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林智堅黯然退選 因爭議大民調低退選早有前例,2010年台北縣長周錫瑋也退出新北市長選舉

2010在國民黨初選輸掉,末代台北縣長周錫瑋選擇退出第一屆的新北市長選舉。(資料照,林旻萱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參選桃園市長後一直處於風暴圈中的前新竹市長林智堅,終於宣布退選。這是因為論文門並沒有隨著台灣大學公布調查懲處而告一段落,反而在親綠側翼大肆攻擊台大、以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要求全黨捍衛林智堅清白後,加上中華大學也將公布審定結果,話題越燒越烈,讓林智堅和民進黨不得不做出對應。

儘管黨提名的參選人因醜聞導致臨時換將的例子不多──畢竟政黨提名參選人都還是會先針對人選做調查,就是為了避免爭議太大導致騎虎難下的局面。然而參選人聲勢起不來,讓政黨不得不做換將手段應對的例子卻也不少,像是2018年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就用蘇貞昌取代為了參選新北市長準備已久的吳秉叡,更著名的例子當然是2016年總統選舉國民黨的「換柱」──以朱立倫取代原來黨提名的參選人洪秀柱。

2010年縣市長選舉是馬英九在2008年當選總統後,第一次接受選民的審視,說是「期中選舉」也不為過,為了怕成績難看,國民黨中央全力運作「朱上周下」,要用當時形象良好又在桃園縣勝選兩屆縣長的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取代在「上山打老虎」事件後民調就欲振乏力的周錫瑋,以避免剛升格新北市的全國人口最大縣市重回綠營之手。

周錫瑋在2005年台北縣長選舉,擊敗對手羅文嘉,中止了尤清、蘇貞昌兩縣長四任期長達16年的綠色執政,可說幫當時因2004年連宋配輸掉總統選舉的藍營打了一劑強心針,縣長任內也完成了台北縣升格直轄市的準備工作,卻因為施政風評不高、民調支持度不佳,得不到高層關愛的眼神,也只能認黯然退選。(新新聞編輯部)

2月22日過年開工第一天,台北縣長周錫瑋表示尊重民調結果,退出新北市市長選舉。當天下午,周錫瑋辦公室成為一片花海,支持者紛紛送花表示鼓勵,讓並不長袖善舞的周錫瑋十分驚訝。

禮數不周,人緣不佳

周錫瑋代表國民黨在2005年底奪回了失去政權16年的台北縣,志得意滿進駐縣府,由於太過高興,卻種下了往後的禍根。文化大學教授江岷欽就曾經在電視上表示,周錫瑋選舉時,多少名嘴為了拉下執政不佳的陳水扁政府,紛紛到北縣為周錫瑋助選,但選後周錫瑋卻連一通電話說謝謝都沒有,好像選上的功勞全是他自己。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江岷欽說,像是吳敦義、朱立倫在得知馬英九總統提名他們為閣揆、副閣揆,媒體尚未報導出來之前,就紛紛致電黨政大老,感謝栽培,甚至連親民黨的宋楚瑜也一樣打電話過去致謝過往的提拔。相較之下,周錫瑋這種連電話都沒打的作風,就為他本人招致不少怨言。

而上任後,對於前朝留下籠絡人心的制度,比如每年給議員的1000多萬元統籌配合款,給里長每月多5萬元的補助,周錫瑋上台後就像馬英九般,認為天下不是地方派系打出來的,而是他直接訴諸選民而當選的,大刀一揮砍了這些預算。這對既得利益者可說是痛徹心扉,而偏偏這些人就是媒體記者平常視為意見領袖的訪問對象。於是乎每次訪問這些人對台北縣政績的看法,當然得不到好聽的話,總是批評多於讚美。

民眾洽公,感覺變差

此外,周錫瑋長期擔任民意代表,並無相關的行政經驗,上任後為了安撫縣府人心,對於前朝遺臣相當優惠。財政局、地政局的首長都是蘇貞昌時代的人馬,許多局處內的重要職務也仍被蘇貞昌人馬把持,在一開始的磨合時期,並不十分順利,雙方理念,看法都有差距,以至於縣政的表現並不突出。

有些單位更成了民進黨在台北縣政府的臥底,像是新聞處,就有一派人馬至今仍與蘇貞昌時期的新聞室主任,現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廖志堅密切聯繫。當廖志堅接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時,邀請不少台北縣新聞處人員聚餐,就像是為蘇貞昌探路。

20150423-SMG0045-009-蔡英文拜會蘇貞昌(楊子磊攝).jpg
周錫瑋上任後,台北縣府仍有不少前縣長蘇貞昌(見圖)的舊部屬。(資料照,楊子磊攝)

而蘇貞昌時期對於縣府公務員非常嚴苛,動輒破口大罵,但公務員反倒是戰戰兢兢,不敢逾次。周錫瑋上任後,對基層公務員的態度相當客氣,卻反而讓基層公務員鬆懈下來,處理公文時效變慢,對民眾的詢問愛理不理,對廠商的標案經常扣下尾款不結案,也因此民眾、廠商對縣府的觀感愈來愈糟。

上山打虎,重創形象

周錫瑋在選舉時大贏民進黨19萬票,勝利的喜悅衝昏了對細節的重視,一次又一次不好的消息浮出檯面,民眾開始對以往為民喉舌的周錫瑋有了負面的印象。但是衝擊周錫瑋形象最大的事件,卻是「上山打老虎」。

據當時陪同周錫瑋上山的幕僚指出,林口地區傳出有老虎出沒那天,周錫瑋本是前往林口慰問預備要上山搜尋老虎的人士,致贈加菜金。沒想到發完加菜金正預備離去的時候,有個鄉民突然跑到周錫瑋前面,慌張地指出他剛剛好像就在山上看到老虎的蹤影,希望縣長馬上去看看。

周錫瑋,台北縣長。(郭晉瑋攝)
周錫瑋剛上任台北縣長就陷入風評不佳的困境。(資料照,郭晉瑋攝)

據該幕僚指出,眾目睽睽之下,你跟這位鄉民說,我會請其他人上去看看,好像顯得很膽小,想必媒體也會以「膽小縣長」稱呼周錫瑋。於是乎一齣「打虎」的劇目就這樣出現在大眾的面前!這件事可以說是重創了周錫瑋的政治名聲,讓周錫瑋一夕之間整個名望掉到了谷底,民調也從此一蹶不振。

事後,周錫瑋一直很介意,幕僚群幾乎都不敢提「打虎」這件事。但是周錫瑋也從這件事情上得到了教訓。《蘋果日報》報導讓遊客在溼地抓買來的泥鰍時,環保局的同仁非常氣憤,認為《蘋果日報》的記者從未參加這個活動,所以不知他們在事前都有向遊客說明這只是一種緬懷兒時氣氛的遊戲,也要求遊客要將放入的泥鰍全數抓回,以免破壞生態,因此主張要告媒體。周錫瑋就告誡同仁,「你們所受到的委屈,絕不會比我上山打老虎受到的委屈要大,我都忍過來了,你們還有什麼不能忍的?」

整治河川,大刀闊斧

由於「打虎」形象深入民心,周錫瑋在台北縣政績,反而不為人所知。他接任縣長後所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縣府沒錢。當時台北縣政府負債811億多元,平均每位縣民負債2萬1555元,此外兩個解決土地開發與經濟發展的100億元平均地權基金與20億元的工商策進基金,也完全花光,而且是到了舉債上限,依法不能再借錢,縣府幾近破產。

但愛好繪畫的周錫瑋認為財政破產情況反而提供台北縣一個歸零再起的機會。其根本工作就是要為台北縣擬定一個長程的施政戰略,先做好基本建設。而什麼是基本建設呢?淡水河流域大都在台北縣境,但河流的惡臭,令人生活不便。因此先治河,以此核心依次輻射擴散的是溼地、自行車道、河濱休憩綠地、綠美化街道、家庭污水處理,以至低碳城市,最後讓大家生活在一個宜居的城市。

為了讓淡水河重見天日,周錫瑋上任後將北縣淡水河流域及其支流整個畫出來,並將周邊的每一間工廠全部畫在地圖上,就像個魚骨圖般,以讓淡水河水乾淨,流入海洋做為目標;淡水河視為魚脊,淡水河支流做為魚大骨,研究沿著淡水河流該怎麼整治。

時光標記於淡水河上帶來不同視覺藝術效果。(圖/林念宜)
淡水河整治是周錫瑋台北縣長任內的重要政績。(資料照,林念宜攝)

縣府團隊將淡水河流域周遭的工廠、建築一一標示出來,確認哪些是合法工廠?哪些是非法工廠?合法工廠是否有非法排放廢水的情況?建築物是屬於違章的?還是合法的?合法的建築物排放廢水的路徑為何?這些家庭廢水是否直接排入淡水河中?

對於非法工廠,縣府的態度就是拆除,絕不寬貸!但這些非法工廠之所以可以屹立於河岸邊,不知與多少黑白勢力相勾結。但周錫瑋不管各方的壓力,不管黑白兩道的阻擾,淡水河沿岸的非法工廠或是合法工廠違法排放廢水,以及違章建築,在台北縣政府團隊堅持下,一一拆除。他這4年間拆了32家砂石場,印象中沒有哪個縣市長敢在任內拆那麼多家砂石場。

淡水河終於成為30年最乾淨的河道,這可以說是周錫瑋最大的政績。而他利用過往在立法院的關係,在2007年陳水扁執政時期,與國民黨立委相互配合,修改地制法,讓台北縣適用直轄市的規定,成為準直轄市。最後在2009年再度修法,讓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高雄縣市都能合併升格。讓台北縣民完成30年來的願望,升格直轄市,也難怪周錫瑋說他已經做了該做的事情。

漸入佳境,時不我予

隨著3年多的磨合,周錫瑋跟相關同仁已經培養出一套相處之道,環保局、水利局、教育局等局處也是愈做愈好,但受限於民眾長期累積下來的刻板印象,周錫瑋所做的事情,民眾一直沒什麼印象。如果他有所宣傳,媒體就批評他作秀,掩蓋了實際的情況,讓周錫瑋的民調一直低迷不振。

但周錫瑋幕僚也發覺到,最差的情況已經過去了,周錫瑋的民調其實有在好轉,特別是只要提示民眾周錫瑋曾經做過什麼建設,像是整治淡水河等,其民調就上揚很多,這顯示民眾只是對其政績印象不深刻,只要持續宣傳,民調一定可以上來。

但也發覺到國民黨的民調很奇怪,問縣民支持誰時,提出的第1個人選是朱立倫,第2個到第4個都是立法委員,第5個才是周錫瑋。這樣的提問基本上就是在設計周錫瑋,因為接受民調的選民很可能在聽到前兩、三個名字時就回答了,耐心聽完的機率其實並不高。

20150715-朱立倫(吳逸驊攝)
朱立倫在黨中央的強力運作下,成為新北市第一屆市長的國民黨候選人。(資料照,吳逸驊攝)

而在過年期間,媒體天天報導朱上周下的消息,更是讓幕僚忿忿不平,一致認為這是打壓周錫瑋的做法。當周錫瑋在21日約集核心幕僚時,有人還認為是預備商討今後要如何回擊這種不公平的手段。但會議一開始,周錫瑋就心平氣和的告訴與會幕僚,他決定退選!

做完任期,不求職位

周錫瑋說,這幾天媒體的放話,他已經受夠了,他常在想難道政治一定要鬥到兩敗俱傷嗎?如果一定要如此的話,他寧可受傷的是他,而不是國民黨,不是馬(英九)總統。他指出他曾跟馬總統、金(溥聰)秘書長約定讓民調決勝負,在3月底民調公布以前,大家都不要相互批評。3月底民調結果出來,如果他輸了,他一定全力輔選朱立倫。但是春節這段時間的發展,令他覺得十分難過。他知道有人一直給媒體放話,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如此趕盡殺絕。他強調這樣做只會讓民進黨見縫插針。

周錫瑋承認有人跟他談過外放的事情,但是他拒絕了,至於報派的總統府副秘書長,周錫瑋不知道消息從何而來,但他絕不會去做這種事,他只希望把任期做完,對得起選民。周錫瑋笑說,「以我的能力和外語程度,難道投履歷表到外商公司,外商公司會不用我?」他說他在美國念書的時候,還送過2年的貨,什麼樣的苦日子沒度過,他不需要任何人幫他安排職位。

雙手合十,不是作秀

與會幕僚有人不贊成周錫瑋退選,指出根據縣府內部的民調,雖然落後給朱立倫一點點,但從統計學的意義來看,那是在誤差範圍內,這表示根本沒輸給朱立倫,周錫瑋實在沒必要退選!但周錫瑋似乎心意已決,笑笑說,輸就是輸,輸1%還是輸。

周錫瑋十分堅持要做滿任期,但與會幕僚卻不太樂觀,認為國民黨中央會希望朱立倫來擔任代理縣長,周錫瑋則表示他一定會盡力輔選朱立倫,而做到任期屆滿,是他最後的唯一的小要求,與會幕僚仍不樂觀。

至於原先支持周錫瑋的人是否可以順利移轉給朱立倫,有人指出,當初王建煊來選台北縣縣長時,有不少國民黨的議員、鄉鎮長是陪著蘇貞昌跑行程的,而且台北縣這麼大,王建煊跑到最後還有兩個鄉鎮還沒跑到,很擔心歷史重演。不過,周錫瑋很堅定的表示,他一定會幫朱立倫。

周錫瑋、朱立倫、新北市長選舉。(林旻萱攝)
2010年新北市長選舉,退選後的周錫瑋陪著朱立倫跑行程。(資料照,林旻萱攝)

事實上,周錫瑋與幕僚談的話,與他第2天在記者會上所說的話,幾乎沒有什麼差別。對他而言,從志得意滿進駐台北縣,到上山打虎重摔一跤,再到親信麥安懷收押,對他而言是個很深刻的人生體驗。這一、兩年來,或許就像他在部落格上表示受到聖嚴法師的開示,他開始愈來愈謙卑,以往自視是個演說家,手舞足蹈來加強語氣,但現在卻只是雙手合十,低頭道謝。

或許還是有人不相信他變了,總認為這次的裸退,又是一次作秀的表現,但是當他一次又一次雙手合十告訴你「不做最大,放空一切最大」,你應該相信周錫瑋真的變了,就像他引用他父親告訴他的話:「做人要有風骨,不要貪心」,他已經不忮不求了。

(本文刊登於2010年2月25日出版的1199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