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九合一選舉》揭台灣選舉金錢戰 選六都首長支出破億、有議員花費上千萬

各類選舉候選人的造勢活動,往往是金錢砸出來的。(資料照,簡恒宇攝)

九合一選舉即將上場,台灣從北到南看板戰、資源戰已悄悄開打,根據監察院過去的統計,一場六都首長選戰可以花到上億元、議員最高花到1000萬元上下,誰有錢砸看板、媒體廣告、動員民眾衝人氣,誰就能吸引到選民目光。而這樣的選舉制度,讓疫情下募款困難的新人、小黨更為艱困,台灣的選舉民主制度到底有無方法再改善?

2022九合一選舉逐漸白熱化,六都首長、縣市長、縣市議員參選人競選總部紛紛成立。而近期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鄭運鵬競選總部一份便箋外流,內容指桃園市議員參選人每人至少動員5部遊覽車,每車預算8000元含便當費100元,遭對手質疑不撒幣就不會選舉。

2018九合一   侯友宜收入與支出居冠、韓國瑜結餘款最多

一份便箋,戳破了台灣選舉必須花大錢動員人力充場面的真相,不過這只是台灣藍綠金錢選舉的冰山一角,讓人不禁要問,在台灣一場選舉到底要花多少錢?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選舉只剩下不到70天,台灣從北到南各大重要交通路口原有的房地產、商家廣告看板,紛紛換成縣市長、縣市議員參選人看板;而轉彎深入小巷,平日無人注意的路邊鐵欄杆、停車場圍牆等,也架起各政黨參選人看板、布條等,讓人看得眼花撩亂。而一到了周末假日,一些空曠的場地也架起舞台、燈光音效等,參選人猶如巨星開唱,一旁還免費贈送旗子、帽子、氣球等文宣物資,打造一片搖旗吶喊畫面相當壯觀。

不過這些景象,都是金錢砸出來的選舉。根據監察院「政治獻金公開查閱平台」,2018年九合一選舉勝選的直轄市、縣市長當選人中,新北、高雄兩都砸下上億元選舉,新北市侯友宜政治獻金收入居冠,高達1.33億元,而支出則為1.53億元,收入與支出為六都之冠;第二名為高雄市韓國瑜政治獻金收入1.29億元,選舉支出約1.14億元,算是六都選舉中結餘款最多,有效控制收支成本;但這兩都都花了上億元選舉,令人驚嘆。

20181124-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24日晚間舉行勝選記者會。(新新聞郭晉瑋攝)
2018年韓國瑜選高雄市長,政治獻金收入1.29億元,選舉支出約1.14億元。(資料照,郭晉瑋攝)

而其餘直轄市首長選舉雖未花到上億元,但也通通選到透支。例如2018年當選人,台中市長盧秀燕政治獻金收入6528萬元、選舉支出8812萬元;桃園市長鄭文燦收入4551萬元、支出4951萬元;台南市長黃偉哲收入4533萬元、支出6182萬元。尋求連任的首都台北市長柯文哲,以素人、小黨起家,政治獻金募款墊底,只募了4405萬元,但支出有5588萬元,也是負債了1183萬元。

20220919-SMG0034-N01-唐筱恬_01_2018年六都市長選舉收入與支出
 

選舉選到負債?幕僚直言不可能,只是防繳庫、捐款程序

從監察院報告可以看出,六都首長選舉平均花費約5000萬元起跳,甚至高達破億元,相當驚人,而不少縣市長紛紛選到負債,讓人質疑這筆債務最後由誰來買單?一名政治幕僚私下透露,監察院申報上的數字大部分都不是真實情形。在收入部分,參選人還會利用基金會、協會等名義收政治獻金;而支出總是比收入多,是為了防止選完後還必須繳庫、捐款等程序,實際上參選人不可能為此負債。

台灣選舉鋪張浪費已是陳年舊習,但其實競選經費有上限規定。依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直轄市長、縣市長競選經費最高金額,由主管機關中選會依公式計算,但是沒有相關罰則,許多縣市紛紛選到超標。例如中選會2018年公布,新北市長選舉競選經費最高為1億581萬元、高雄市最高競選經費為8884萬元,但侯友宜、韓國瑜皆超標。

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這樣的政治選舉常態久了,民眾也會習慣造勢、花錢才是有人支持,這些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逼著參選人不得不從外面找金援才有辦法選舉,而這些金錢來源就是從大企業或傳說中的中國資金獲得,那未來就會有對價關係,長期下來不是人民之福。「現在最低的要求就是希望政治人物至少要做到誠實申報,若有發現不實必須給予嚴厲的制裁,例如移出參選資格等,而不是只是罰個幾百萬元就沒事。」

20220125-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召開「議員、議長財產上網揭露!斷絕地方黑金派系!」記者會,圖為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蔡親傑攝)
張宏林表示,選民習慣參選人花錢選舉,逼著參選人不得不從外面找金援。(資料照,蔡親傑攝)

對於台灣總是砸大錢選舉的陋習,中山大學政治所教授廖達琪表示,「台灣現在有選舉經費上限及申報制度,但相當流於形式,實際花費也都遠超出上限」,我們可以試著立法公費選舉,但徒法不足以自行,需要公民社會參與討論。另外監察院有公告選舉捐款紀錄,如何讓選舉花費更透明?如何讓民眾監督選舉過程?民間團體或媒體都應協助讓大家共同來監督。

選情熱度太低、疫情經濟差,年底選舉參選人難募款

而今年(2022)適逢疫情,不只傳出小黨募款困難,就連國民黨的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也傳出募款不利,讓外界疑惑怎會如此?據藍營知情人士指出,今年沒有「韓流」現象,選情熱度太低,再加上疫情下經濟不景氣,企業捐助政治獻金沒有過去熱絡。且這次台北市是三角督選戰,依照企業界多方押寶的習慣,合理推測政治獻金分流至3位參選人身上,所以整體募款與過去比起來,算是有一點艱困。

一名綠營輔選幹部也說,其實今年因為疫情關係,企業大多不景氣,再加上六都不是大勢已定,就是「沒有讓人覺得有一個一定可以勝選、眼睛一亮的人選」,因此整體選情冷,參選人普遍募款情形都不好。今年各都競選模式變成是,「政治獻金募多少、花多少」,盡量節省經費,不要選舉選到負債。

在六都選一位首長要砸到上億元,沒選上的首長也要花上約5000萬元跑不掉,到底這些錢都用在哪?曾替2018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打過選戰的國民黨議員參選人詹為元表示,選舉花費最兇的兩大支出就是媒體宣傳與人事費。譬如媒體宣傳,電視台一個檔期約3周左右,就30萬到50萬元起跳,另外還有報紙、網路都要花錢,而人事費也是一筆龐大支出。

支持者手頭緊、通膨下面紙等文宣小物都漲價

六都首長選舉所費不貲,而市議員選舉也是陷入財力考驗。《新新聞》調查2018年六都勝選議員資料當中,六都議員打一場選戰平均支出500萬元上下。例如台北市2018年所選出的60席議員當中,平均競選支出為617萬元,藍綠皆有議員花到上千萬元,民進黨議員張茂楠所申報的支出為1352萬元、國民黨議員陳炳甫支出也有1309萬元。而選舉經費花最少的多為無黨籍議員,已宣布不拚連任的無黨籍台北市議員「呱吉」邱威傑就只花了148萬元。

「只是跨一個區域,新北就比台北貴!」一名選戰幕僚說,在台北市選舉媒體關注度高,像是松山與新店只是幾分鐘之隔,可是松山參選人的媒體關注度就比新店高,原因是大部分媒體都在台北市裡繞,所以在台北市選舉想累積知名度有豐富的資源,但跨到新北市就少很多,必須花更多媒體文宣費,才能在民眾面前曝光。

20220829-台北市議員張茂楠出席北市議會質詢。(蔡親傑攝)
2018年台北市議員選舉,張茂楠所申報的支出為1352萬元。(資料照,蔡親傑攝)

而疫情下經濟不景氣,通貨膨脹導致物價上漲,也讓小黨選舉愈加困難。民眾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黃瀞瑩說,民眾黨一直是靠小額募款選舉,2018年吸引到很多年輕人捐款,今年可以感覺到支持者自己手頭也很緊,通膨下荷包縮水,所以募款情況不如之前踴躍。另外文宣小物如衛生紙、口罩都變貴,小黨目前不會大量製作,仍盼用理念搏得民眾目光。

詹為元說,今年8月黨內初選時,面紙一包只要0.88元,現在已經漲到一包1.3元,而扇子一把已經漲到6元多,對於經費有限的新人來說,仍然要做一些文宣品宣傳,但就是「有多少花多少」,盡量省著用,靠政見吸引選民支持。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林于凱表示,今年比起2018年選舉更為艱困,尤其時代力量都是向年輕人、受薪階級小額募款,在高雄房價上漲、疫情、通膨等影響下,支持者經濟能力都下降,有閒錢的空間變小,支持者這次願意自掏腰包捐款給政治新人的情況相當不容易,目前看到小黨與大黨掛看板的數量大概是1比10左右,小黨只能靠特殊行銷方法突破。

效法日本  集集鎮公所推參選人聯合看板,申請就能貼廣告

為了讓參選人公平競爭,以及避免參選人張貼競選廣告導致市容凌亂,南投縣集集鎮公所近期效仿日本管理選舉競選廣告作法,推出參選人聯合看板,只要申請就能免費張貼廣告,且大小一致,讓參選人都有公平競爭機會。

「民間都在傳,有錢人到處插旗,新人則千萬不要抽到後面的號碼,很多民眾都是看選票才知道原來這位新人有參選。」張宏林建議,中選會作為主管機關,不要選完才發選舉補助款,而是用在前期給予公費選舉,或是做一個網站統一放上參選人資訊與政見,而不是只有辦政見會而已,應該要讓選舉過程更為公平,並減少參選人花費。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