長蔣仲苓分別進行的分析報告,連戰並最後裁示指出,中共此次宣布試射飛彈,基本上是以軍事的手段,達到政治恫嚇的目的,有企圖製造人不安,藉以施壓政府的用意。連戰同時也強調了兩個中國及一中一台都不是我們的政策,我們追求國家統一的目標不變。而陸委會在整個因應過程中,則享有最優勢的發言權,據指出,蕭萬長為了使口徑統一,曾希望行政部門對此事都不應發表任何意見,只在必要時才由行政院做統一的發言和因應動作。

另外,19日國建會兩岸分組討論的議程繼續進行,蕭萬長在見過李登輝後的中午趕到會場時,針對中共演習特別指出,這是中共的陰謀,主要是在製造我方的不安,其政治意義大於軍事意義。蕭萬長並強調,陸委會已經發表嚴重抗議聲明,政府暫時不會有其他動作。

蕭萬長在稍後透露,目前的情況是中共一直出牌,我方則是接牌者,我們必須讓中共知道他出的牌沒有用,如此他自然會停止動作,因此只要人民支持政府,冷靜看待此事,既不能沒有危機意識,也不能太過慌張,中共看台灣不上當,兩岸關係便會平順起來,他相信兩岸遠景也不會不好,而政府「靜以觀變」態度則沒有改變。

蕭萬長的看法透露黨政高層的共識,但也由於獲悉中共的不友善行動不會在短期內停止,因此也預告一直到明年2月總統大選前中共都會有動作的說法,則是在為民眾的心理,打上預防針。

非善行動短期難停

20日的行政院院會上,蕭萬長除了分析中共這一波自李登輝訪美歸來後的一連串反撲行動將持續自明年總統的大選之外,他也指出,中共是將矛頭針對李登輝,有企圖影響我國內選舉之勢,蔣仲苓則對中共這項演習的軍事意義加以分析,但他在院會中要求新聞局長胡志強不要對外轉述這個部分,不過據了解,蔣仲苓的說明主要是指中共這項行動是出自代號951的方案中,其目的在於粉碎台獨的勢力,而連戰除了表達理性、和平的基本立場外,也強調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是台獨,都不是政府的政策。

據了解,在新華社發布消息之後,僑委會也隨即在第二天通令海外僑團密切注意中共的舉動,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說,僑委會立即將連院長的談話電傳至國外,以令海外僑民了解國內的動態,以補海外資訊之不足。

徐立德、章孝嚴(蔣孝嚴)。(新新聞資料照)
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時任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左)、僑委會主委章孝嚴(現名蔣孝嚴)。(新新聞資料照)

章孝嚴說,最快有反應的僑團是美國地區的僑團,他們有些發表聲明抗議,有些則是舉行遊行,也有僑團在媒體上刊登針對中共的抗議廣告,從20日開始,各地僑團都有一些反應出來,遍及歐洲、東南亞國家。據指出,僑界反應如此快速,僑委會的角色相當主動,不過章孝嚴則否認了這個說法,他說,這些僑團的反應是僑界主動發起的,僑委會只是提供國內的訊息而已。不過在新黨舉行遊行之際,也傳出新僑、老僑都抗議中共舉動,倒是有一點不讓新黨專美於前的味道。

掌握狀況應變鎮定

在中共進行飛彈演習的期間,行政院官員指出,連戰除了對狀況有充分的掌握之外,整體看來還算是相當鎮定,據暸解,軍情單位在這段期間每天都把戰情報告提報層峰之外,在相差不多的時間內,連戰也同樣會有來自軍情單位的報告,所以這一次中共演習,我高層首長可以說是充分了解狀況。

一位行政院官員指出,連戰在這幾天的表現相當鎮定,接近他的人士以淝水之戰的謝安來形容,他指出,這幾天連戰除了常與相關單位保持密切的聯繫之外他所呈現出來的是沉穩、積極的一面。對於他原先所安排的行程,倒是沒有任何改變。

連戰(右)能不能副總統兼任閣揆,讓當年在野的民進黨聲請釋憲。(新新聞資料照)
連戰(右)在1995年飛彈危機時擔任行政院長。(新新聞資料照)

據了解,在中共連續發射飛彈的21日與22日,二天之中,中共一共發射了4枚飛彈,但是在這個周末,連戰仍然在北部近郊的一個高爾夫球場中,與小白球為伍,盡興揮桿,接近連戰的人士指出,即使中共演習,連戰仍然從容,高爾夫球之約是早在半個月前就已敲定的,從連戰未改變行程仍然赴球場打球可以看出,他仍以平常心看待。

而這一個周末,在球場有約的政府高層官員還不在少數,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就在22日下午,於長庚球場中打高爾夫球,據暸解,周六下午打球,是徐立德一項固定的行程,中共的「搗蛋」演習,並沒有搗亂徐立德的球約。

無獨有偶,陸委會主委蕭萬長,國安局長殷宗文、國安會祕書長丁懋時與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也是相約在東方球場打小白球。據了解,這場球約也是幾天前就約好了,丁懋時回國後,就不時地與國安會副祕書長鄭文華與殷宗文、章孝嚴間有球約,前一個周末,他們幾個人也相約打球,所以他們幾個聚在一起,並不奇怪。

敏感時刻相約打球

政府首長間在此敏感時刻,依然相約揮桿,充分顯示出,雖然兩岸關係相當緊張,但是首長間的心態仍是輕鬆的,行政院祕書長趙守博也是在周末回他的老家彰化轉了一圈。

21日,中共試射飛彈開始,考驗著我方軍情系統在情報及偵測上的能力。黨政高層官員指出,政府所以在中共宣布飛彈演習之後,要求一定統一口徑,甚至連參加官員的名單都儘量保密的原因,就是在兩岸社會開放程度不同的情況下,我方的各種動作都有需要避免為中共所了解,例如我方公布對飛彈之偵測的結果,事實上也在冒一種險,亦即中共對我方的偵測能力也將獲得相關資訊,但鑑於民眾知的權利,仍然必須適當地公布訊息。

也就在飛彈試射的敏感時刻,總統府秘書長吳伯雄20日中午藉著事先即安排好的參謀本部高級將領與總統府一級主管餐敘聯誼的機會,對國軍的情況有所了解和鼓勵。李登輝也在隔天21日邀請了總司令級以上的高級將領聚會,雖然並非刻意行使統帥權,但其象徵意義十分濃厚。

但是23日中共又發射了另一種飛彈──針對李登輝的新華社評論,展開文鬥。該評論指責李登輝早年加入共產黨後來又背叛,並認為李登輝在美國康乃爾大學發表的演講就是台獨的證明,文中充滿情緒化的言辭。由於對象首度明確指向李登輝,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立即發表鞏固領導中心的談話,國民黨發言人簡漢生也針對該文逐一批駁。

許水德、國民黨秘書長。(新新聞資料照)
在李登輝遭到中共文攻之時,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立即發表鞏固領導中心的談話。(新新聞資料照)

事實上,文工會更早前為了因應明年總統選舉,便已擬定了一份鞏固領導中心的文宣計畫,不料卻因中共的飛彈演習而提早派上用場:許水德在24日的下午為協調國大主席團主席選舉召開的會議中,便要求黨籍國代在國大臨時會上,要發言鞏固領導中心,凝聚團結的氣氛。自辜汪會談推遲以來一直沒有發表看法的國民黨陸工會,也在催促下,連續兩天開會,就26日中常會的大陸情勢周報提出分析報告做準備。

中共傳媒大批李氏

針對中共傳媒新華社與《人民日報》開始展開針對李登輝個人強烈的抨擊,黨政高層研判指出,中共此舉恰好有「適得其反」的作用,但是此時府、院高層都不願針對中共傳媒的批評作反應。

到了24日政府部門恢復上班,新聞局長胡志強被晚報記者給攔了下來,要他針封中共傳媒的批評作反應,結果惹出了「三不」風波,胡志強個人的意見,被媒體喻為三不政策,使得台北政壇頻頻在追問:「什麼是三不政策?」後來行政院長連戰與總統府祕書長吳伯雄在面對記者時卻都說,沒有所謂的三不政策。胡志強的談話在兩岸關係緊張的時刻,加添了一段脫線的插曲。

事實上也就在24日的同一天,由於中共繼續二評李登輝,總統府秘書長吳伯雄也認為有必要讓民眾了解李總統真正的治國理念,並讓中共對李總統的理念有最完整的資訊,因此決定在26日下午3點半召開已停止了近半年的總統府記者會,他這項想法獲得李登輝的同意。

吳伯雄。(新新聞資料照)
1995年擔任總統府祕書長的吳伯雄,在總統李登輝遭到中共文攻時,安排了總統府記者會。(新新聞資料照)

由於高層認為中共是一封閉資訊的社會,我們則是資訊十分開放,在媒體的宣傳上先天不利,因此陸委會也構想將相關資訊透過為亞太一號衛星,傳播至封岸。而總統府記者會也是利用衛星實況轉播,目的則一。

吳伯雄在記者會上除了說明李登輝就職5年來治國理念的一貫不變外,也非常明確地針對中共所謂的武力犯台二條件──台獨及外力干預的說法,提出反駁,認為此二條件根本不存在。不過吳伯雄在回答記者有關我方對飛彈攔截技術問題時,雖然強調那是軍方才能回答,但依他個人了解,即使美國也未必能夠攔截。

立院拜會發表談話

連戰在25日上午因會期結束赴立法院拜會立法院長劉松藩,在劉松藩要求下,要連戰比上次來拜會時再多回答記者兩個問題,因而連戰大方地坐在立法院貴賓室,回答記者的詢問,在被問及兩岸關係時,連戰表示,大家都在看中共這個政權有沒有自我約束的能力,他同時也指出,希望全民與立法院、行政院都能共同維護一個民主自由的制度。連戰這一段答話被行政院官員認為是一定程度上有回應中共的談話。

劉松藩、立法院長。(新新聞資料照)
劉松藩在1995年飛彈危機時擔任立法院長。(新新聞資料照)

連戰在回到行政院之後,於下午指示召集相關單位首長開會,有一說指出,連戰是在了解到中共演習已漸趨尾聲後,為讓各相關部會了解狀況,隨即召開了是項會議,而在25日,來自軍方的消息也傾向,中共第一階段的演習已告一段落,此情勢是否有在會中提及,據研判,可能性亦相當高,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相關部會在會中確有聽取來自軍情部鬥的分析,而對未來可能的情勢演變,也是有所推斷,但是在會中,連戰要求與會者不得對外透露會議內容,故上述說法至今仍然無法獲得證實。據了解,該項會議是由連戰親自主持,參加會議的人包括徐立德、趙知遠、趙守博、殷宗文、房金炎、蕭萬長、胡志強等人。

26日的國民黨中常會後,李登輝再度約見蕭萬長,蕭萬長表示他向李總統就兩岸最新情勢做了報告,但李登琿並未給予任何指示。而在連戰召開緊急會議後第二天下午5點58分,新華社則獲授權公告,中共解放軍所進行的演習已告結束,使得原本要到28日才結束的演習,提前在26日下午6時就結束了。

(本文刊登於1995年7月30日出版的438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