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座談》「尋找美好的路上布滿荊棘」 108課綱的理想與現實落差在哪?

《新新聞》與辦《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座談,會中討論熱烈;與談人左起學生代表姜羽庭、大學招聯會執行秘書王文俊、前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新新聞總編輯郭淑媛、新新聞記者吳尚軒。(新新聞編輯部)

108課綱上路已滿3周年,第一屆適用的高中生,也在這個暑假完成所有考試,正式進入大學校園。這段從大學到高中都摸著石頭過河的歲月,過去3年到底發生了哪些變動?長期關注課綱與考招制度變革的《新新聞》團隊,為此策劃《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座談,邀請首屆108課綱學生,與高中端老師、負責制訂考招決策的大學招聯會,探討108課綱與配套考招新制,出現哪些問題、又該如何解決?會中學生大吐苦水,高中端與大學端則提出對策,討論熱烈。

《新新聞》策劃的《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座談,邀請台師大應用華語文系新生姜羽庭、前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以及大學招聯會執行秘書、中央大學教務長王文俊,與觀眾分享這3年來,在彼此位置上的所見所聞,以及因應作為。

教授根本不看學習歷程檔案?糾纏高中生3年的都市傳說

被譽為台灣解嚴以來最大教育改革的108課綱,在3年前正式上路,高中階段最大重點,即是希望學生能有更多時間探索自我、培養深層能力,除了大幅削減必修課程時數、增加選修及實作課程以外,還新增了「自主學習計畫」,讓學生每周有固定時間,擬訂計畫摸索一個技能或專長,而這些探索及各項課外、校外表現,最後都可用於製作「學習歷程檔案」,並以此申請大學;這項新的措施,是近年高中生與家長討論度最高、也是最困惑之處。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亦即,一連串的變革,學生學習成果,都會在高中3年內,逐步記錄進學習歷程檔案,並讓學生在最後用於申請大學。不過,姜羽庭分享,高中生之間這3年來不斷流傳一個都市傳說:「大學教授根本不會看學習歷程檔案!」沒人知道到底這個說法從何而來,但在學生間卻不斷被提起,也讓大家對學習歷程檔案不斷產生懷疑;此外,不少人也會質疑,這和過去的備審資料毫無差別,最後再來做就好。

姜羽庭也指出,身邊有的同學根本不想作學習歷程檔案,只是敷衍老師,也有人即使認真想做,卻不知道從何做作起,只能放課堂報告的PPT,或是把作業掃成PDF上傳,因為平常上課時的產出就只有這些,如果不放的話,那要再從哪裡生出內容?

《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台師大應用華語文系新生姜羽庭。(新新聞編輯部)
大學新鮮人姜羽庭回顧高中3年的困擾,有的同學認真想作學習歷程檔案,卻不知道從何做作起。(新新聞編輯部)

姜羽庭也點出高中端現行人力要應對108課綱的窘境,她說,許多老師積極協助學生,但老師一個人,其實難以完整掌握全班的狀況,尤其大家想做的多元表現、自主學習往往內容差異甚大,也讓老師常常陷入手忙腳亂的困境。

「好作品勝過千言萬語,更有機會成為逆轉關鍵」

對於「教授不看學習歷程檔案」的傳說,王文俊則說明,大學招聯會不斷對教師、家長舉辦說明會,但社會對此始終半信半疑,但教育部補助各大學的招生專業化計畫中,就是要告訴大學教授,審查學習歷程檔案時要看什麼、看哪些重點,各系網站也會公布審查重點。

王文俊也以自己任教的中央大學為例,審查學習歷程檔案前,系上會先舉辦共識會議,之後假設同一個學生的檔案,審查教授之間打的分數落差太大,還要開差分會議重審,全部流程結束後還要開檢討會;他強調大學教授真的很認真在看,當然新制第一年上路,大家不見得全盤相信,但隨著不斷實施,相信未來會更加有共識。

陳雅萍則表示,第一年上路時,儘管大學端會說明要求的方向,但在實際執行前大家其實都半信半疑,學生也常焦慮,學習歷程檔案到底是要做很多作品還是重質不重量?但她以師大附中的學生經驗指出,就有學生是申請台大後,儘管在第二階段校內筆試成績失利,最後卻靠著學習歷程檔案翻盤獲得錄取,現在大家也可以相信,好作品勝過千言萬語,更有機會在最後成為逆轉關鍵。

《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前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新新聞編輯部)
前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表示,學習歷程檔案第一年上路時,儘管大學端會說明要求的方向,但在實際執行前大家其實都半信半疑。(新新聞編輯部)

陳雅萍也談到,師大附中在大考結束後邀請學生分享意見,不少人都同意,整理學習歷程檔案時,是高中3年來學習最多的時刻,像有人發現原來自己數學不好的原因是什麼,也有人看到自己從高一就對某科目有興趣,高二又去參加了相關活動,因此釐清適合自己的大學科系,因此,學習歷程檔案不是只給大學教授看,也是給學生自己看,「如果沒過去的累積,到高三下才臨時翻箱倒櫃找以前的資料、作業,難以有如此成果。」

儘管仍有學生不想做學習歷程檔案,想以分科測驗定生死,但陳雅萍認為,這正是多元入學下,不同軌道升學制度的存在意義,未必要因此抹煞某一方的選擇。

社會組還沒考試就絕望?分科測驗不考國、英關鍵在這裡

課綱改了,考試制度當然也要跟著改,做為配合的111(2022)年度大學入學考試,學測部分除了可使用學習歷程檔案進行申請外,考科部分則將數學科分流為數學A、數學B;指考部分改名分科測驗,而為減少學生準備壓力,也取消國文、英文、數學乙3個考科,國英改為沿用學測成績,此外分科測驗的計分方式,也改為60級分制。

對此,姜羽庭指出,在如此的考試制度下,就有社會組同學在學測國文、英文、數B考差後,立刻認為即使考分科也無望翻身,決定重考,儘管減少考科是希望減少學生準備壓力,但對社會組考生來說,反倒覺得被特別針對,甚至出現「一試定生死」的說法。

111學年度大學入學分科測驗11日在各地考場舉行,圖為考生入場前看考場位置。(柯承惠攝)
今年指考改名分科測驗,並取消國文、英文、數學乙3個考科。(資料照,柯承惠攝)

陳雅萍則表示,高中的課程地圖、規畫,在課綱一上路就安排好,然而大學採計什麼科目,是到接近考試時才陸續公布,最後有部分大學的商學院要看數A,也因此造成困擾;而國英沿用學測成績,確實對考生心理造成負擔,同學會覺得自己無路可退,考壞就覺得2個考試都砸了,加上今年數A難度高,選數A的社會組同學士氣引此大受打擊,擅長的主科分科測驗沒考,數學又競爭不過理工組,就感覺前路受到窄化,這部分確實可以更好地去改善。

國、英放回分科測驗?招聯會沒說死一定要怎麼做

王文俊則說明,當初立意確實是希望減少學生準備分科測驗的負擔,確實社會上一直有把國、英加回去的聲音,教育部跟招聯會也都有聽到,但因為更改考科要在考試3年前公布,此外高三下的國、英是選修課程,不一定每個學生都有選,所以分科測驗如果加考,題目怎麼出也會有困難;他強調,這部分目前招聯會也還在討論,沒有說死一定要採取什麼做法。

《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8課綱的愛與恨》,大學招聯會執行秘書、中央大學教務長王文俊。(新新聞編輯部)
招聯會執行秘書、中央大學教務長王文俊王文俊說明,當初取消國文、英文、數學乙3個考科,是希望減少學生準備分科測驗的負擔。(新新聞編輯部)

對於採計數A的科系,王文俊說明,採計什麼科主要是大學各系自行決定,確實今年有些商管學院、社會學院的科系採計數A而遭到詬病,但這些系經過第一年後也會開始檢討,是否因此出現招生缺額。

至於大學部分科系今年採計數A,明年改數B可行嗎?王文俊會後補充說明,數學考科因跟高二選修數A或數B相關,所以大學要提前2年公告,公告後為避免影響考生權益,所以無法隔年就更改。

有老師指「被打臉」  教學到考試之間,是理念到現實的最大落差

回顧108課綱的立意,與最終考試的成果,姜羽庭則認為,教學與考試上存在落差。她回憶學測國文考試落幕後,學校的國文老師就坦言覺得自己「被打臉」,過去3年來努力準備符合新課綱的課程,但有些考題仍是傳統的考法,這也讓老師產生困惑,是否以後不管課綱,就依照原來的考試方向教學?

姜羽庭在蒐集同儕意見時,也發現最多個回饋是「要好好讀書」。然而,不管108課綱設計用意或社會風氣,都希望學生不要只會讀書,為何最後學生端的體悟還是要讀書?這些都是可以更深入思考之處。

考試、指考、統測、學測、會考、大考、應考防疫規定(柯承惠攝)
本屆大學學測國文考試有些考題仍是傳統的考法,有學校的國文老師坦言覺得自己「被打臉」。(資料照,柯承惠攝)

王文俊也說明,升學考試的出題,是由大考中心負責,其實考太簡單或太難都會有批評聲浪,這不是簡單任務,大考中心也不斷檢討,但每次的出題委員不同,很難有SOP,而儘管考題出爐後都會找學生試考,但據他所知,目前的試考學生程度似乎較好,試考成果不錯,但放到全體考生時,就會變成難度太難了。

學習歷程檔案「做就對了」,不要等覺得自己好了才做

走過第一個3年之後,陳雅萍則向接下來的高中生喊話:學習歷程檔案「做就對了」,只有開始做之後,才能從錯誤經驗進行修正,不要等覺得自己好了才做,這樣永遠不會跨出第一步。王文俊也強調家長與學生不要太恐慌,大學端與高中端老師一直在努力精進,他贊成高中應該要好好讀書,也呼籲學生跟著老師的腳步好好做學習歷程檔案。

姜羽庭則對學弟妹喊話,108課綱確實立意良好,「但挖掘美好的路上布滿荊棘」,第一屆考生已經披荊斬棘,幫學弟妹開了一條小路,希望大家可以繼續跟上,在課綱底下勇敢多做嘗試。

編按:新新聞《我們當了3年白老鼠?109課綱的愛與恨》座談影音,請見風傳媒YouTube頻道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