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9年兩國論發表時 國軍如何因應中國要打不打的「神經戰」

李登輝在1999年發表「台灣和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的特殊兩國論,一度引發台海緊張。(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中國這次在台灣周圍海域進行演習,並未如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一樣,引發台灣社會緊張,民眾照常消費、聚餐,並沒有1996年搶物資、搶移民的慌亂。事實上1996年為了安定社會情緒,軍方高級將領還以打高爾夫、看戲故示悠閒的方式,希望安定民心。

製造台灣社會的緊張,是中國希望透過軍演達到的目的之一,為達到這種目的有時不見得會真的軍演、而是使用「宣稱要軍演」的方式,希望同樣有擾亂台灣社會的效果。1999年中國就透過香港媒體,釋出種種真假難辨的軍事消息,一下要演習、一下要攻台,試圖製造台灣社會混亂,被稱為神經戰。

1999年7月9日,時任總統的李登輝接受德國媒體《德國之聲》專訪,說出「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這段後來被稱為「特殊兩國論」的陳述,震撼了國內外政壇。由於李登輝在發表「特殊兩國論」之前,並未對美、中事先透露消息,除了讓美國總統柯林頓熱線北京交心,還讓北京再度對台灣「文攻武嚇」。

事後證實,中國當年舉行的小規模軍演屬於例行性而非針對性,不過當時各種訊息連發的狀況下,台灣軍方仍積極因應。1999年7月22日出版的646期《新新聞》,對於台灣軍方當時的因應之道,有詳細的描述報導。(新新聞編輯部)

參謀總長湯曜明上將在1996年台海危機時,是擔任陸軍副總總司令職位,那段時期常被問及「會不會打?」因此一遇假日,他就打高爾夫球,代表「局勢並不緊張,不然那有時間打球」。湯曜明事後說,其實那時的台海情勢相當緊張,特別是外島,但軍人對外必須表現鎮定,以達安定效果。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國防部長唐飛在3年前的台海危機,擔任副參謀長兼執行官,是政府專為台灣危機設立的「永固小組」成員,也是軍方因應中共軍事威脅關鍵人之一,中共新華社宣布包括飛彈試射等3波演習當日,晚上還去國父紀念館看戲。事實上,唐飛選擇最緊張的一天,做一件最輕鬆的事,也是給參謀本部幕僚傳達一個「安定」訊息。

由於唐飛與湯曜明已經過一次台海危機洗禮,面對這次「兩國論」所引發的中共軍事壓力,唐飛便認為「軍方上次能應付得宜」,此番自能處理任何狀況。

湯曜明(新新聞資料照)
湯曜明在1999年兩岸神經戰時擔任參謀總長。(新新聞資料照)

不過面對中共軍演傳聞這場神經戰,國防部儘管一再否認,唯傳聞不斷,民眾如墜五里霧中,不知該信誰。據瞭解,國防部一開始曾考慮出面說明中共例行演訓動態,甚至由唐飛本人出現說明,上周六(7月16日),監委黃煌雄訪談唐飛時,也曾做此建議,因為唐飛處理軍史館姦殺案取得民眾信任;但國防部最後考量是,中共例行軍演的科目隨時可以調整,或是誇大演訓內容,國防部若是將話說的太過篤定,中共隔日便可略做調整,刻意讓國防部難堪。

因此,國防部最後採取「兩面作戰」策略,國防部官方說法,僅針對中共大規模、針對性演訓;湯曜明則鼓勵軍事將領參加民間或智庫座談會,藉此非正式、個人身分的場合,將中共最新例行演訓動態及國軍備戰作為釋放出來。首先透露國軍已於7月13日成立「永安小組」,並擬妥13個方案應變的參謀本部作戰次長室執行官程士瑜少將,便是代表。

軍演可能性相當低

與上次台海危機相較,這次有關中共軍事演習傳聞是以香港媒體釋出,上次危機,反而是國內報導「東海演習」風波掀起。當時,多數媒體均報導中共將舉行「東海5號」演習,國防部則極力否認,中央社更創下一天3次發布新聞稿更正自己稍早發出的訊息;最後始證實,是中共海軍於舟山島附近進行「藍鯨五號」對抗的例行演訓。日本傳出中共海軍於「兩國論」後於釣魚台海域附近演訓,正是這個代號「藍鯨」的例行操演。

3年前「東海演習」風波,國防部始終沒有官員公開說明實情,或是公開證實「藍鲸」操演,這種態度,導致國防部於3年前台海危機中的「神經戰」,節節退敗。經過教訓,國防部這次自有警覺,程士瑜主動將對岸例行演訓動態說的是一清二楚,連中共殲7與殲8戰機出海15至30浬,依其偵巡路線飛行,也是詳實明說。

唐飛,行政院長、國防部長、副參謀長。(新新聞資料照)
兩國論引發台海緊張時,國防部長由唐飛擔任。(新新聞資料照)

事實上,軍方綜合當前情勢,評估中共針對台海軍演的可能性相當低,除了中共準備十一閱兵及需大量動員兵力防洪等考量外,最關鍵的國際情勢。高層官員分析,中共策略是讓美國對台施壓,中共「不動作」,壓力跟著就是美國承受,美國與中共關係因中共南聯大使館降至最低點,美國當然需有所調整,自然必須對台施壓。既然美國必須做些動作,逼迫台灣與中共重新對話,維持台海穩定關係,中共的確沒有必要再進行大規模演習,落人口實。

加諸情報研判,例如,中共二線機場戰機並未轉進至沿岸一線機場,而對台威脅最嚴重的二砲部隊,也無不尋常的調動,或是機動部署於福建鐵路沿線,這些都是上次台海危機時,中共發動飛彈演習的徵兆。因此,軍方評估中共尚無舉行針對性演訓跡象。

均未提升戰備狀況

與上次台海危機相較,軍方這次處理危機的戰情中心已由空軍作戰司令部移轉至大直的「衡山指揮所」。上次台海危機,執高勤戰備的副總長階層以上官員,坐在參謀本部辦公室必須以電話詢問中共部隊最新戰情,「落後」程度讓來台美軍人員嚇一大跳,這次指管通情則有明顯提升。

至於「永安小組」所擬的13個方案,程士瑜也坦言,是李登輝總統於上次台海危機所說18套應變的縮小修訂版。軍方內部指出,這些方案都是軍事作戰計畫,例如,中共若攻打小島或是戰機過中線且有「敵意」徵候,軍方該做的接戰動作。程士瑜說得明確,依據「永安」13個方案,中共若是打外島,軍方一定還手。

據瞭解,「永安」所擬的13個方案,目前僅止於參謀本部「紙上作業」階段,而且是國軍模擬中共犯台模式的因應作戰計畫,這些作戰指導平時就有,且依兩岸軍力部署隨時修訂。

至於國軍「兩國論」後的戰備狀況,一位軍事將領坦言,「本島戰備狀況介於狀況5與狀況4之間,外島是加強戰備」,但無論本島或外島,均未提升戰備狀況。事實上,即使是上次台海危機,中共飛彈已打到「家門口」,軍方也僅是加強戰備,並未提升戰備狀況。

依據軍方規定,本島戰備區分「3階段、5狀況」,即狀況5的經常戰備,狀況4與狀況3的警戒戰備,以及狀況2與狀況1的戰鬥戰備。至於外島,只有兩種戰備,一是經常戰備,一是立即戰備,沒有狀況級數的區分。「兩國論」這段時期外島仍是經常戰備,但予以加強,並未有提升戰備動作。再者,外島兵力雖屬陸軍,但指揮部署調動權責直屬參謀本部,除非極特殊情況,戰備是否提升的權責是在參謀本部,而非陸軍或是外島防區司令官。

20201115-小金門九宮坑道。(潘維庭攝)
「兩國論」這段時期外島仍是經常戰備,但予以加強,並未有提升戰備動作。圖為對外開放後的小金門九宮坑道。(資料照,潘維庭攝)

有關「兩國論」決策,據瞭解,包括國防部與軍情單位事前均未與聞,並無「預警」,故軍方與情治系統事前並無評估與因應作為。就情治系統言,國安局每日的情蒐,由於特殊因素,國安會秘書長殷宗文有相當的掌握。

兩國論應階段性降溫

基本上,軍方與情治系統多數官員咸認為「兩國論」,應該階段性降溫。換言之,軍方對「兩國論」可能引起的兩岸關係動盪,是有隱憂的。而這也符合多數軍人的政治立場,基本上,軍隊反對台獨的政治立場,並未出現任何變化。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官員分析,李登輝提出「兩國論」,時機的選擇,主要是今年是其任期最後一年,加上國民大會開會,李登輝卻將其思考的國家前途做一表達,故選擇此一時機提出,若是錯過,任內便無機會了。

這位官員認為,李總統先是出版《台灣的主張》一書,接著國大修憲前提出「兩國論」是一個「一致的」、「延續的」動作,動機應是他對國家理念的一種使命感,與明年總統大選毫無關連,「選舉還有8、9個月,仍遠得很。」

相關官員認為,美國與中共事前對「兩國論」毫無所悉,「國家重要政策有時是該保密」,不過,美國行政部門關注、重視與不滿,或許就是來自事前「毫無預警」,而「兩國論」現階段如果無法獲得美國的支持,就政治務實角度而言,就應順勢而為,不宜再做後續如修憲等動作。

美國第一位女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AP)
兩國論發表時,美國國務卿為歐布萊特,當時美國和中國都未事先知道。(資料照,美聯社)

相關官員表示,「兩國論」效應若持續發酵,或是我方採取更強硬的回應,除了國際情勢配合外,另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全民不惜一戰也要爭取台灣平等地位的決心,就這些天人心浮動,政府高層官員有關「人民對政府要有信心」的喊話來看,台灣還沒有這種準備,最重要的是,台海果若爆發戰事,戰場一定會是本島,代價太高了。

「兩國論」是國家戰略層次議題,而它也曝露出僅有軍事戰略而無國家戰略指導的盲點,此外,國家安全會議機制角色,資訊應是「全面性」而非「迎合性」地提供決策者。「兩國論」儘管研究一年,但是,事前總統未召開國家安全會議討論,是存有爭議的。

(本文刊登於1999年7月22日出版的646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