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國軍應盡速引進後備役飛行教官制度,以維持空軍戰力

接收F-16V後,空軍正進行換裝相關訓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1月11日下午,空軍嘉義基地1架F-16V Block 20戰機於水西靶場實施對地炸射訓練時不幸失事,飛官陳奕上尉殉職。

而媒體在聽取軍方關於意外事件的說明時,發現陳上尉至嘉義基地報到已有22個月,但F-16的飛行時數卻只有60小時,平均每月不到3小時,與國軍第一類飛行員每月需飛12至15小時的標準,相差甚遠。引發各界關切是否因為嘉義聯隊既要應付共軍對西南空域日益頻繁的侵擾,同時又要執行F-16V Block 20戰機的換裝,導致資深飛行員疲於奔命,無暇顧及新進飛行員的換裝訓練。

若空軍F-16聯隊確實存在資深飛行員勤務過重,連帶使新進飛行員的換裝訓練受到影響,所造成的副作用不容輕忽。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特別是在勇鷹高教機尚未服役前,國軍飛行員在下部隊前所飛的噴射機,無論是官校的AT-3高教機或是部訓隊的F-5E/F戰鬥機,其飛行操控系統還是屬於老舊的機械式,與空軍三型二代戰機所使用的「線傳飛控」系統,無論在操作要領和飛行習慣等方面都有極大的差異。因此,新進飛行員向所屬聯隊報到後,接受的換裝訓練是否循序漸進、按照規定實施,對新進飛行員能否改掉以往飛機械式操控系統時養成的習慣,熟練地掌握二代戰機「線傳飛控」系統之要領,就變得格外重要。

20201118-空軍1架F-5E戰機今年10月29日執行飛行訓練時失事墜海,造成飛行員不幸殉職,這型已在台服役至少40年的戰機機務狀況,以及未來預計將取代的新式高教機何時能服役,成為各方關注重點。圖為空軍7聯隊1架F-5E型機升空的英姿。(蘇仲泓攝)
國軍飛行員在下部隊前、在部訓隊飛行的F-5E/F戰鬥機,其飛行操控系統還是屬於老舊的機械式。圖為空軍7聯隊F-5E。(資料照,蘇仲泓攝)

有鑑於此,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遂建議,由退役且合於飛行標準的資深飛官成立後備飛行大隊,來緩解現役部隊的負擔。

仿效美國空軍後備部隊

冷戰結束後美國空軍投入的大規模作戰任務中,包括伊拉克與阿富汗等,有多達60%的作戰人員是從後備役或空中國民兵的單位中召集,並多次在戰鬥任務中承擔重要角色。

空軍內部要求成立後備飛行部隊的呼籲其實已存在一段時間。據信是由空軍選派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路克空軍基地、接受F-16A/B戰鬥機專精訓練的飛行員,在實地觀摩該基地美國空軍第944聯隊後備役飛行教官的運作情形後,於結訓返國時率先向空軍提出。但可惜的是,絕大多數的建議內容迄今仍束之高閣。

美國空軍後備部隊的組成,包括仍隸屬空軍的後備役,和各州政府負責作業維持的空中國民兵。事實上,冷戰結束後美國空軍投入的大規模作戰任務中,包括伊拉克與阿富汗等,有多達60%的作戰人員是從後備役或空中國民兵的單位中召集,並多次在戰鬥任務中承擔重要角色。

被我空軍赴美受訓人員視為典範的美國空軍第944聯隊,其聯隊部與美國空軍第56聯隊(現役)相同,均設置於亞利桑那州的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而944聯隊後備役飛行教官設立之目的,除確保資深飛行員長留久用,也包括提供第56聯隊資深的飛行教官人力,讓第56聯隊能為美國自己和盟邦的飛行部隊訓練大量技術純熟的戰鬥機飛行員。

讓熱愛飛行的軍官續留部隊

國軍若有類似「後備役飛行部隊」或「後備役飛行教官」的制度,應能吸引一定數量的資深飛官加入。不少從路克基地完訓返國的飛官嘗試在國軍推動建立相關制度,就是希望有更多時間在飛行專業上貢獻所學。

在944聯隊服勤的後備役飛行員可區分為:需全時服勤、支領與同階級現役人員概略相等全薪的「全職後備役」(Active Guard Reserve),與每年至少服勤63天的「兼職後備役」(Traditional Reserve)。

其中,「全職後備役」原則上需一次服役4年,但多數情況下為3到5年,期滿可連續服役;服勤期間與現役軍官所擔負的職務相同,但不納入職務論調。「兼職後備役」通常需一次服役2年,除要求每月可派飛8天、6架次外,每年還需參加48次團隊訓練與最多48次的額外訓練;每年也要服連續2周、或為期3周每周5天的現役;在運用上,2位「兼職後備役」飛行員所提供的服勤時數,即相當於1位現役飛行員。

在2008年上半年時,第944聯隊約有61位後備役飛行教官,包括22位「全職後備役」(其中有7位中校、15位少校)和39位「兼職後備役」(其中有13位中校、25位少校、1位上尉)。這些後備役飛行教官不僅均曾服役於美國歐洲空軍、美國太平洋空軍及美國空軍作戰司令部,且多數人員具備在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伊拉克與阿富汗等地的實戰經驗。在F-16戰鬥機的飛行時數方面更是驚人,平均飛行時數高達2081小時,擔任F-16教官的平均時數亦高達975小時,一般現役飛行部隊根本難以望其項背。

20210204-面對共機擾台頻繁,近日剛落幕的國軍春節加強戰備空軍場,特別選擇距離西南空域最近的戰機聯隊「台南一聯隊」,突顯空軍捍衛領空的決心。(蘇仲泓攝)
面對共機擾台頻繁,國軍飛行員疲於奔命,讓換裝新戰機的危險性大大提升。圖為距離西南空域最近的戰機聯隊「台南一聯隊」。(資料照,蘇仲泓攝)

至於「後備役飛行部隊」為何能確保資深飛行員的長留久用?主要原因是在美國空軍中,飛行部隊的上校編缺極為有限,使多數的中校、甚至資深的少校飛行員,為取得晉升的資格,往往需脫離飛行部隊,前往學校進修或輪調至高司單位擔任幕僚;此一過程,往往令不少熱愛飛行的軍官寧可打退堂鼓。「後備役飛行部隊」的設置,正好讓這些熱愛飛行,卻因生涯規畫不願輪調或擔任幕僚的飛行軍官,得以繼續在飛行部隊中服勤。

資深飛官因為日後升遷,必須離開飛行線的情形,在我國空軍飛行部隊中其實也存在。如果國軍有類似「後備役飛行部隊」或「後備役飛行教官」的制度,應該能吸引一定數量的資深飛官加入。當初之所以有不少從路克基地完訓返國的飛官,嘗試在國軍推動建立相關制度,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在飛行專業上貢獻所學。

薪酬給付涉及問題讓高層卻步

未來5年接收F-16C/D Block 70戰機導致換裝訓練大幅增加,國防部應該利用目前因新冠肺炎疫情讓民用航空業對飛行員數量需求大幅減少的契機,盡速建立「後備役飛行部隊」或「後備役飛行教官」制度。

若能在國軍建立「後備役飛行部隊」或「後備役飛行教官」制度,不僅可藉人員的長留久用來保持部隊的飛行品質,讓成熟卻無法晉升的飛行員持續執行任務,降低成熟飛官離退對部隊戰力的衝擊,更能讓國軍有足夠後備飛行員可於48小時或更短時間內完成動員。

但可惜的是,此一建議始終未能獲得國防部、甚至空軍高層足夠的重視,推測主要的原因是後備役飛行軍官比照現役同階人員支領全部或部分薪酬(含加給與獎金)、而非支領約聘僱薪酬的設計,與比照現役服勤等,所涉及的法律修正與人員維持預算增加等問題,讓高層卻步。

然而,從陳奕上尉殉職前飛行時數偏低,似乎顯示空軍F-16飛行部隊因同時進行換裝與西南空域警戒任務,已導致資深飛官負荷過重、新進飛官的訓練進度落後之顧慮。讓問題在未來將更形嚴重的是,國軍為接收新購的66架F-16C/D Block 70戰鬥機,計畫新成立1個戰鬥機聯隊,預計增加107位飛行員,並於2026年完成。

20211119-空軍18日舉行接裝典禮,圖為F-16V BLK20戰機的對地武掛。(蘇仲泓攝)
空軍既要應付共軍對西南空域日益頻繁的侵擾,同時又要執行F-16V Block 20戰機的換裝,讓人擔心是否有業務過重的情形。(資料照,蘇仲泓攝)

而在這107位飛行員當中,除部分僚機飛行員理論上可藉增加飛行軍官的招生員額來獲得;但長機、分隊長、作戰隊隊職幹部與空中任務領隊等資深飛官,還是只能從嘉義與花蓮的F-16V Block 20聯隊中轉調,使這兩個聯隊資深飛官的負荷更為沉重,又會進一步對新進飛行員換裝訓練造成不利的影響。

因此,為減輕嘉義聯隊與花蓮聯隊資深飛官的負荷,並兼顧未來5年因接收F-16C/D Block 70戰機所導致換裝訓練大幅增加的需求;國防部實在應該利用目前因新冠肺炎疫情,導致民用航空業緊縮、對飛行員數量需求大幅減少的契機,盡速建立「後備役飛行部隊」或「後備役飛行教官」制度,以減少現役資深飛官的負荷,並應付未來5年迫切的人員訓練需求。必要時,應透過與美國的軍事交流的管道,爭取由美國空軍後備司令部派駐聯絡官赴台協助規畫。

(作者為淡江戰略所博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