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鏡傳媒新聞台審照通過 超視、真相、傳訊、華衛,第一波新聞台大戰你還記得幾家?

陳浩(由左至右)、楊憲宏、吳戈卿在1990年代首波電視新聞台成立潮中,都扮演舉足輕重角色。(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鏡傳媒通過了NCC的審核,即將成為台灣最新的一家新聞電視台。1995年,統稱為「報禁」的媒體管制剛解禁不久,電視媒體也如雨後春筍的紛紛冒出來,由於無線電波頻段仍屬有限,這些新生的電視台搭上了有線電視的「列車」,直達用戶家裡。這些新生的電視台最大的特色就是「專」,專門播放電影、專門播放戲劇、專門播放旅遊節目、專門播放紀錄片……當然還有專門播放新聞的新聞台。

在1995年時,新生電視台的TVBS已逐漸處於領跑位置,當然,挑戰者已經磨拳擦掌地陸續上陣。在《新新聞》這篇1995年10月8日出版、對於多家電視台新聞部所做的訪談當中,可以感覺到幾乎所有的主事者都將美國CNN當成「仰望」的標的;而剛從嚴格的管制中得到施展空間,過去僅有老三台時段少得可憐電視新聞經驗的新聞人們,對於播報時間更多、甚至是只播報新聞的專業新聞台,也充滿著各種想像。

只不過多年下來,歷經市場洗禮,部分新聞台已退出競爭行列,如今為了利基,各新聞台早就逐漸演化成言論立場鮮明的樣貌。事實上以更鮮明立場吸引死忠觀眾也不只台灣的新聞台,連新聞台的先行者CNN,都因為同樣的原因,公信力遭到挑戰。即將加入市場競爭的鏡傳媒新聞台,會是怎樣的樣貌呢?(新新聞編輯部)

兩年坐大的TVBS,不管愛之厭之,已經成為報禁開放之後唯一做起來的媒體。繼之而起的有線電視,莫不把她當成競爭對手,但目前的有線電視很難和TVBS形成抗衡,10月10日開播的超視,雖然用「一台抵三台」的口號,明顯把三台當成對手,但是,對TVBS有意見的觀眾,莫不希望超視能產生抗衡TVBS的力量。

電視革命儼然開打

台灣有線電祝的新閒節目之多,在世界上可名列前茅,過去固定開機看三台新聞的習慣,早已被琳琅滿目的新聞頻道打散,從TVBS的環球小新聞,到地方新聞台播的鄰家小新聞,有線電祝隨時充滿著新聞。但到底,量變有沒有帶來質變?有線電視的新聞品質到底怎麼一回事?是哪些人扮演把關、守門的角色?大量的有線電視記者來自何方?從報紙記者到電視記者的歷程,有哪些特別的地方?

隨著總統大選的逼近,有線電視新閒勢必引發一場大戰,在山雨欲來的前夕,超視、傳訊、真相、華衛有哪些準備?他們對自己的定位、長遠的目標又是什麼?

超視 在3個月內成立1個電視台

260坪的辦公室,擠滿148位新聞工作人員,節目部、營業部所在的其他樓面也差不多擁擠,樓梯間堆著剛卸完貨的紙箱,攝影棚裡也還在敲敲打打。位在台北市杭州南路解吾大樓的超級電視台,路口停了一排墨綠色的採訪車,一片蓄勢待發,10月10日開播之前,已經吸引了各地的訪客、記者,很多人好奇,「如何在3個月內成立1個電視台?」

籌備了1年多的超級電視台,最近3個月進入緊鑼密鼓的狀態,新聞部編制了148個名額,還沒有全部到齊,一個早上面試3個攝影記者是普通忙的進度而已。節目部的招牌戲《我們一家都是人》、《新包公傳》、《黃飛鴻》等早就進行宣傳。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更令人好奇的是,第一個敢和三台正面迎戰、而且是以台灣為本位的有線電視台,總裁是香港人岑建勳,他受過正統新聞訓練,記者出身,曾在BBC工作。港人陳冠中和台灣人丁乃竺分別是副總裁,副總裁下設新聞部、節目部、製作部,三部的經理均由港人擔任,其中岑建勳自兼新聞部經理,不過,超視內部主管都知道,岑建勳並不過問新聞部,新聞部的大小事都由總企劃楊憲宏規畫。

仿效結構打擊三台

台灣開放經營有線電視之後,超視是第一個綜合台,她的經營策略是以三台的邏輯去打三台,三台有8點檔、超視也有8點檔,三台有連續劇、超視也有連續劇,節目編排順序和三台大致相同。超視並不像TVBS刻意迴避三台,例如把晚間新聞提前至6點30分,超視並不意圖改變一般觀眾收視三台的習慣,他們強調的是比三台更好看的選擇。

以新聞部來說,新聞部的組織架構迥異於現有的電子媒體,最大的不同是設有總企劃、總編輯、採訪主任等兼顧任務分工與研究討論的主管群,以及編制了10個名額的研究員,研究員群扮演整個新聞中心的智曩團。新聞部的記者目前有19組,從三台、有線電視、廣播來的都打,就是還沒有報社流入的人才,反而主管大多是資深報社記者。另外,攝影家張照堂領軍備受矚目的「調查報告」工作群。

20200224-台灣民意基金會24日舉行二月全國性民調發表會,與談人楊憲宏出席。(盧逸峰攝)
楊憲宏在超視成立之初主掌新聞部。(資料照,盧逸峰攝)

總企劃楊憲宏任職過多家報社,在超視之前他擔任公視新聞部副理,超視新聞部目前的架構,大方向上可說是落實了他個人的新聞理想,他認為超視新聞未來的最大特色,是在沒有煽情、沒有戲劇化的情況下,仍然有很多的故事。他說,「電視本身已經夠sensational,如果再做特效、裝飾,對觀眾來說會是一種侵犯,必須很小心謹慎。」

他對「戰友」TVBS的看法也是從這裡出發,他認為,一個已經兩年的媒體,應該好好檢討新聞品質,「可以有story(故事),不能drama(戲劇)」,誇張的新聞表現會毀損新聞的嚴肅性,霓虹燈式的新聞標題是他最不苟同的做法。

不過,儘管批評在先,楊憲宏不得不承認,TVBS是一個勇敢的媒體,一開始條件還不是太好的時候,且戰且走,先打開局面再說。超視採另一種策略,理念確定好之後,先規畫、再架構組織、最後才找人。

組織革新加強深度

新聞部總編輯朱立熙過去擔任中國時報主筆,從攝影記者做起,累積了18年經驗,此刻正是他想換一換環境的時候。8月下旬才就任,他充分感受到香港人「說動就動」的做事風格,3個月的時問籌備1個電視台,恐怕史無前例。他感覺,超視準備替香港的文化人,九七前在台灣建立一個據點,因此定位自然和CNN不同。

「以前在報社每天動筆就夠了,來到超視,每天回到家喉嚨都啞了」,朱立熙的體驗恰巧說明了超視新聞部的特點,全部的人同在一個樓面,避免距離遠、上下樓梯聯絡不便,楊憲宏堅持把新聞部全放在一層樓,目的就是講究效率,「有什麼事用喊的比較快」,初到超視新聞部的人多少都會不習慣,擁擠到不少人站在狹窄的走道開臨時會議。

總編緝的任務是什麼?朱立熙毫不考慮就回答「打雜」,電視受限於設備、機器、人力的限制,所有東西都需要預算,本來都應該是動腦的時間,現在都花在流程裡,估算成本,或者為一些小細節投下大把時間。不像在報紙,一個人提筆就可以獨立作業。

研究員是新聞部最特殊的制度,研究員們都不是電視記者出身,張友樺是資深的軍事記者,曾在台灣之聲主持軍事call-in節目《民間國防日》的翁嘉銘也曾任職報社,以樂評和球評著稱,江冠明出身小眾媒體,劉炳志有15年、國內外的金融圏資歷。研究員每天早上9點、下午4點參加採訪組會議,給予線上記者援助,也支援其他新聞節目的策畫。

由張照堂監製的新聞節目《調査報告》,共有何日生、林樂群、曹文傑、王明偉等4位製作人形成1個17人的工作群,每周日晚間60分鐘的「調査報告」裡各負責一個單元,「17個人做1個節目,這是其他台沒有的」,張照堂有自信,「調査報告」的影像風格和表現力量會成為節目的特色,他希望做得很有人味,尤其是長久不被討論的人、事。

以電視文化為目標

採訪組長何善溪原來任職中時晚報,每日新聞監製藍祖蔚原來在聯合報採訪了10年的電影新聞,離開後去TVBS,先後製作了「娛樂新聞」、「無線午報」,他們和楊憲宏、朱立熙一樣,都是在40歲左右的階段嘗試一個嶄新的媒介,對藍祖蔚來說,他的目標是滿足挑剔觀眾的要求,專長藝文新聞,他特別重視藝文活動在這個時空下的意義。

「建立一個新的電視文化」是楊憲宏的長遠目標,他強調,超視追求的是「電視新聞」而不是「新聞電視」,電視只是個手段、只是個形容詞,真正的本質是新聞。他相信,真正對電視文化有貢獻者,仍是一開始從文字媒體出身的記者。將來的情形他心裡早有底,可能一天到晚提醒記者,電視是很容易出錯的!避免記者以為三台、TVBS是現有的摞準。

傳訊 最早的中天,企圖整合兩岸三地不同認同

以全球華人為服務對象的傳訊電視(英文簡稱為CTN),去年12月在台灣開播以後,逐漸擴展版圖:今年5、6月間拓展到泰國、大洋洲,7、8月間在美國、新加坡建立據點,10月進入香港,目前只剩下最重耍的中國市場還不得進入。

華人世界裡,還沒有一個電子媒體像傳訊電視一樣,具有整合兩岸三地不同文化、不同認同的企圖心,正因如此,傳訊電視的中天新聞頻道經常遭遇跨文化認同的困擾,屮國大陸出身的新聞記者,播報「李登輝」、「台灣獨立」等字眼時,猶聽得出帶著遠距的不認同、甚至有點咬牙切齒;台灣記者不講「國慶」,而用「雙十慶典」代替時,也聽得出一點點的無奈在螢光幕後。

「傳訊電視的記者是天天吵架的!」傳訊電視台北中心主任陳浩開宗明義點出了傅訊電視的工作文化,表面上吵得最厲害的是譯名,「譯名代表本地的情緖,台灣觀眾慣用的譯名如果被改成用羅馬拼音出來的中國譯名,我會氣得跳腳!」陳浩毫不掩飾,傳訊電視一開始便以全球華人世界為架構,架構一大,包袱重了很難和特定一個時空的觀眾特別親近。

三地記者平衡視聽

沒有辦法深入單一地域,是傳訊電視的「等距」特色,也可以說是目前沒辦法改變的殘酷事實。兩岸的「國慶」分別用「10.1慶典」、「雙10慶典」指涉,同一條新聞如果談到台灣和中國,一定用「台灣當局」和「中國當局」,為的是表達兩岸對等,台北中心的資深記者初聲怡就說,「不是我們有立場,而是事實如此」,不同背景的記者所有的情緒、掙扎,其實是兩岸三地的小縮影,一旦處理到會令兩岸尷尬的的新聞時,只能秉持「非常中性」的新聞原則。

傳訊電視內部有一個BBS網路,全球各地的記者各有一個帳號,任何意見都可以透過網路,質疑其他記者,和世界上的電子媒體比較,傅訊的做法頗為先進。

20161022-資深媒體人陳浩22日出席思沙龍從英國BBC的改變看全球媒體的大解構論壇。(顏麟宇攝)
陳浩在中天新聞台還屬於傳訊電視的時代,擔任台北中心主任。(資料照,顏麟宇攝)

中天頻道採記者制,不是主播制,尤其不鼓勵「表演」新聞的明星主播。陳浩主張,CTN的新聞若受到肯定,是因為記者的專業受到肯定,而不是從外面找來一個明星主播。如果新聞對象叫得出記者的名字,但並不認識主播,陳浩認為這是正常的現象。

中天頻道進用新記者時,不一定要求具備電視經驗,但一定需要新聞經驗。目前台北中心的採訪組共有9位記者,3分之1來自報社,3分之1來自電視,3分之1來自廣播、或者剛畢業。目前,全球21個新聞收集中心的新聞數量,來自台北的新聞數目多達4分之1至3分之1,比原先預估高了一些,可以說明台北中心記者的主動與活力,超過其他地方。

陳浩原本在中時晚報擔任副總編輯,參與了中國時報系的「台灣化」過程。投身傳訊電視最大的挑戰,是和3種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工作,聽到出身大陸的記者用高亢、激烈的口氣播報江澤民「不保證不會對台灣使用武力」時,他會很生氣的!但身為以全球著眼的媒體主管,陳浩說,要學會容忍。另外,跨文化當中種種的變化,陳浩說自己比在報社工作更為敏銳。

精緻資訊多元供應

電視呈現出迥異於平面媒體的另一種個性,目前的台灣,過多的資金、人力集中在有線電視,一兩年後一定會有淘汰,陳浩認為,未來的有線電視只有可能在類型裡成功,比如說娛樂頻道、體育頻道。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媒體大戰,他相信一般人會愈來愈挑剔資訊的來源,比如一個人到了紐約,他會先去找《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紐約雜誌》(New York)、《新共和雜誌》(The New Republic),台灣將來也是如此。

對於TVBS,陳浩認為《2100全民開講》是電視史上最成功的例子,電視作為一個互相溝通的媒介,從《2100全民開講》才開始動起來。但《2100全民開講》無法深入,是目前最大的致命傷,call-in進來、常常充滿激情的群眾,只能和他們談常識而已,

才做了一年的電視,陳浩覺得自己被「附魔」得很属害,下班回家還是在看電視新聞,他承認電視新聞給的是headline(頭條)和live(現場),如果要給更多的縱深,需要帶點距離看事情,提供給觀眾一個vision(視野)──這正是傳訊電視的新聞目標。

真相 第一年就賺錢的新聞台

「經營新聞網可以在第一年就賺錢的公司,大概只有真相新聞網。我們也很自豪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公司就成長了3、4倍,可見觀眾是肯定我們的努力。」真相新聞網的總編輯陳宏志信誓旦旦的說。不過真相新聞網在面對愈來愈多強大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在財力不足和人才流失方面,顯然必須面對該如何「長大」的瓶頭。

在資金方面,由於真相新聞網一開始是由新黨立法委員周荃招募了 一些第四台業者,每人出個幾百萬湊出來的,因此在股東持股上顯得比較零散,要擴充經營也必須藉由增資募股的方式。

由於資本少,因此真相新聞網在經營策略上就比較保守,不敢衝太快,也不敢冒險,例如要不要買SNG車?就讓公司傷透了腦筋。另外,面對外界的挖角風,真相也礙於財務的問題,無法用高薪來留住記者,就如同真相開播之時,也沒有多餘的能力去挖角,於是一開始就鎖定了以自己培訓新人的方式來經營,當時記者的起薪大約只有兩萬五,雖然公司成長了,薪水也提升了不少,不過開播時的記者至今還是被挖走了大半。

面對這些棘手的問題,陳宏志表示,「沒有財團或政黨的背景,就企業發展來說雖然受限,但卻也是我們的優勢,因為我們有能力可以成為新聞網中的清流,不夠大不賺錢沒關係,新聞的公正性才是我們要追求的。例如前陣子有關最佳女主角(編按:當年一家塑身中心)的新聞,很多媒體都受到廣告壓力不敢上,但是我就不怕!」

做電視網中的清流

雖然真相新聞網強調自己沒有任何立場,不過周筌的黨派色彩卻難免令一般人作出政治聯想,對此陳宏志十分無奈,他強調,真相新聞網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經營和編務是分開的,股東絕不會干預新聞處裡,周荃也常提醒他們,「只要是新聞就要上,就算是周筌被修理的新聞也一樣!」其實會幫真相新聞網講話的反而是國民黨和民進黨比較多,「我反而比較擔心對不起新黨,因為我們的記者可能為了撇清和新黨的關係,反而對新黨的新聞比較小心。」

周荃、新聞主播、立委、新黨、真相新聞網。(新新聞資料照)
真相新聞網因股東周荃具有新黨政治人物的身分,言論立場因此受到質疑。(新新聞資料照)

目前真相新聞網已經在今年9月上衛星頻道了 ,正式突破了區域性新聞網在收視上的限制。而真相也剛好利用這個機會,藉由邀知名人士坐上主播台播報新聞的方式來達到宣傳的效果,包括了李敖、施寄靑和藍球國手錢薇娟等人,都頗受到觀眾的注意,不過對於未來真相新聞網的特色,陳宏志則表示,「大家都想成為華人的CNN,但是我則希望真相能在有限的資金下,用台灣的角度做新聞。」

華衛新聞網 金主主業賣衛生紙,頻道包租公

在今年4月才成立的華衛新聞網,因為之前就有華衛音樂台的關係,而且開台之初又找了眭澔平來當家,在知名度上很快就打開了,不過隨著眭澔平的離開,華衛新聞網的新聞倒是少了一些,但是隨著8月台語新聞開播的反應不錯看來,華衛新聞網似乎又找到了 一條可以發揮的路。

「本土性就是華衛的特色,對本土事件的關心絕不能少,我們強調的就是疼惜台灣,因此很容易就會被歸類到獨派,不過我們仍堅持中立的立場,但是未來將會增加新聞的批判性!」華衛總經理黃志隆表示。

人才來去成大問題

目前華衛新聞網處理新聞的方式,比較類似報紙分版的概念,由於記者還不是很多,因此在一開始地方新聞是由地方的系統台支援,以至於有些時候地方新聞真的都很像鄰家發生的事,但新聞部經理唐文慶強調,目前已經開始派駐記者下地方了,但是關於系統台的支援,華衛在未來將把它發展成另一個新聞特色,不會放棄。

至於華衛新聞網在現階段所面臨的挑戰,也是難逃財務和人才上的限制。雖然華衛的當家就是純潔衛生紙的老闆,股東結構很簡單,像家族企業的分支,但也由於是從產業起家,因此在投資策略上總是比較謹愼,不敢一下子丟太多錢出來,所以華衛新聞網雖有老闆撐腰,但在財務運用上還是比較保守。就連微波車也捨不得買,希望能以其他替代品來處裡。至於李登輝訪美時,也是藉著和CNN的關係來節省成本。

人才的流失對華衛來說,可能是個比較嚴重的問題,唐文慶無奈的說:「我們好像是退除役官兵委員會,走到哪都有自己人!」他強調,由於財務上的考量,華衛並不會花錢去挖角,都是靠自己應徴來的,因此記者如果為了高薪要離開,華衛也不會用錢去留住記者,「如果大財團打的是正規軍,那我們沒錢就做游擊隊,錢多不一定就會赢,越戰的例子美國不是就輸了嗎!他們花大錢等於是浪費」。黃志隆更表示,「被挖角對華衛來說像是陣痛,我們是短痛,別人是長痛!沒什麼好擔心的。」

自身營運頻道只有3台,實際擁有頻道數卻有13台

華衛新聞網從半年前的15個人發展到目前的66個人,儼然成為未來華衛發展的重心,而老闆也希望藉由新聞每天都在變,能吸引觀眾的特質上去拓展華衛的版圖,廣告當然愈多愈好。其實華衛目前雖然只有3台,但實際擁有的頻道數卻有13台之多,其餘的10台都是做頻道出租,例如非凡就是華衛的客戶之一,光是這筆收入其實就足夠讓華衛安枕無憂了。

(本文刊登於1995年10月8日出版的448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