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000漲到1萬多 送浪浪出國尋幸福,航空運費連漲讓動保團體和愛媽山窮水盡

新冠疫情爆發之前,運作得宜的動保團體平均每月會將大約7到10隻狗送到國外出養,登機前的場面超熱鬧。(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小型動物的航空運費又漲了,這已是疫情爆發以來第二度調漲。」從事流浪動物救援的愛媽小蓁崩潰的說。一些非品種犬的米克斯,尤其是年老、肢體殘缺的流浪狗,想要找到新家唯一的寄望幾乎就是被送養出國。然而受到航空運費一漲再漲、疫情期間出國旅客大幅減少等影響,現在可能就連這一絲希望也成了奢望。

寵物尤其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但不比狗狗對主人的愛幾乎沒有任何條件,人類對狗付出愛的前提或者說是條件、門檻,往往卻是很高的。

為解決國內嚴重的流浪動物問題,更為了動物福祉,近年動保人士不斷呼籲民眾「以認養代替購買」。但多數國人即使選擇認養,對狗狗也是東挑西撿。

年老、殘缺的狗狗,在國內幾乎沒有覓得「第二春」的可能性

姑且不提賣相不佳的非品種犬米克斯(混種犬)往往前景堪憂,就連曾經奇貨可居的品種犬,年輕、漂亮時被主人捧在手掌心當寶再正常也不過;但一旦狗狗老了、醜了、病了,甚至因為意外肢體殘缺了,很可能就會面臨被棄養的命運。

20220812SMG0035-新新聞-黃天如_B近年國內遊蕩犬調查結果
 

正因這些年老、殘缺的狗狗在國內幾乎沒有覓得「第二春」的可能性,國內各公、私立動物收容所的容量又非常有限,民間各大動保團體乃至於動保個體戶(不隸屬任何協會的愛狗人士,常被暱稱為「愛媽」),約10多年前開始,透過與美加等地動保團體的連結,自發性地將這些在國內沒有收養市場的狗狗送到國外出養,讓狗狗可以擁有專屬的家,以及新主人全心全意的愛。

小蓁說,在將狗狗送到國外出養工作的分工上,由國內送養單位或個人全權負擔航空運費,一直是行之多年不成文的默契。而大約2014年之前,華航對於23公斤以下中、小型犬收取的單程運費折合新台幣約3000多元;若因狗狗體型較大或籠子超重,則須另付超重費。長榮的小型動物基本運費稍貴,約台幣6000多元起跳。但無論如何,動保團體與愛媽只要緊衣縮食,勉強還能負擔。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近10年內國籍航空小型動物運費調漲了5次

然而近年航空燃料及人事成本增加,機票價格飛漲,小型動物運費也隨之三級跳。根據國內愛媽們搜集與整理的資料,近10年內國籍航空小型動物運費至少就調漲了5次,且其中單單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就調漲了2次。

而最近一次就是華航於今年(2022)8月2日起適用的調漲價格,此後就連12到18公斤小型犬連同籠子飛到洛杉磯等美國西岸城市的運費,也要約1萬5600元起跳;若是大一點的中型犬,會須飛到美東等更遠的城市,則至少要2萬多元。

20220812SMG0035-新新聞-黃天如_A近年國籍航空小型動物運費調漲情況
 

「我真的無助到一度想要集結愛媽去向航空公司抗議了!」小蓁說,畢竟動保人士或動保團體將這些年老殘缺的狗送到國外出養非但無利可圖,反而是在為台灣社會解決一部分的流浪動物問題。

但說歸說,多數愛媽與動保團體心裡也明白,航空公司不是慈善機構,且疫情之下航班與乘客大幅減少,航空公司也是苦哈哈。所以多數人還是傾向軟性訴求,希望國籍航空高層能夠高抬貴手,重新考量在可能的範圍之內,給狗狗運費一些優惠。

航空公司規定狗狗須為乘客名下的行李  「護犬大使」難求

狗腳印幸福聯盟秘書長羅雅齡表示,除了航空運費翻倍漲,「護犬大使」一員難求,也是動保團體要將狗狗送到國外出養愈來愈困難的關鍵。

原來狗狗要坐飛機,除了運費,依各大航空公司規定,還必須成為該班機某位乘客名下的「行李」,才能順利坐上貨艙,飛抵目的地。而這些願意讓狗狗掛在他名下一起搭飛機的民眾,就是各大動保團體與愛媽口中狗狗的貴人,也就是護犬大使。

除了航空運費一漲再漲,疫情導致出國旅客大幅減少,「護犬大使」一員難求,也讓狗狗出國尋找幸福的機會愈來愈渺茫。(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除了航空運費一漲再漲,疫情導致出國旅客大幅減少,「護犬大使」一員難求,也讓狗狗出國尋找幸福的機會愈來愈渺茫。(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羅雅齡說,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出國的旅客大幅減少,又航空公司為使客艙乃至於貨艙空出來的空間,能夠做更具經濟效益的運用,對於乘客攜狗搭機的規定也日趨嚴格。現在不但一位乘客名下最多只能掛2隻狗,甚至還有每班飛機最多只能搭載5隻狗狗的限制。凡此種種,都導致動保團體或愛媽有時就算有錢,還是會面臨送不出狗的困境。

以主要以黃金獵犬為救援對象的「狗腳印」為例,在疫情之前,協會平均每個月都會將7到10隻黃金獵犬送出國尋找幸福;但疫情之後,平均每個月只要能找到一位護犬大使,將2隻狗狗送出國,協會幹部們就已額手稱慶了。

被送到國外出養的狗狗多為在台灣沒有出養市場的老狗。圖為黃金獵犬「Boss」登機前的畫面。(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被送到國外出養的狗狗多為在台灣沒有出養市場的老狗。圖為黃金獵犬「Boss」登機前的畫面。(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台灣瑪莉愛狗協會理事長蔡殷殷也說,「為台灣流浪狗尋找永遠的家」是她成立協會的宗旨,而近10年來,瑪莉愛狗協會已累計幫助約1800隻流浪狗前往美國、加拿大、歐洲等地,投向新主人的懷抱。

只不過這份任重道遠的工作,顯然因為疫情的緣故被嚴重打亂。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瑪莉愛狗協會手上至少還有30隻已媒合到國外主人的狗狗,因找不到適合的班機與乘客可以掛名搭機,只能繼續留在台灣痴痴的等待。

許多沒有公眾捐款奧援的愛媽個體戶,早已燒光了積蓄

10多年前最高記錄曾一次送14隻狗狗出國的愛媽聞琁說,動物救援是條不歸路,更是個無底洞,為了拯救怎麼都救不完的浪浪,許多沒有公眾捐款奧援的愛媽個體戶早已燒光了積蓄,「但只要想到那些曾經走過人間煉獄的毛小孩,如今幸福的模樣,就是我們最大的成就與快樂。」

以聞琁曾救援的一隻貴賓狗「大貴」為例,牠因血統純正,原是非法繁殖場的種母,唯一的工作就是不斷地懷孕、生產……(狗狗平均一年可生2胎,每胎可生7到10隻小狗),以致於剛被救出時,大貴因過度密集生產體力耗盡、形容枯槁,簡直醜得要命。

貴賓狗「大貴」原是非法繁殖場的種狗,因不斷密集生產,剛被救援時模樣殘不忍睹。(愛媽聞琁提供)
貴賓狗「大貴」原是非法繁殖場的種狗,因不斷密集生產,剛被救援時模樣殘不忍睹。(愛媽聞琁提供)

但在細心照顧下,後來大貴不但恢復原本可愛的模樣,還在加拿大找到新家,每天陪著擔任心理醫師的媽媽去上班。

還有一隻名叫「小公主」的混種梗犬,牠被救援時在街頭踽踽獨行,不但瘦到皮包骨,還一身的癩痢,慘狀令人不忍睹卒。但經聞琁用愛呵護,委託獸醫治療皮膚病,還在國外為牠找到了環境優美的新家,小公主的「狗生」這才有了「麻雀變鳳凰」般的轉變。

混種梗犬「小公主」被救援時在街頭踽踽獨行,瘦到皮包骨。(愛媽聞琁提供)
混種梗犬「小公主」被救援時在街頭踽踽獨行,瘦到皮包骨。(愛媽聞琁提供)

或許有人會說,既然無法出國,這些狗狗繼續留在國內公、私立收容所或愛媽的身邊,不是應該也不錯嗎?至少不用餐風露宿到處流浪,甚至被虐待了啊。

但真正的動物救援不但必須考量任何場地都有最大容留量的限制,更應「有進有出」,即維持一定的流動率,這樣才能持續保有救援的量能。

公立收容所貓狗數從最大容留量的5、6倍降到88.4%

以國內22縣市的公立收容所為例,雖然將狗送到國外出養並非政府政策,但自2017年2月《動物保護法》修法實施「零安樂死」(除經獸醫師檢查患有法定傳染病,或因重病無法治癒,為解除動物痛苦等例外情況之外,不得執行安樂死),各公立收容所不但對新收動物入所比過去慎重,也更積極地舉辦各項寵物認養活動。 因為唯有雙管齊下,收容所的收容才不致於爆量。

被送到國外出養的狗狗多為在台灣沒有出養市場的老狗。圖為黃金獵犬「Wilbur」登機前的畫面。(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被送到國外出養的狗狗多為在台灣沒有出養市場的老狗。圖為黃金獵犬「Wilbur」登機前的畫面。(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根據農委會動物保護資訊網最新統計,目前全台各公立動物收容所的最大容留量為9982隻狗或貓,其中狗狗的最大容留量為8302隻、貓為1680隻。而在多數公立收容所都能貫徹「量力收容、努力送養」的前提之下,截至今年6月為止,各公立收容所犬貓實際在養數8821隻,占最大容留量比率88.4%,與過去在養數動輒是最大容留量5、6倍的恐怖情況相較,確實改善很多。

20220812SMG0035-新新聞-黃天如_D國內公立動物收容所現況重要數據
 

當然,基於各縣市流浪動物問題背景,乃至於當地居民對於居住品質的要求不同,各公立收容所的做法與收容現況,也有不小的差異。

以首善之都台北市為例,很可能因為多數台北市民對於住家附近有遊蕩犬(包含流浪狗與有主的放養犬)出沒的容忍度比較低,一發現有狗群聚集,就會向動保單位反映。所以,目前台北市公立收容所犬貓在養數已多達989隻,占最大容留量610隻比率162%,擁擠程度居各縣市之最。

20220812SMG0035-新新聞-黃天如_C各縣市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現況
 

愛媽聞琁強調,雖然許多愛媽與動保團體常對政府的動保政策諸多批評,但對於聽命辦事的公立收容所,多數人還是抱持一定程度的同情與體諒。

不送出國,愛媽與動保團體的能量會被養育費耗盡

理由是公立收容所每年預算就這麼多,一旦收容的犬貓超出最大容留量,不但會造成環境擁擠,狗狗還有可能因為飼料供應不足,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甚至出現「大狗嗑小狗、年輕狗嗑大狗」的殘忍狀況。而這對原本在街頭流浪的狗狗來說,簡直就是從一個地獄換到另一個地獄。

羅雅齡也說,這也是為什麼雖然航空運費漲聲不斷,不少愛媽與動保團體還是情願咬著牙將狗狗送出國出養的原因。

在愛媽的細心呵護與送醫治療下,「小公主」(圖左穿衣服的狗)在國外有了新家,前後遭遇有如「麻雀變鳳凰」。(愛媽聞琁提供)
在愛媽的細心呵護與送醫治療下,「小公主」(圖左穿衣服的狗)在國外有了新家,前後遭遇有如「麻雀變鳳凰」。(愛媽聞琁提供)

以目前一隻體重25公斤黃金獵犬連同籠子的單程運費,至少要2萬多元起跳,確實非常貴;但若不付這筆錢,愛媽與動保團體就要養狗狗一輩子,期間舉凡飼料費、照顧費、醫療費……,累積下來的費用也相當可觀。

而為此耗盡能量的愛媽及動保團體,就無法持續救援其他仍在街頭奄奄一息的浪浪。更重要的是,這些狗狗既然已在地球的彼端找到了愛牠的新爸媽,愛媽與動保團體又怎麼忍心阻斷其歸「家」之路呢。

不敢奢求政府幫忙,希望國人響應捐款、義賣、認養

羅雅齡感嘆,多數愛媽與動保團體都很清楚,將年邁與殘缺的狗狗送出國出養,是門檻很高,也是很困難的動物救援境界。但他們歡喜做、甘願受,說實話也不敢奢求政府的支持。只希望航空公司能給一點優惠,有能力的國人能多響應捐款、義賣,或是透過認養給歷盡滄桑的動物一個家,他們就很滿足了。

狗狗戴口罩的模樣超級逗趣,但其實狗並不適合戴口罩,疫情也讓很多狗雖已媒合到國外的新家,卻遲遲無法奔向新爸媽的懷抱。(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狗狗戴口罩的模樣超級逗趣,但其實狗並不適合戴口罩,疫情也讓很多狗雖已媒合到國外的新家,卻遲遲無法奔向新爸媽的懷抱。(狗腳印幸福聯盟提供)

許多愛媽與動保團體的愛心可感,但動保工作若只是停留在「你丟我撿」的循環中,是不可能有明天的。因此,呼籲政府還是應該持續檢討與修正動保相關法令與政策,尤其應對非法繁殖場,以及未依規定為家犬辦理登記、植入晶片、出入牽繩,甚至任意丟狗的狗主祭出更有效的稽查與嚴厲的懲罰。

狗主們,如果不能保證一輩子對狗狗不離不棄,不如一開始就別養狗吧!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