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美國、李光耀和高清愿都有意介入調停

因為汪道涵(左)和辜振甫(右)會談,為台海兩岸交流打開大門,辜振甫在當時的中國擁有很高的地位。(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門事件,讓中國推行10年的市場化運動──改革開放,差點中斷在國際制裁之下,靠當年「錢淹腳目」的台灣商人選擇拿著資金「危機入市」「大膽西進」,才得以延續。也因此當年台商在北京獲得了一定的發言權。

當年統一集團領導人高清愿和力霸集團掌門人王又曾,不論是公私場合都常強調:「官對官,最高也不過見得到國台辦的人」,而他們工商企業界卻可以見到中南海的那些「領導」。顯示北京當年的確是對台商另眼看待。

商人「以和為貴」,如果中國的飛彈演習擦槍走火,導致兩岸兵禍連結,對台商在中國的投資自是大大有影響,由此也可知道為什麼當年幾位商業領袖會冒著風險積極介入敏感無比的兩岸政治。

如今中國經濟崛起,在這次中共軍機擾台危機,台商是否還有那樣大的發言權,恐怕很難再給那樣肯定的答案。(新新聞編輯部)

從8月15日起一連11天,中共第二次在東海進行導彈、火砲演習。距離前一次演習只相隔3個星期時間。台海緊張的情勢,一下子就掠住了世人的眼睛。這種轉變立即扭轉了國際上剛剛建立的「海峽兩岸,正在進行和平交流」的印象。而長期以來,國際軍事專家將台灣海峽為視為「不穩定的區域」的說法,也因此得到證明。

國際關切兩岸情勢

因中共一再針對台灣進行軍事演習,使兩岸情勢劇變,不但引起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注意,臨近的亞太國家更是關心,而當事的台灣尤其在經濟上造成重大的影響。因此,就在中共宣布15日進行第2次東海演習的前後,由第三者充當「兩岸和事佬」,調解兩岸緊張關係的說法即浮上檯面,而且跡象顯示,這正逐漸成為可能的發展趨勢。這些跡象包括:

──藉由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8月21日陪同總統王鼎昌,應中共邀請訪問北京時,擔任兩岸調人,化解僵局。

日前李光耀對兩岸關係,曾公開發表看法,並對兩岸當權者提出「諍言」。而在此之前,台北黨政高層間盛傳,我國政府已正式委託李光耀出面解決兩岸緊張關係。雖然包括陸委會主委蕭萬長、外交部及總統府都否認這項傳聞,而且原始提議人海基會副秘書長石齊平,也說那只是在一場座談會上表達的個人意見而已。

李光耀與中國前總理溫家寶
李光耀與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李光耀時常扮演台海兩岸調人角色。

然而,站在不願台海起戰端,而間接影響新加坡國家利益的前提下,加上李光耀過去在兩岸交流所扮演的積極性且充分受雙方信任的角色,另外台灣政、商、學各界多數意見,也都認為他是適當的「調人」人選。因此,這項訊息似乎成為打開當前兩岸僵局的主流看法。

──美國國務次卿塔諾夫(Peter Tarnoff)將於8月24日起5天訪問上海、北京,在北京期間將與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等中共高層官員,討論包括台灣在內的一系列雙邊、區域性及全球性的事務議題。

在中共東海軍事演習這段期間,美國國務院、國防部即不斷表示關切,並婉轉的提醒中共,華府一貫立場是台海問題和平解決。事實上,美國也是中共這次「發飆」的對象之一,因此美國的積極介入替兩岸僵局解套,一般相信是必然的發展。

工商未確赴中協談

──在台北方面,辜振甫、辜濂松叔姪為首的4大工商團體,提議組團赴大陸溝通;在大陸方面,有各地台商聯誼會會長,也要求會見台辦主任王兆國等中共高層官員。

──在國際學界方面,有不久前被中共中央研究院聘為院士的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校長田長霖,及學者熊玠,都主動表示要充當兩岸調人。

在此海峽兩岸處於「戰爭與和平」的抉擇時刻,以上的跡象露出和平的契機。然而這些跡象當中,最引人側目的是代表台灣經濟火車頭的4大工商團體,有意組團赴大陸與中共當局溝通這一項。這個構想是怎麼來的呢?假如他們要去是怎麼去法?去了又要怎麼談呢?

8月14日,就在中共要打飛彈的前一天,在中國信託的13樓,有5個工商企業領袖,他們分別是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工業總會理事長高清愿,商業總會理事長王又曾、工商協進會理事長辜濂松、以及工商企業聯合會的理事長許勝發,和行政院陸委會主委蕭萬長、經濟部長江丙坤這兩位政府首長在吃早餐,這個早餐吃了一個多鐘頭,所談的內容也正是這幾個月在台灣境內、外所發生的事。

20200706-前副總統蕭萬長6日出席前外交官趙麟新書發表會。(蔡親傑攝)
蕭萬長在2015年台海飛彈危機爆發時,對於工商團體前往北京試水溫的提意不置可否。(資料照,蔡親傑攝)

而且就在吃這頓早餐間,談出由民間企業人士來扮演兩岸和平使節,由各別工商團體或是4個工商團體共同組團赴大陸,以緩和台海的緊張關係這個議題。

這個早餐會是由辜振甫在8月11日的下午臨時通知召集的,會後4個理事長以4個會的名義發表了共同的聲明,在聲明中只指出,工商企業界希望大陸能放棄武力的對峙,並立即恢復兩會會談,協商兩岸共同關心的經貿問題;但對於工商團體組團赴大陸一事則全然沒有提及。江丙坤甚至說他在那天沒有聽到這件事,那天早餐聚會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股市,江丙坤說,一個多鐘頭所談的事都是「這個問題」。

朝野共識尚未達成

召集這場餐會的辜振甫也說,那天根本沒談到這件事。不過,蕭萬長卻證實確實是有人提出,「他們想在這個時候組團到大陸去」的想法。蕭萬長也說出了他的回答是,「現在兩岸之間既然是以經貿為主,因此,所以政府還是支持兩岸民間繼續進行經貿交流,而不禁止工商人士組團到大陸去。」蕭萬長還說,既然是談「經貿」問題,又是以民間的企業人士組團去的,當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特殊的「任務」了 。言下之意是他並不積極贊成此議。

為什麼會這麼分開呢?高清愿說,是因為雖然有人提出來了 ,但是提出來後並沒有具體結論的關係。高清愿說,以目前兩岸間的關係,要雙邊政府來協商,所要顧慮的層面較多,但是工商企業界就要比政府受的限制少。而且他覺得在目前辜汪會談暫停的情況下,由工商企業團體扮演「魯仲連」,組團到大陸「有溝通總比沒溝通要好」。

100323241-王又曾。(中評社)
王又曾在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發生時,對於工商團體組隊往北京調停的提議不置可否。(資料照,中評社)

只是目前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或是怎麼去?高清愿說統統都沒有結論,他說他個人認為4個團體各別組織去,或是4個團體共同組織都是可行的方法,不過這些都要再商量才成,所以,高清愿說,他們4個團體應該還會再聚會討論。

辜濂松和王又曾是對這問題不怎麼做回應的人,因為他們說,他們有協議不得對外發布會中的內容,辜濂松甚至對於較細節的兩岸問題上,會回答說,「這應該問我家叔比較對。」

不過在辜濂松的行程中,排了9月24日他將到北京,但不是以工商協進會的名義。辜濂松說,工商協進會沒有組團到大陸的計畫。這個北京的行程安排是因為PECC(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的年會在那裡召開,而他是中華民國的會長。辜濂松說,他若參加這次年會的會議和演講,自然會有機會見到「當地的人」,他也願意就雙方善意的合作關係做些努力。但辜濂松說,他也有可能不參加這次的PECC年會。

4商組團非同小可

然而,許勝發10月組團到大陸的行程則不變,許勝發說,組國到大陸是工商聯每年必會排的年度計畫。

基本上,許勝發、王又曾和高清愿也同時都是海基會的董事,許勝發還是副董事長,因此,即使他們用各自工商團體的名義組團赴大陸,在他們的心中也多少有「可以同時代表海基會」或是「可以代為向海基會反應」的想法。

這也是在那天的早餐會中會有人對辜振甫說,為什麼他必須得透過「辜汪會談」的方式和大陸協商。他們認為以辜振甫的名望,單以他「辜振甫」這三個字到大陸去,不會有要見什麼人是見不到的。這樣的想法,也正是高清愿和王又曾過去不論是公私場合常強調:「官對官,最高也不過見得到國台辦的人」,而他們工商企業界卻可以見到中南海的那些「領導」。

以此推論,辜振甫以個人名義到大陸反而會比開辜汪會談更有效率,不過,這樣的推論,辜濂松說,那要保證在「一定會受到禮遇」的情況下,才會有效,以目前中共對台的態度這麼惡劣的情勢下,可能是適得其反。事實上,辜濂松的「保證會受到禮遇」這個論點,也正是那天會中蕭萬長的疑慮。

據瞭解,當會中有人提出「想在這個時候組團到大陸,看看大陸那邊的反應」時,蕭萬長就表示,這恐會引起外界不同的反應。據指出,所謂的「不同的反應」,是指就在中共飛彈的威脅期,做這樣的動作是代表什麼意義呢?是投降嗎?還有4個團體「組團」就代表是1個陣容龐大的團隊,也代表會有「一團的記者」,中共會願意談嗎?若是秘密的進行,所談內容是否要公開?否則會否被指為是「賣台」或是「台奸」?

中共態度未必友善

而且,更重要的是台灣這般認知地去,若大陸的姿態依然很高,這麼去會有意思嗎?有人形容大陸最近的舉動已經很明顯的表露出,中共的對台政策就是「吃掉台灣」,就像一隻狼看到獵物一定是吃掉它是一樣的。所以,當狼表露出飢餓時,是否應該先準備好「狗罩」並且套好後再去?

基本上,與會的人雖然都認為中共在政治上,以飛彈射試來嚇台灣的舉動「很不友善」,但也不認為真的會「打」,辜濂松就以中共在射試飛彈的同時,仍不忘強調和台灣保持經貿的往來沒有變,做為佐證。高清愿也指出,中共也會怕我們不去投資,許勝發和王又曾也認為「經貿就是我們的王牌」。「經貿」是他們談話中唯一的共識,這也是蕭萬長對外願意說的部分:民間企業人士的經貿往來,政府向來就不反對。但是他也特別強調,這種民間企業進行的「經貿」交流,不會有傳話的「特殊任務」的原因。

許勝發可能做調人

就因為在那場餐會中,毫無共識,而且又有不少的疑問,因此高清愿才會說,如果有共識或是有結論,就會在16日的工總理監事會中提出組團的提案。但事實上是沒有,所以,這就表示暫時不會有,但也表示還要再研議。而辜濂松則認為,不管兩岸進行何種溝通,目前都不是很好的時機,最好等雙方都能夠冷靜時再進行會較好。辜濂松所謂的「雙方冷靜時」指的是9月,那時他正好在北京開PECC年會。

高清愿的工業總會,是經濟部委辦台商赴大陸投資的民間團體;許勝發的工商聯合會是目前對大陸的工商聯接觸最積極的單位;王又曾的商業總會則和大陸的貿促會關係密切;工商協進會雖是唯一沒有大陸事務組的工商企業團體,但是李登輝一直希望辜濂松「國際關係」的版圖,也將「大陸」納入,這在工商業界已不是件新聞。

辜振甫(右一)和他的姪子辜濂松(左一)後徹底分家,分掌產業和金融。(新新聞資料照)
辜振甫(右一)和他的姪子辜濂松(左一)後徹底分家,分掌產業和金融。(新新聞資料照)

這4個工商團體,各有關係也對大陸各有想法,而在這4個團體和4位理事長之上,有個超級巨星辜振甫,他是兩岸最正式的「溝通」管道。在這種情況下,其他工商企業界曾提出的,應該多闢民間的溝通管道的建議,就不曾被重視過,但是每個團體都想要做個代表之一,則是很肯定。因此,14日的餐會,對於「組團到大陸溝通」這個議題會沒有結論,也是想當然耳的結果。

還有就是與會的5個人中,除了許勝發和辜濂松外,都有國民黨中常委的身分,辜振甫或可以海基會董事長的身分受邀到大陸,那前提是「辜汪會談」開會,高清愿則說,中常委不是不可以去,只要報備就可以了 ,而辜濂松是可以以國際會議的名義到北京,但他說,還沒有決定。若辜濂松的決定是不去,在10月底前,又這5位工商企業領袖還沒有達成共識,那麼唯一肯定一定會去的就只剩下許勝發一人了,他會不會成為「兩岸調人」?或者有另外的企業家成為「今之弦高」,只有拭目以待了。

(本文刊登於1995年8月20日出版的441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