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柔縉新新聞代表作》從馬英九、陳水扁台北市長選戰,陳柔縉看到台灣家族政治的結構問題

馬英九在1998年競選台北市長時,仍不免被家族政治所左右。(資料照,李玉焜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作家陳柔縉10月15日在新北市淡水區發生車禍後,送至淡水馬偕醫院加護病房搶救3天,仍於18日下午傷重不治,享年57歲。

陳柔縉為雲林人,1986年自台灣大學法律系司法組畢業,曾任聯合報記者,從1989年開始在《新新聞》的長期工作,累積了自己的採訪人物庫,在那個還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她開始用自己的力量,透過超過4000張的結婚啟事和訃聞,梳理台灣商界大企業和政界大派系的政商人脈關係,後來出版了《總統的親戚:揭開台灣權貴家族的臍帶與裙帶關係》一書。

《總統的親戚》(原名《總統是我家親戚》1994年初版)是陳柔縉成名之作,也為台灣政商系譜研究立下無法抹滅的里程碑。除了透過訪談、匯整之前的研究,她更下苦功夫、透過翻閱搜集報紙上的訃聞,拼湊台灣政經人脈系議關係,這本書對瞭解台灣政經圖象提供了重大貢獻。她之後多項有關台灣歷史的研究寫作,也是埋在圖館中花苦功夫翻閱梳理龐雜的日治時代報章報導,再用生花妙筆精彩重現當年的台灣庶民社會面貌。陳柔縉亦擅長寫人物,《宮前町九十番地》一書把台灣重要外交官張超英一生傳奇故事活靈活現地搬到讀者眼前。

這篇文章刊登於1998年12月1日出版的613期《新新聞》,屬於專欄評論性質,陳柔縉以當時陳水扁和馬英九競選台北市長背後幾位人士的發言,來說明台灣家族政治其實已經建立一套「社會共識」,在這種共識下,父子可以把公職相傳,太太可以代替先生出征,選民一點都不覺得其中有什麼問題。距離陳柔縉撰寫這篇文章已經22年過去,我們卻赫然發現,在台中陳柏惟立委罷免案,家族政治仍是攻防主軸,只是陳柏惟把自己打扮成對付顏家惡龍的年輕勇士,卻忘了在背後挺他的綠營戰友,有些也是高唱〈哥哥爸爸真偉大〉進入政壇的。

陳柔縉生前致力筆耕,並為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副教授。主要著作除了《總統的親戚》(1999),還有《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2005,榮獲聯合報非文學類十大好書、新聞局最佳人文圖書金鼎獎)、《宮前町九十番地》(2006,榮獲中國時報開卷中文創作類十大好書;2016年紀念版)、《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2009,獲頒新聞局非文學類圖書金鼎獎;2016年全新增訂版)、《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2018,獲Openbook閱讀誌「中文創作類」年度好書獎、鏡文化「華文創作類」年度好書)等書。(新新聞編輯部)

如果把「家族」的因素,從本次選舉抽掉,就像紅燒蹄膀這道菜不放八角,蹄肉照樣能吃,但色不香、味不滋。

家族引爆選戰衝突

選舉的衝突點,替「家族」這塊陣地,招引的煙硝似乎特別濃烈嗆鼻。扁馬之戰以互諾君子相爭開始,不久就發現打來無味之至。馬英九這邊先打喝花酒事件,陳水扁則點破省籍及統獨的對立,扁營的方法是提示馬父的政治立場,揭馬鶴凌主張台灣的前途應由台灣2200萬人及中國12億人共同決定。扁營如此打馬,有點對,又有點不對。

嚴格講,父是父,子是子,他們不必然政治主張一致。但是,中國式的文化傳統,家族才是基本單元,不是「個人」。平常人習慣認定父子必然是政治一體,他們的政治光譜應該同在一邊。部分原因也來自現實政治確是如此。

最近,馬英九的後援會主委吳伯雄受訪談李登輝與馬的關係,他要反駁外界質疑李馬異心時,以反問代答:「賴國洲今天不是聲嘶力竭在幹?馬後援會有一個辦公室據點還是蘇志誠的弟弟蘇志仁提供的。」蘇志仁是蘇志仁、不是蘇志誠,賴國洲是賴國洲、終究不是李登輝,但吳伯雄的言意,既無法越脫「家族一體」的政治觀,也在導引群眾以相同的觀點來認識及瞭解台灣的政治內裡。

新黨的反應就更直接了。當章孝嚴形容新黨是泡沫政黨,企圖為馬英九凝聚外省族群的票源時,新黨慘遭搶瓜有限票源,氣得反擊章孝嚴「章不孝嚴」,更意味在政治主張上,兒子有服從及繼承的義務:反之,則要揹負「數典忘祖」的譴責。

20160904-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章孝嚴(陳明仁攝)
當章孝嚴形容新黨是泡沫政黨,新黨慘遭搶瓜有限票源,氣得反擊章孝嚴「章不孝嚴」。(資料照,陳明仁攝)

家族一體的觀念,自然會延伸出家族成員才可互為替代。省府田單黨部造訪,傳送支持的熱情時,是由馬英九的大姐代表接受。按常理:來者是副省長銜的黨部主委,馬家大姐在官銜職分上,什麼也不是,以她出面,並不相稱合禮。然而,選戰裡,她卻是馬英九的替身中純度最高的一位,甚至勝過競選總部的發言人。

家族政治愈加穩固

民進黨的黨外時期,妻代夫出征,許國泰和黃天福以弟接續兄長的政治空窗,運作起來是那麼自然,不惹物議,更是家族為政治一體的具現。國民黨就更不用說,各縣市,遍地可見家族性傳承,以及壟斷性的政治家族。

之所以家人及家族在政治裡有如此吃重的角色,根源仍在文化。權力基本上是信任的產務;人民因信任而以選票託付給賢能者經營政府,權力者對權力的釋放、封賞及護衛,也是本於信任。但傳統文化強調家內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與基督教傳下的西方「愛你的敵人」文化重點,相差很大。東方人對家內既信又賴,對家以外則充滿不確定感。因此,台灣的政治地盤鮮見朋友同志相援,卻多的是父子兄弟的相傳盤據。

台灣政治以中國式的骨架,外穿西方民主的衣裳,得到的結果,顯著的一則即是家族政治。特別本次立委選舉之後,席次大增、選區劃小,候選人只需更集中要到某地域內的少數選票即可當選,家人間私相授受更少阻礙,家族政治將更穩固,使愈多的地方派系,愈來愈只是家族的地盤。

(本文刊登於1998年12月1日出版的613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