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教召將執行野宿、野炊訓練 「不准訂便當」能否拉抬後備戰力形象?

14天的新版教召除大幅提升戰鬥教練時數外,增加野宿、野炊項目引發外界討論,因即便是現役部隊,平時接受相關訓練者也不多。(取自陸軍澎湖防衛指揮部臉書)

國軍近年展開訓練制度變革,近期最受矚目的是自今(2022)年起,預估將有1萬5000名後備軍人接受為期14天的新版教召,首梯將於3月入營;軍方盼以訓期延長1倍、提升戰鬥教練時數、增加實彈射擊發數等作法,扭轉外界對後備戰力不佳的印象。其中,各界議論最深的「野宿」,更因軍方明令「不准訂便當」,引發討論。

新制教召除包括行軍宿營、班攻擊及防禦、工事構築、戰傷救護、地形地物利用、障礙物破壞與通過,戰鬥教練課目時數增加;過去為人詬病的實彈射擊發數不足部分,如今也有調整。

戰鬥教練時數增加、北中南將各抽1營野宿

惟當中最特別的是,軍方預計抽北、中、南各1個教召營,進入部隊負責防禦的戰術位置野宿和野炊,近期接訓單位已開始檢整帳篷等裝備,盼一改過去教召給人都在營區上室內課的印象,以利真正成為能隨時機動的野戰部隊。然而,召訓最多就14天,時間上如何分配?操課強度要到什麼程度?。

20220114-軍方決定在新制教召安排野宿、野炊等課程,除14天的訓期如何有效分配訓練時數外,炊事時食材的保存和運送也是學問。圖為軍事訓練役野炊情況。(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軍方決定在新制教召安排野宿、野炊等課程,除14天的訓期如何有效分配訓練時數外,炊事時食材的保存和運送也是學問。圖為軍事訓練役野炊情況。(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陸軍駐地訓測不同類型部隊受不同類型訓練

除後備戰力待強化,陸軍在駐地的體能戰技訓測上,課目同樣有增加。如刺槍術從過去的「基本刺槍」,開始導入強調實戰對練意識的「應用刺槍」,縱使批評聲量仍大,但軍方看來是鐵了心會繼續推動;此外還包括「五百障礙」、「編制武器射擊」、「戰鬥射擊」等3項。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至於是否接受,則要看部隊性質屬戰鬥、戰鬥支援、勤務支援,例如戰鬥部隊增加應用刺槍、戰鬥支援部隊增加應用刺槍、五百障礙2項,但戰鬥射擊取消;至於勤務支援部隊則取消應用刺槍、五百障礙、戰鬥射擊。

雖然軍方大動作改變訓練內容,盼短時間將部隊戰力重新奠基、接軌實戰景況,但衍生出的問題也不在少數。後備教召野宿部分受肯定,因為真正進入戰時前推部署的位置,有利人員熟稔自身任務和守備範圍。

20210414-國軍常被抨擊訓練無法與實戰接軌,特別是在新訓階段的刺槍術。(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國軍刺槍術存廢一直是各界爭論焦點。(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但外界質疑的是,即便近年針對4個月役期軍事訓練役有行軍、野宿、野炊等訓練課目,但國軍現役20萬人,有多少單位將這些能力納入日常訓練範疇?如今卻要後備部隊「超前部署」,營造一種「後備比現役操」的形象,無疑本末倒置。至於軍方稱野宿期間不准訂便當,可能涉及食材運送至宿營地等須由現役人員支援等情事,因此態度始終低調,因仍有太多細節尚待規劃。

「戰鬥射擊訓練」扭轉國軍「只會臥射」印象 

在陸軍駐地訓測體能戰技部分,撇除已成老生常談的刺槍術存廢,戰鬥射擊更值得注意,因為它代表國軍試圖扭轉過去給人只會臥射的印象,欲將單兵戰技最核心的「射擊」,與實戰各種狀況結合,如跑動後,依據掩體形狀或地形地貌不同,能反射性地在臥射、立射、跪射等動作間變換;進階則有人員間的掩護、主、副武器(步、手槍)轉換、非慣用手射擊等,每一個環節都能精熟,才能真正建立具戰力的單兵,而非過去強調培養合格「步槍兵」,但多半時間僅接受臥射訓練而已。

戰鬥(應用)射擊概念過去集中在特勤隊級別隊伍,因能否有效遂行反恐攻堅或特攻滲透等任務,全方位的射擊能力可說是眾多本職學能中的基礎,戰術運用和瞬間狀況反應都仰賴於此;近年進一步擴展至陸軍特戰部隊等相對精銳單位,人員藉戰術任務行軍訓練等時機驗證,確有逐步推廣擴大跡象,如今雖設定戰鬥部隊為施訓對象,但想訓練至一定火候仍需時日。

20220114-所謂戰鬥(應用)射擊,是人員將射擊與作戰運動結合,例如跑動後依據掩體形狀或地形地貌不同,反射性在臥射、立射、跪射等動作間變換,每一個環節都能精熟,才能真正建立具戰力的單兵。(蘇仲泓攝)
所謂戰鬥(應用)射擊,是人員將射擊與作戰運動結合,例如跑動後依據掩體形狀或地形地貌不同,反射性在臥射、立射、跪射等動作間變換,每一個環節都能精熟,才能真正建立具戰力的單兵。(蘇仲泓攝)

「戰鬥射擊訓練」成現代戰場必修課?

此外,以日前陸軍在步訓部假城鎮實施的機步排城鎮戰訓練為例,在我國土防衛作戰環境中,從敵軍上岸的那一刻起,濱海、縱深、山地都有城鎮或村落,人員要在無止盡的建築物、街道巷弄中禦敵,在房間、門窗、走廊,進行近距離、快速、短時間的接戰,戰鬥射擊將成為守備或反制的關鍵。試想單兵若只會臥射,何以對應這種現代化戰場環境?未來在戰鬥部隊訓練陸續到位後,軍方或也應思考戰鬥射擊拓展至戰鬥支援、勤務支援部隊的可能性。

深化戰鬥射擊,其實跟保有刺槍術的現況形成反差,原因在於現代武器射程越來越遠,不僅能在視距外攻擊,精準度也大幅提升,即便是輕兵器亦然。當有辦法在數百公尺外就能擊殺敵軍時,何必要等到肉搏距離才上刺刀?當然,射擊和刺槍的訓練目的不同,刺槍首重「練心、練膽」,然而射擊才是真正與現代戰場景況接軌的戰技,孰輕孰重,官兵心裡有數,那軍方高層呢?

20220114- 台灣高度都市化,戰場環境將以城鎮戰為主,戰鬥射擊訓練相當關鍵,但目前僅戰鬥部隊有排定相關訓練。圖為陸軍機步排城鎮戰訓練情況。(蘇仲泓攝)
台灣高度都市化,戰場環境將以城鎮戰為主,戰鬥射擊訓練相當關鍵,但目前僅戰鬥部隊有排定相關訓練。圖為陸軍機步排城鎮戰訓練情況。(蘇仲泓攝)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