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香港選舉後的政局──立法會選舉與特首競賽

何韻詩因具《立場新聞》董事身分,遭到香港警方逮捕。(資料照,柯承惠攝)

香港在國安法時代的第一次立法會選舉結果出爐,立法會雖然「清一色」建制派,但建制派內又變得「五光十色」、勢力重組趨勢明顯。此外,更令人關注的是2022年3月的行政長官選舉,到底林鄭月娥會不會連任。

從建制派vs.反對派的角度,立法會變成「清一色」。90名當選議員中,自稱「非建制派」的就只有「新思維」狄志遠一人。

事實上,狄志遠最早出身於1980年代的論政團體「匯點」,匯點和「港同盟」後來合併成立民主黨,狄志遠也成為民主派一員。和港同盟出身的成員相比,匯點系統的民主黨人民主立場普遍軟弱。不少匯點人此後從民主派轉變立場,有的變為立場堅定的建制派,比如已故前全國政協委員劉迺強;有的被「招安」入港府,比如前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梁智鴻和前香港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有的甚至變成草根極左派,比如受中聯辦直接操控的「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

2021年12月,香港舉行立法會選舉。(美聯社)
2021年12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由建制派贏得完全的勝利。(資料照,美聯社)

狄志遠本人自稱中間派,但近年來在重大事件中的立場卻和建制派幾乎一樣,還曾在立法會補選中為建制派候選人站台,其實已非常靠近建制派了。所以,與其說立法會板塊建制派vs.非建制派是89:1,不如說90:0更接近實際。

但另一方面,在建制派内部又確實變得「五光十色」,組成碎片化。

選委會界別都是自己人當選

選委會界別有幾個人落選特別引人矚目,包括在民間聲譽很好的蘭桂坊集團主席猶太裔盛智文等。在中國論證香港選舉不是清一色時,他們能獲得參選資格都被當成證據;他們落選被人稱為中央的「死亡之吻」。

這次空降參選的選舉委員會界別有40人,比功能組別(30席)和地區直選(20席)都多。選委會議員由約1500名選委會成員以全票制方式選出(每名選委須選40人),在51名候選人中得票最多40人當選。候選人中有前立法會議員換跑道參選(有的為了在地區直選中讓二線上位),也有政黨支持的原先二線參選,但更多的還是獨立候選人或不屬於傳統政黨的人。

選舉委員會界別中,原立法會議員全部順利當選,而且大多數是高票,其他傳統政黨背景的候選人也大多數當選,這顯示了傳統政黨還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但獨立候選人和非傳統政黨成員等新當選議員還是占40人中的大多數。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與傳統政黨相比,這些獨立身分的當選人更像是「黨的人」,他們當選的最大資本來源於中央而非香港本土。其中一些人的職業是以往政界少見的,比如中學校長、大學副校長和教授、聖公會牧師(因陳同佳案而被台灣熟悉的管浩鳴)等。以後他們如何在立法會論證值得觀察。

選委會界別有幾個人落選特別引人矚目。一個是在民間聲譽很好的蘭桂坊集團主席猶太裔盛智文,一個是中間派民主思路前成員黃梓謙,一個是前香港政府新聞統籌專員的「變節民主派」馮煒光。

陳同佳(左)不時透過牧師管浩鳴(右)釋放投案訊息,卻不見具體行動。(美聯社)
陳同佳(左)讓牧師管浩鳴(右)名聲大噪,管浩鳴這次也當選了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料照,美聯社)

有趣的是,在中國論證香港選舉不是清一色時,他們能獲得參選資格都被當成證據;他們落選被人稱為中央的「死亡之吻」。這證明中央還是希望完全掌控這個界別的選舉,讓這個界別都是自己人,不允許不那麽喜歡的人通過這個途徑入圍。

地區直選建制派民建聯大獲全勝

地區直選的變化更是翻天覆地。主要的民主派政黨不參與,讓建制派輕鬆全取20席位。實力最雄厚的建制派民建聯大獲全勝,10個區派出10個候選人全取10席,比上屆還多了兩席。民建聯可謂最大贏家,蟬聯立法會最大政黨。

其次,功能團體選舉,由於大部分界別選民都從個人票變成團體票,民主派又大都不參選,所以很多界別的遊戲規則和對壘方都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整個功能組別只有14人連任成功,勝出者中出現很多新臉孔。民主派以前的陣地全部喪失(只有狄志遠拿下社會福利界)。幾個傳統建制派政黨如經民聯、民建聯、自由黨的議席都減少,獨立人士的議席則從以前的5席上升到14席。

最引人矚目的落選結果有兩個。第一是自由黨黨魁鍾國斌在紡織及製衣界競選連任失敗,這個界別從回歸後的立法會選舉以來就一直被自由黨占據。自由黨自從前黨魁田北俊開始就一直被中央視為首鼠兩端,但礙於商界勢力也不得不拉攏。鍾國斌在2019年逃犯條例事件中反對修訂條例,更被親中派視為兩面人。這次落選,秋後算帳意味甚濃。

第二是經民聯的張華峰在金融服務界競選連任失敗。他曾因在立法會開會時睡覺,而被民主派指責和市民嘲笑。在親中派眼中,大概是那種「忠誠廢物」的典型。除開這些個人原因,他們落選還有中央要打壓香港本土商界勢力的大環境。

地區直選的變化更是翻天覆地。主要的民主派政黨不參與,讓建制派輕鬆全取20席位。實力最雄厚的建制派民建聯大獲全勝,10個區派出10個候選人全取10席,比上屆還多了兩席。考慮到上屆地區直選共35個席位,比這次多了15個,民建聯取得的席位不降反升,可謂最大贏家。如果以後民主派還是不參加地區直選,民建聯獨大的格局可望一直維持。

其他建制派政黨瓜分剩下10席,工聯會(3席)和新民黨(2席)都不升不降;經民聯和自由黨再次成為難兄難弟,一席不得。爭取連任的一人黨「實政圓桌」田北辰的當選值得一提。田北辰是田北俊的弟弟,在逃犯條例事件中也反對,於是在親中派眼中也是兩面人。儘管他最後票數不到3成,是當選者中與首名差距第二大的,但還是順利當選了,算是理想結果。

立法會的選舉結果最終民建聯獲得19席,不但蟬聯最大政黨,優勢還明顯擴大。工聯會、經民聯、新民黨、自由黨、勞聯分別以8、7、5、4、2席位居2至6位。報稱獨立或沒有政治聯繫的獨立人士共有37席之多,其他一人黨則有7人,共計44人,占半壁江山。從黨派政治看,算得上碎片化嚴重。在沒有民主派之後,建制派内部分歧可能成為立法會角力焦點。

在以上政黨中,有代表大企業界利益的經民聯、代表中小企業利益的自由黨、代表中產階級利益的新民黨、代表勞工界利益的工聯會和勞聯,民建聯則是典型的「維穩黨」,更不提那些面目不明的獨立派。從階級劃分看,也算得上五光十色了。

選後特首立即前往北京見習近平

立法會選舉結果剛剛出爐,林鄭月娥就立即上京述職。她得到習近平接見,並會議上被「御賜」不用戴口罩,還被習近平宴請。中央對林鄭月娥的工作是充份肯定,林鄭行情本應看漲,但香港政界卻對林鄭連任不看好。

當然,《港區國安法》重新確立了行政主導路線,又剷除了反對派,立法會歸根究柢不過是次要機構,反正到最後都是支持政府。香港政壇真正的看點還在於明年3月的行政長官選舉。

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雖然不是「一人一票選特首」,但從2007年曾蔭權搞選舉論壇開始也有「真競選」的意味。2012年選舉,梁振英與唐英年明裡互相攻擊,暗裡競相向對方發冷箭和打小報告爭取中央支持,惡鬥之激烈令人記憶猶新。2017年,則出現曾俊華現象,在民主派和商界的配合下造王,企圖挾民意而迫中央,到最後一刻依然有翻盤的機會。這幾屆的競爭者都早早浮出水面,到當年的這個時刻已開始大規模輿論造勢了。

香港前任特首曾蔭權(美聯社)
2007年曾蔭權搞選舉論壇,讓香港特首選舉開始有「真競選」的意味。(資料照,美聯社)

然而,本屆的特首選舉,至今依然水靜鵝飛。不但沒有明確的參選人,就連「盛傳」的參選人也欠缺,林鄭月娥是否爭取連任也至今成謎。

立法會選舉結果剛剛出爐,林鄭月娥就立即上京述職。她得到習近平接見,並在會議上被「御賜」不用戴口罩(與會官員除了習近平和她之外都戴口罩),還被習近平宴請,這些都是榮譽。在接見時,習近平還贊揚香港「由亂轉治」的局面不斷鞏固,疫情防控成效明顯,成功舉辦選委會選舉及立法會選舉,堅決執行《國安法》止暴制亂等,「中央對林鄭的工作是充份肯定的」。

得到中央如此肯定,林鄭月娥行情本應看漲,但香港政界卻對林鄭月娥連任不看好。在她上京之前,就有傳言說這次倉促上京會有特殊安排,香港媒體強調中國官媒沒有過多報導造勢,還有人認為冬至晚宴像是告別宴多於慶功宴。又傳出,林鄭月娥家人無論丈夫還是兒子都强烈不支持她連任。總而言之,香港特首選舉形勢還是非常微妙。

北京可能讓傀儡林鄭月娥繼續扮醜人

中央推出《港區國安法》後,林鄭月娥忠心地徹底站在中央的一方,還被美國制裁,算是和中國徹底綁定在一起。在中國提倡制度自信的當下,她還學足中央那套戰狼腔調,令中央很滿意。

特首選覺的平靜和《港區國安法》以及選舉改制也有莫大關係。《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選舉更加有名無實。以前候選人還可以打民意牌,還要向中央爭寵和打小報告;現在由中央直接指派中聯辦坐鎮,中央對每個人的動靜都一目了然,越打民意牌就越讓中央覺得別有用心。簡而言之,現在完全由中央決策,幾乎和中央任命内地官員沒有區別。但形式上,還要有個選舉的樣子,當中的分寸很難把握。

在筆者看來,只要林鄭月娥願意連任,那麽中央還是很大機會讓她多做五年。

林鄭月娥的優勢和劣勢都很明顯。她的優勢是有一定的辦事能力和夠忠心。在搞砸了逃犯條例事件之前,她在香港都能推動爭議很大的議程。《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中共要在香港實施民心工程,重視民生,又要搞大灣區,像林鄭月娥這樣的技術官僚正有用武之地。

中港關係、一國兩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聯社)
林鄭月娥(左)一直被習近平(右)當成是自己人。(資料照,美聯社)

林鄭月娥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搞新界北部都市區,一副要大展拳腳的姿態。在中央推出《港區國安法》後,林鄭月娥忠心地徹底站在中央的一方,還被美國制裁,算是和中國徹底綁定在一起。在中國提倡制度自信的當下,她還學足中央那套戰狼腔調,令中央很滿意。

即使是逃犯條例事件,誰是真正的幕後推手至今還是一個迷,也有說林鄭月娥是替中央背黑鍋。林鄭月娥一直是習近平的愛將,她當年出線是習近平欽點的,即使有逃犯條例事件,中央也至少在場面上都力挺她。而且按照林鄭月娥的説法,逃犯條例事件給中央一個下決心施狠手的機會,「撥亂反正」,反而壞事變好事。

林鄭月娥最大劣勢就是在香港名聲太壞、民望太低,即使在建制派中也極少支持。這顯示林鄭月娥長於行政短於政治。然而國安法時代,政治決策全部由中央直接管,最重要的國安政策推行更依靠「武官治港」。林鄭月娥的特首職務可能只管經濟民生方面,即便在香港也變得次要。現在《港區國安法》還推行不久,如果要找個傀儡做醜人,就不妨讓林鄭月娥人做下去。

歌手何韻詩等《立場新聞》高層被捕

這一年多來保安局長鄧炳強和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兩個武官「政績」最多。2021年12月29日早上,警方又以「煽動罪」拘捕了民主派網媒《立場新聞》的6名高層,包括擔任董事的歌手何韻詩。此煽動罪之例一開,只要敢說一點政府不是的媒體都岌岌可危

最重要的是,在武官治港思路下,這一年多來保安局長鄧炳強和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兩個武官最賣力,「政績」最多。就在林鄭月娥從北京返回這短短幾天。香港就發生「一日三拆」,24小時内,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嶺南大學一口氣鏟除了3個六四紀念標志物(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像、六四浮雕壁畫),香港的六四記憶一掃而光。

12月29日早上,警方又以「煽動罪」拘捕了民主派網媒《立場新聞》的6名高層,包括總編輯鍾沛權和擔任董事的歌手何韻詩等。此煽動罪之例一開,其他民主派媒體、甚至只要敢說一點政府不是的媒體也都岌岌可危。

很明顯,中央屬意的再下一任的特首大概會是武官,就是這兩人之一(鄧炳強機會更大)。然而,這兩個人目前還不太成熟,缺乏掌控全局的經驗,還需要更多煉歷。因此,很難想像這屆選舉就把他們推上前線。可是如果換一個新特首,那麽再下一屆也要顧及他連任的問題。否則讓武官等上10年也不現實。於是由林鄭月娥再做一屆,等五年後武官接班,可能會是中央的考慮。

2017年中國「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在北京登場,全國人大第12屆第5次會議,香港特首梁振英(AP)
梁振英是否會回鍋香港特首,可能性並不高。(資料照,美聯社)

林鄭月娥能否連任,最大的變數應當還是自己的主觀願望,家人看法,以及她對家人看法的重視程度。

在林鄭月娥之後,潛在的競爭對手還有前特首梁振英、前世衛秘書長陳馮富珍、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前金融管理專員陳德霖等。

但此四人中前三人的民望,都不見得在林鄭月娥之上。梁振英當年被擠下不能連任,就是因為在建制派内部也被强烈反對。陳茂波被指利用職權囤地和經營劏房,民間口碑很差,不符合中央屬意的重視民生重視基層的形象;陳馮富珍遠離香港政壇多年,壓不住場;陳德霖雖然民意尚可,但財經精英治港未必是中國所好,何況,中央現在看重忠心,偏向國際化的陳德霖不容易獲得中央信任,況且陳德霖至今還沒有實際的動作。如果林鄭月娥打算連任,這些人的機會是不大的。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