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海洋保育3》搶救海龜、鯨豚幕後英雄曝光 連學齡前幼兒也是功臣

在有心人士的努力下,連小朋友都加入了淨海淨灘的行列。(吳天喜提供)

海洋保育署2018年成立,但在這之前,國內學術機構、民間社團已默默努力了30年。在這麼長的時間中,沒有政府專責機構支持,科學家帶領研究團隊與志工冒著酷暑與嚴寒進行擱淺動物救援;忍受腐敗多時動物屍體的惡臭進行病理解剖研究,真是辛苦備嘗。(系列3之3)

然而因著對野生海洋動物的熱愛,近年越來越多非立案組織甚至個人,都在他們的生活中付出努力,而這群龐大且無所不在的「公民科學家」,正是台灣海洋生態保育最大的前進力量。

「台灣綠蠵龜之父」陪著研究生一頭栽進去

因為親近所以瞭解、因為瞭解所以熱愛。用這句話來形容國內海洋生物科學家們愛上他們長期研究的海龜、鯨豚等保育類野生海洋動物,恐怕再貼切不過。

以被學界喻為「台灣綠蠵龜之父」的國立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程一駿為例,他一開始的專長與興趣都不是海龜,反而是因為他自美學成返國任教初期,唯一的研究生對澎湖望安島出現瀕臨絕種綠蠵龜的消息極度感興趣,他只好陪著一頭栽進去,且一做就是30年。

被學界譽為「台灣綠蠵龜之父」的海大程一駿教授(前排左三),常率領研究團隊長期駐點進行海龜生態保育工作。(程一駿提供)黃天如海洋保育專題專用
被學界譽為「台灣綠蠵龜之父」的海大程一駿教授(前排左三),因抗議當時的澎湖開發案經過綠蠵龜棲地而一戰成名。(程一駿提供)

後來,程一駿因抗議當時的澎湖開發案經過綠蠵龜棲地而一戰成名,也讓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社會大眾對野生海洋動物保育的關切與熱情。

為了更加瞭解台灣沿海海域海龜族群的種類與分布,程一駿將加拿大海龜研究者Bennett夫婦研發的「Photo ID」技術引進台灣;而顧名思義,該技術就是利用下海觀察與拍照記錄海龜左、右臉鱗片的形狀、排列方式和數量,藉此辨識海龜個體的研究方法。2010年起,程一駿更帶領研究團隊,率先在除了可觀察到母龜上岸產卵,還時常能看到綠蠵龜在沿岸覓食珍貴景象的屏東小硫球,展開為期3年、逾80次的長距離水下調查。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海龜點點名」4年來吸引近2萬粉加入

或許你會說,海龜數量這麼多,仰賴程一駿率領幾個人組成的研究團隊,即使廢寢忘食、投入經年,恐怕也成效有限。但2017年非立案臉書社團「海龜點點名」成立了,這個由4名自稱海龜「痴男痴女」年輕人發起的社團,號召喜歡潛水、熱愛海洋的民眾一起為海底可愛的海龜們點點名。事實證明,海龜點點名4年來不僅吸引了近2萬名粉絲加入社團,也收到了1393筆回報,並藉此辨識出442隻不同的海龜個體。

「吃貨哥」、「老王」、「哈欠哥」、「超夢」……,你沒聽錯,這些都是海龜點點名的海龜回報者為不同的海龜取的名字。

2020海龜擱淺原因分析。(海保署提供)
 造成海龜擱淺原因十分多元。(海洋保育署提供)

依照海龜點點名的遊戲規則,社團主要成員與志工們會根據民眾的回報,逐一與資料庫中的海龜進行比對與建檔,只要發現過去從未發現過的海龜個體,回報者就能獲得命名的權利。而這些海龜的名字多半都與回報者在海底與海龜首次相遇時的情景有關,舉例說,回報者第一次看到「吃貨哥」時,就是看到牠正在大快朵頤用餐;當然,愛吃的海龜不只一隻,所以後來又有了「吃貨二哥」。

為海龜個體取名字有什麼特別的樂趣嗎?累計向海龜點點名回報89筆海龜資料、目前名列回報者排行榜第3名的劉詩婷分享說,就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一樣,當海龜們都有了自己的名字以後,觀察者與牠們的情感聯繫就彷彿更拉近了。

臉書社團「 海龜點點名」運用加拿大海龜研究者夫婦研發的「Photo ID」技術,即利用觀察拍攝海龜左右臉鱗片形狀、分布及數量,辨識海龜個體,並由第一位回報者為海龜命名,藉此長期追蹤與記錄海龜生態變化。(海龜點點名蘇淮攝)
臉書社團「 海龜點點名」運用加拿大海龜研究者夫婦研發的「Photo ID」技術,即利用觀察拍攝海龜左右臉鱗片形狀、分布及數量,辨識海龜個體,並由第一位回報者為海龜命名,藉此長期追蹤與記錄海龜生態變化。(海龜點點名蘇淮攝)

所以,當定居小琉球的劉詩婷潛水碰到原本就「熟識」的海龜時,都會忍不住利用心電感應與海龜交流,例如:「XX,你最近好不好啊?有沒有吃飽啊?最近變胖還是變瘦了呢?小心不要生病或受傷了哦。」

濕地教授生命奇遇記──投入鯨豚研究

投入鯨豚研究,也是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退休教授王建平生命中的奇遇記。「很少有人知道我原本是做濕地研究的,早先還曾在玉山國家公園做了5年研究,又轉至墾丁國家公園做了5年,後來輾轉得知我的家鄉台南包括海洋野生動物在內的各種生態保育沒人做,我就下海了。」王建平笑著說。

王建平表示,鯨豚個體比海龜更脆弱,所以一旦有鯨豚擱淺,十之八九都已死亡。但死亡的鯨豚也需要處理,也要做研究。因為,唯有解開牠們的死亡之迷,乃至於瀕臨絕種的真正原因,才能為接下來的鯨豚生態保育工作指引正確方向。

鯨豚擱淺原因分析。(海保署提供)
研究人員做鯨豚病理解剖很辛苦。圖為鯨豚擱淺原因。(海洋保育署提供)

只是,做鯨豚病理解剖實在太辛苦了,或者應該更精準的說實在太臭了,以致於30年的研究之路,王建平時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孤獨感。以他去年(2020年)初處理在台東長濱發現擱淺死亡多時的藍鯨為例,其總重量就高達100噸,「1頭豬也不過1噸左右,試想有100頭死豬集合成的臭肉近在眼前,你說臭不臭?!」影響所及,雖然王建平2016年就已向成大辦理退休,但因沒有可以完全接班的學者,願意參與研究的學生也鳳毛麟角,以致於退休這5年來,教學、解剖、研究……,王建平依舊一日也不得閒。

王建平苦笑著說,有些學生開始或許對鯨豚研究有點興趣,但很多人一走進解剖室,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就吐了,原因就是實在太臭了!所以,這些年他最常聽見學生跟自己說的一句話就是:「謝謝老師栽培,我們保持聯絡」,說完話,就頭也不回地走了。有趣的是,跟王建平學了鯨豚解剖,讀通了病理學、胚胎學……,很多學生後來都當了醫生。

全球8分之3的鯨豚種類台灣看得到

話雖如此,全世界有記載的鯨豚有80多種,在台灣能觀察到的就多達30幾種,這是台灣這個小小海島國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優勢,同時也象徵了我們對於鯨豚保育肩負的使命。

王建平說,他很希望民眾有機會可以多多親近鯨豚,瞭解鯨豚。不過,相較於許多大人小孩都樂此不疲的出海賞鯨活動,王建平更鼓勵民眾參與鯨豚救援的志工活動,哪怕一次只能撥出2個小時也是好的。因為,唯有透過親身體驗,才能深刻體會鯨豚這個物種的脆弱與可愛。然後,就好比照顧生病的家人一般,當心中有了滿滿的愛與關心,可能過程中就不覺得有那麼臭了。

成大生命科學系退休教授王建平投入鯨豚保育30年,圖為抹香鯨救援行動。(王建平提供)黃天如海洋保育專題專用
成大生命科學系退休教授王建平投入鯨豚保育30年,圖為抹香鯨救援行動。(王建平提供)

除了學者、民間社團,也有很多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與生活中,默默地為海洋生態保育奉獻心力。

喜韻活動創意顧問公司負責人吳天喜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後,因為喜歡小朋友,一開始她教幼兒律動、舞蹈,成立公司後,她更走出侷限的舞蹈教室,奔向更廣闊的海洋。所以,現在喜韻為學齡前到國中不同階段孩子們安排與設計的活動與課程,也納入浮潛、自由潛水、立槳、美人魚等項目。

吳天喜表示,因為熱愛大海,也觀察到近年因為海洋污染與人為破壞對海洋生態造成的重大衝撃,所以大約5年前開始,她就會利用工作之餘去潛水的時候,把她在海底看到的垃圾、廢棄的漁網漁鉤保麗龍……,全帶上岸來。

但因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有限,所以後來吳天喜靈機一動,乾脆把淨灘與淨海活動直接納入課程,要求所有參與課程的小朋友一起動手做。

孩子們從清理沙灘學習愛

「老師,為什麼我們要清理別人丟的垃圾?」吳天喜說,一開始她要求孩子們在前往海邊從事各項活動時,順手把看到的垃圾都撿起來回收時,立刻面對小朋友童言童語的抗議。但她告訴孩子們,地球是我們大家的,所以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愛護它,而把別人亂丟的垃圾清理乾淨,就是「愛」的具體行動展現。

令人欣慰的是,孩子們把吳天喜的話聽在耳裡、聽進心裡,也一次又一次地彎下小小的身軀,把他們造訪的每一個沙灘與海域都清理的乾乾淨淨。

專為學齡前至國中階段兒童青少年安排活動與課程的喜韻創意活動公司負責人吳天喜,常自發性帶著孩子們淨海淨灘。(吳天喜提供)黃天如海洋保育專題專用
把別人亂丟的垃圾清理乾淨,就是「愛」地球的具體行動展現;圖為學生淨海淨灘。(吳天喜提供)

吳天喜說,每一次他們都只是默默地做,什麼都不說。但看在其他遊客眼裡,每次都會引得眾人爭相走告:「趕快把喝完的飲料罐、插在沙子裡的菸蒂收一收,你們沒看到小朋友都在幫你們清垃圾了嗎?」讓她感嘆,原來只要有行動力,靜默的力量也能如此之大。

從學術根基深厚的學者,到透過網路招兵買馬的民間社團,再到手無縛雞之力的小朋友,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在海洋之愛呼喚下心與願集結的力量。因為愛海龜、愛鯨豚,希望能夠給予牠們更潔淨的生活空間,更平等的生存權利,所以他們救援擱淺、下海點點名、淨海、淨灘……;每一個人都可以從自身做起,盡自己的一份力量,發出光和熱,你也可以!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3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