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空汙季節來臨,緊急應變方案成效待考驗

空汙季節來臨,政府還是要有應變方案。(資料照/洪煜勛攝)

入秋後空氣品質已開始變化,尤其中南部因為擴散不良,偶爾已出現橘色指標(空氣品質指標AQI>100,對敏感族群不健康)。環保署也在9月中啟動入秋後第一次因應對策,依據今年3月修訂的「空品惡化緊急防制辦法」,這次降載的計算基準已跟過去不同,是採「實際量」,而不是「核定量」,這是一個務實的做法,不過占一半空汙量的汽機車汙染排放,至今卻無有效對策。

依據環保署統計,去年空氣品質測站AQI>100的機率已減到1成左右,「空品惡化緊急防制辦法」的功能,就是針對這一成短期、緊急出現的空氣惡化情況,做一些緊急措施讓空汙指標降下來,所以那個方法一定要立即有效。

電廠降載從核定量,改為實際量

一般常用的方法是電廠降載,用減少發電來減少排放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懸浮微粒。而最常拿來降載的電廠包括:台中、麥寮、興達、協和這4座。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今年3月修訂「空品惡化緊急防制辦法」之前,計算電廠空汙降載是用「核定量」、不是「實際量」(排放量、燃煤機組發電量或燃料使用量),這種計算方式不切實際,因為只是帳面減量,不是實質減量,對減緩空汙完全沒有幫助。

因為一個電廠設置時,會核給它一個汙染排放限值,而這個量通常會抓比較寬鬆,但實際生產時大約只有核定量的8成或更少。例如許可排放量100噸,實際排放量80噸,如果用許可量去減排10噸,實際排放連1噸都沒減到。

在台電網站的「降載資訊」可以查到電廠降載的明細,以今年3月4日到6日為例,台中電廠降載3個機組1,650MW、興達電廠降載2個機組1,550MW,而這些降載機組全都是「歲(檢)修機組」,也就是這些機組本來就沒有發電,用來抵降載數字,並無助於空汙減量。

今年3月「空品惡化緊急防制辦法」修正後,降載改用實際量計算,9月14、15兩天的電廠降載,大部分都已改成用發電中的機組降載,這就真的對減少排放有幫助。但除了電廠之外,其他汙染排放高的固定汙染源包括鋼鐵、石化業卻因為啟動降載的門鑑高,並未出現空品惡化時減排的前例。

20220825-內科塞車,交通壅塞。(顏麟宇攝)
為解決空汙,政府不該再鼓勵汽機車成長。(顏麟宇攝)

鋼鐵、石化減排要靠地方的自治條例

這部分就要靠地方自治條例才辦得到,高雄幾位無黨籍市議員參選人日前就提到「高雄鋼鐵空汙排放加嚴標準」應該及早訂定,因為高雄小港臨海工業區內的中鋼,就是高雄最重要的空汙排放源之一,可惜遲遲沒有下文。

另外一個是台中的「重大空氣汙染管制自治條例」草案,之前台中市跟中央因為中火事件陷入惡鬥,最後「管制生煤及禁用石油焦自治條例」被保署函告無效的,之後台中市重訂新的自治條例,目前正在台中市議會審議中。

政策不應鼓勵汽機車成長

不過空氣汙染有一半來自汽機車等移動汙染源,而且相較於固定汙染源,都會區的汽機車汙染反而還更近身,但因為汽機車管制較複雜,又涉及人民權利義務,地方政府不想得罪人民,大多消極以對。而中央在「空品惡化緊急防制辦法」中規定的也不多,而是授權地方自己想辦法。

汽機車汙染主要是政策造成的,雖然捷運、公車愈來愈多,但因為空汙費補助鼓勵購買機車,有些行政關辦活動還以機車做獎品,這是在鼓勵機車成長,導致汽機車數量有增無減。而且老舊車輛很多,空氣不好時又沒有限制行駛、也沒有宣導,他們就在傳統市場、公園、學校滿街跑。

還有大型柴油車,環保署拿大筆空汙費補助汰換,但到今年7月為止,1~3期的柴油車還有8萬部左右,繼續穿梭在市區排放難以忍受的汙染。

台灣即將進入一年中空氣品質最不好的季節,「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是應急用的,長期要把空汙減下來,不是事到臨頭才來降載,而是平常就應要求業者提高能效、改用低汙染設備,而治本之道是高汙染產業應逐漸減少。

*作者為獨立記者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