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政府當強盜,民企給黃金股

媒體報導指中國可能要求滴滴出行給政府黃金股以加強監管。(資料照片,AP)

針對大型科技公司的監管問題,近日傳出中國有可能要企業給政府「黃金股」─坦白說,這真是非常有「創意」的政策,直接把政府變身為「攔路強盜」,而且完全混淆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的角色。

中國科技巨擘的歹年冬,外人打、自家人也打

對中國那些大型科技公司而言,這3年實在不是好年冬,甚至可說是多災多難的年代。老美發起的科技戰壓著中國科技企業打,從華為、中興到中芯、大疆等大型科技廠商都受傷,老美出手說是外人打壓、敵我矛盾也就認了,但現在連自家人也出手、而且毫不留情,殺傷力甚至更甚外人。

從去年11月螞蟻金服在港IPO前夕,突然而然被叫停中止、馬雲就此消失在公眾眼前開始,接著是幾家大型科技公司受到反壟斷調查、裁罰,再到上月滴滴出行在美IPO,2天不到中國監管單位就下重手,幾乎「打殘」這家全球最大的叫車公司,連帶讓多家原本要赴美上市的科技公司紛紛轉向,中國大型科技公司來自內部政治的壓力,更甚以往,而且一波又一波,「野蠻成長」的美好年代一去不復返。

搶劫?政府取得黃金股以強化監管

而日前習近平先是強調「各種製造業不能丟」,市場解讀是「要打壓網路公司」,騰訊因此「跌掉7個鴻海的市值」;接著再來一個「第三次分配」,就更嚇壞那些科技巨擘(也是巨富)。現在則是又傳出中國智庫建議滴滴給政府黃金股以實現監管的建議: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導,有政府智庫建議,對公眾非常重要的公司(現有情勢主要是指擁有眾多數據資料的大型科技公司),應該給政府有特殊權利的股份(即黃金股golden share),以方便並加強政府的控制,而目前「當局似乎想朝這個方向發展」。科技巨擘這頭「大牛」,儼然是要剝皮好幾次、好多層。

黃金股的設計,是在80年代英國柴契爾夫人把國營企業民營化時,鑑於這些大型國企的重要性,希望在民營化過程對其決策擁有一定的干預與控制權,因而有此設計─針對某些特定重大事項(如併購、大股東股權變化等),黃金股(即政府)擁有否決權。每個黃金股的設計未必完全相同,有些沒有收益權、有些可要求公司買回黃金股、有些則可轉換為普通股。

要這些科技巨擘給政府黃金股,表面上有道理,因為政府可透過黃金股行否決權、干預與管理企業,但實質上比較類似搶劫─硬是從民營企業手上搶來股權,直接介入公司營運,對公司經營、運作當然是有害無益。這種建議也完全忽略當年英國設計黃金股的歷史淵源─主要是針對公營企業民營化所設計,其作用是要讓民營化過程順利完成,而非為了產業監理而設。

混淆了公司治理與產業監理

而且,這完全混淆了公司治理、與產業監理的份際;董事會決定公司的政策、並對最後決策負責,監理單位則是監督、審核其作為是否合法、符合政策等。當政府變成擁有黃金股時,等於政府也在董事會中,那對通過董事會的決策,監管單位還要不要審核?這樣豈不是球員兼裁判了?

此外,所謂「對公眾非常重要的公司」是全然缺乏明確定義,最後可演變成:只要政府想要介入的產業與公司,就把它視為「對公眾非常重要」,就可要求黃金股─這讓人想到一個笑話:保守黨的邱吉爾在廁所碰到工黨領導人,憤怒的對他說:你們工黨只要看到比較大的東西就要把它國有化!

實務面來看,只要產業屬高度監管行業,有沒有黃金股都一樣:排除原本就是國營企業的案例後,世界各國中,有那個政府在每個大型銀行、保險公司都有「黃金股」?都沒有;又有那個政府在所有重要航空公司擁有黃金股?都沒有。但政府對這些產業、相關企業,能不能監理、監管?當然可以,中國的大型科技公司,難道不是已被網信辦牢牢監管、監理著?

所以用黃金股行監管,是多此一舉、毫無必要,更讓人連想是否有其它企圖、目的。這個黃金股的建議,加強監理味道少了些,因為其實無此必要,反倒多了一些打秋風、搶劫的味道,硬從民營企業身上挖出股權「奉獻」給政府,在世界各國中,倒還真少見這麼「敢」的作法哩,最後是否會推動落實,值得觀察。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