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街頭暴力定罪率低檢警互怨 蘇揆重話兩造會商總動員

幫派街頭火拚、街頭暴力頻傳引發國人對治安的憂慮;圖為警方進行「快打部隊壓制聚眾鬥毆實戰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2020年1月15日修正上路的《刑法》聚眾不解散罪、聚眾施強暴脅迫罪,曾被看好是社會重返秩序、民眾遠離暴力的一帖治安良藥、檢警廓清街頭暴力的王牌法條。但台中瑪莎拉蒂惡少持球棒毆打大學生等數起街頭暴力案件,卻將檢警執行不力打出原形。

什麼是街頭暴力?《角頭2》這部2018年上映、演繹台灣江湖故事的電影,為了呈現角頭兄弟刀光劍影的一面,曾在台北市林森北路深夜封街拍攝「千人大火拚」,兇神惡煞的臨時演員手持開山刀、棍棒亂鬥場面竟讓過路人信以為真而報警,而《角頭2》也引爆話題開出紅盤,票房破億元。

電影場面在街頭真實上演

不過,2021年10、11月間,電影場面卻在街頭真實上演,嘉義新港奉天宮3位年輕人持開山刀追砍1名香客,驚悚畫面令路人失聲尖叫紛紛走避;之後,台中大甲五福街又有4名暴徒持鋁棒狂砸1輛賓士車;台北社子大橋11月初出現大亂鬥,雙方約「拚堵」結果是31人打6人的碾壓,有人抱頭鼠竄手指被砍斷;最後,台中瑪莎拉蒂3惡少持球棒暴打大學生致一度性命垂危。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一連串街頭暴力事件引起社會恐慌,人人自危。連當時在拚四大公投的行政院長蘇貞昌都看不下去,2021年11月23日召開治安會報,下令內政部警政署報告「近期街頭暴力傷人案件檢討與策進」,律師出身的蘇貞昌熟稔法律,在會中質疑維護社會安寧秩序,《刑法》妨害秩序罪已經修正第149、150條的聚眾不解散罪、聚眾施強暴脅迫罪,怎麼就壓制不了街頭暴力呢?

2年多前,內政部、法務部針對公園內圍毆、夜店外圍毆、酒店KTV包廂內打架、羊肉爐薑母鴨店翻桌、直播包圍、撒冥紙抗議等社會治安案件,提出《刑法》第149、150條修正案,並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法務部官員說,這次修法就是將舊法的「公然聚眾」構成要件,修正為「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聚集3人以上」,明白規定場所及在場人數3人以上,解決過去難以成罪的問題。

20211230-SMG0034-N01-林益民_《刑法》「聚眾不解散罪」、「聚眾施強暴脅迫罪」修法前後比較
 

不過,警政署及法務部在治安會報的報告,卻讓蘇貞昌的臉沉了下來。警方說:「《刑法》第149、150條,我們辦了很多啊!」光是2021年1到10月就移送6177人,可是檢方起訴的不多,定罪率更低,只有25%。

警方指檢方不辦,檢方則怪警方蒐證不齊全

警方的說法讓檢方急了,也提出數據解釋,檢方在修法前起訴的人數真的不多,2016至2019年68人,修法後,2020年起訴711人、緩起訴處分134人,2021年截至10月止,起訴1794人、緩起訴187人;定罪率也很高,法院判決有罪2020年187件,2021年截至10月411件,而《刑法》第150條的聚眾施強暴脅迫罪,這2年都有超過9成定罪。

可是,警方偵辦聚眾施強暴脅迫罪時,雖然移送很多案件,但常被檢方詬病蒐證不齊全,檢方指出,「迅速趕到現場壓制滋事者是很重要,但光只有3人以上的涉嫌人,卻在聚集及妨害秩序的構成要件上沒有下足功夫」,例如,到達犯罪現場的涉嫌人,到底是為何而來?如何來?從何來?何時來?誰叫你來?如何叫?何時叫?在何處叫?事前叫?為何不走?在現場做什麼?有無動手?

妨害秩序方面,有無根據在場人描述或者是監視器,證明案發時的亂鬥波及他人?造成交通阻礙?其他人走避情況?有無影響顧客上門?路人急忙報警等。一位檢察官說,案重初供,尤其是這種犯罪,如果第一時間警方蒐證不完整,讓一干人等離開警局,涉嫌人後來的說法就會變了調,檢方想要補證都要大費周章,所以不起訴的比例頗高;2020年不起訴即有3122件,2021年截至10月則高達3619件。

蘇揆一番重話,檢警都動了起來

蘇貞昌了解檢警立場之後,要求警方在相關犯罪證據蒐集及移送方面,仍須加強員警教育訓練,以利檢方起訴,提高聚眾鬥毆案件的起訴率;不過,他也要求法務部要利用檢察官會議等場合,使檢察官能迅速掌握新法的立法意旨,並據而偵辦案件。說到底,一場治安會報,蘇貞昌針對檢警偵辦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的執行不力,各打五十大板。而蘇貞昌一番重話,不只警方動了起來,連最高檢、高檢及地檢等一二三審都全面動員。

 20211210-行政院長蘇貞昌出席原民會25週年活動,於會前受訪。(蔡親傑攝)
蘇貞昌針對檢警偵辦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的執行不力,各打五十大板。(資料照,蔡親傑攝)

《新新聞》調查,台灣高檢署針對偵辦街頭暴力傷人案件,為統一檢警步調而於2021年12月27日召開檢警會議,由各地檢察署及刑事局、警察局派員參加。最後決議由台高檢成立聯繫平台,由專責的主任檢察官與警方聯繫,協助警方針對此類犯罪進行蒐證訓練,提供證據檢核清單照表蒐證,並要求警方未來處理此類犯罪時,除了快打部隊趕到現場壓制之外,警局偵查隊也要趕到現場進行蒐證。

此外,檢方也要求各地檢署在執行這類案件時,發現法院對《刑法》第149、150條等罪判決如有得易科罰金的案件,詳加檢視有無《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列「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的情形,「只有嚴格執法,才能遏止藉機滋事者。」

一位檢察官指出,《刑法》第149、150條等罪的「打、砸、毀」的強暴脅迫行為,如果沒有達到殺人未遂、重傷害等程度,雙方和解收場的可能性很大,例如兩個幫派為爭地盤的大火拼,沒有重大傷亡,只有小傷的普通傷害,雙方極有可能在法庭握手言和,檢警最終白忙一場,但火拚的場面還會重演,所以,非告訴乃論的聚眾施強暴脅迫罪,才能遏止上街火拚的場面,要火拚的人為妨害秩序付出法律代價。

法院見解不一    聚眾施強暴脅迫多無罪判決

其實,檢警都發現法院對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的見解不一,頗多無罪判決,檢方上訴後,目前已經有1件在最高法院進行審理,最高法院於2022年元月將召開準備程序庭,屆時最高檢將派檢察官蒞庭論告。

檢方指出,最高檢檢察官已經準備國內外相關法例供法院參考,尤其是聞名世界的英國「足球流氓」(Football hooliganism)肆虐歐洲各國,破壞社會秩序的嚴重情況,希望最高法院做出判決統一法律見解,有效遏止街頭暴力事件。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