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一樣以運輸系統為籌碼 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逼蔡政府剛任命的經營團隊讓步

2016年華航罷工,罷工的空服員至執政的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抗議遞交陳情書。(資料照,顏麟宇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台灣2021年4月發生死傷慘重的太魯閣號出軌事故,造成49人死亡和213人輕重傷,時任交通部長林佳龍下台負責,接任的王國材在高喊台鐵改革的宣誓中接任。1年過去,被視為改革台鐵重要步驟「台鐵公司化」的法源「國營台灣鐵路股份有限公司設置條例」草案,在立法院委員會完成初審,引發台鐵工會強烈不滿,決定在五一勞動節連假發動類罷工的「不加班運動」,抗議倉促立法。

發生在2016年的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同樣是工作者以大眾交通運輸為籌碼爭取自己權益,抗議的對象也同樣是政府──根據華航2019年財報的股東結構,交通部所屬的航發會持股占34%、行政院國發基金占9.5%、交通部仍是大股東的中華電信持有4.82%股權、勞退基金也持有1.49%,泛公股占了華航一半以上的股權,而經營高層也都是政治任命。

也因此不管是台鐵還是華航的罷工,本質上都不是我們所熟知那種「勞工團結起來罷工,要求資方不得不獨占利益」的模式,而更接近政策執行下的受害者的抗爭。事實上,在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中,抗議者就選擇了執政黨的中央黨部做為遞交陳情書的其中一站。而華航罷工最後也在勞動部、交通部等公部門介入勞資談判下,才告落幕。

根據華航事後公布的虧損說明,2016年這起罷工期間華航的營業收入估計減少3億元,賠償費用初步估計約2億元,總計約5億元,造成了近5億元的損失,而答應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的要求,初步估計每年將增加支出5.5億元,由於華航公股占一半以上,這些損失一半以上都要由納稅人、而非想像中的肥貓資本家買單。台鐵這次在勞動節的「不加班」類罷工運動,能讓提出的訴求達到多大成效,社會又要付出多大成本,值得後續觀察。(新新聞編輯部)

因為華航舊的經營團隊刻意不作為或誤判情勢,6月24日,台灣爆發了航空史上首度的空服員大罷工,3萬多名的旅客被耽擱,儘管無奈,卻也見證台灣罷工史上堪稱奇蹟的篇章。為避免情勢一發不可收拾,華航新的經營團隊已顧不得輿論「為何讓步這麼多?」的質疑聲,面對時間的壓力,只好照單全收罷工訴求。然而,卻也埋下親舊經營團隊的華航幹部與工會勢力反撲!

張有恒「虛張聲勢」自食惡果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的2638名會員(占華航總空服員人數8成),竟有2535位投票同意罷工。且從6月24日開始、持續21小時的罷工行動,陸續有1700多位空服員親赴現場,最後工會更讓資方不得不同意提升外站津貼、休時、撤回已簽定的《勞基法》84條之1約定書等7項訴求?

分析開啟罷工之門的箇中4大關鍵,分別是1.「華航太血汗、鐵血」、2.「舊的企業工會失能,新的、戰力強的空服員工會崛起」、3.「空服員上演大團結」,以及4.「華航舊高層擺爛求後路」。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尤其是最後一項,因為華航前總經理張有恒「虛張聲勢」,嘴巴喊說:「華航有罷工的應對策略。」實際上什麼也沒有。在航班全面停飛、上萬名旅客權益受損的情況下,華航新董座何煖軒能做的就只有「妥協」。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分析說,戰略上,工會挑準時間,如果當下沒有斷然處置,造成持續罷工,到時候工會就會像遠雄巨蛋一樣坐地起價,更難善了。

關鍵一:華航太血汗、鐵血,「以戰養戰」醞釀罷工能量

先談引起罷工的「近因」,也是最後一根稻草:「桃園報到爭議」,是指華航未經勞資協商,即片面更改勞動契約,在5月5日凌晨,以簡訊通知所有空服員:6月1日起,本來可到台北分公司報到,須統一改至桃園總公司報到,並藉此將空服員在飛機起飛前、落地後可計算的飛時刪去80分鐘,連帶影響休時銳減、排班增加。華航並要求空服員全面簽定公司版本的《勞基法》84條之1約定(責任制),讓組員進一步面臨過勞風險。

至於罷工「遠因」,是華航近10年來引進較嚴格的日式管理,卻逐漸失控為「不近人情」,除了加重犯錯時的懲處,員工請假、調班也格外困難。還有2008年因應油價上漲,推出降低營運成本的「火鳳凰計畫」,減少機上人力、降低硬體品質,更別談兩岸直航後航班大增,卻未增聘對應人力,讓空服員飛時大增。

20160624-華航空服員罷工-飛機停在機坪。(方炳超攝)
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時,華航班機停在機坪。(資料照,方炳超攝)

因此,2014年9月開始,在空服員職業工會尚未從華航企業工會第3分會(空服員工會)分裂出來以前,有志改革的空服員選上3分會幹部後,在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協助下,就多次抗議紅眼航班過多(飛時主要在深夜)、空服員人力過少、華航苛刻年終獎金等,最多有上千空服員參加。換句話說,為了醞釀罷工的能量,華航的空服員可是「以戰養戰」,準備了一、二年。

但3分會卻終究不可能解決結構性的勞資糾紛,前3分會常務幹事、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理事長洪蓓蒂分析,因為早期3分會長期由擔任管理階層的空服員把持,包括總工會也與資方關係良好,2005年總工會甚至未與空服員充分協商,就逕自與資方簽定涵蓋本次桃園報到規定的「1104協議書」。

關鍵二:華航企業工會長期失能,催生戰鬥力十足的空服員職業工會

而即便改革派幹部接任後的3分會組織抗爭,也多不被華航承認代表企業工會,華航甚至派員到場蒐證、勸離抗爭的空服員,甚至停飛、打壓4名新幹部。

但洪蓓蒂觀察,這不僅讓空服員終於體悟「高層要多硬有多硬」,團結的氣氛來到最頂點,也等同宣告3分會發展空間有限,促使新幹部去年11月成立空服員職業工會,迅速吸收大量會員。

耐人尋味的是,一位民航界人士觀察,此次空服員如此團結,多少有世代差異的催化。他解釋,本為深藍的華航,2000年後,注入偏綠或中立色彩,靠關係進華航愈來愈難,所以多憑實力考進華航的新生代,一來看不慣某些坐享其成、親資的中、老生代,加上待遇又遠不如以往,長期被資方及資深前輩壓榨的結果,難免將不平衡的心態投注到運動。

20160624-華航空服員罷工落幕,南京東路現場。(顏麟宇攝)
參與華航罷工的空服員多為新生代,政治意識形態已不同於過去的深藍色彩。(資料照,顏麟宇攝)

「1700本護照讓人很羨慕!」同樣得面對惡質工作環境的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小組長蔡郁儂投書媒體,寫出他從華航罷工事件當中領悟出的心得與感慨。無意中也點出了這次華航罷工之所以能成功的關鍵──團結。想一想,要讓1700名空服員把護照交出來,是一件多困難的事,也難怪張有恒聽聞此事,便氣急敗話地說:「不排除提告!」

其實,空服員職業工會成立不久就面臨重大挑戰,但內部決策明快,在華航強推新制,工會兩次與華航協商未果後,毅然決然地舉辦為期二周的罷工投票。6月21日投票取得罷工權後,因為在法律上站得住腳,因此更加無懼於資方強硬的態度,進而在資方還來不及準備的狀況下,發動「突襲」。

關鍵三:高層強硬「始終如一」,促使空服員職業工會上演大團結

回頭看,張有恒在罷工開票隔日仍不改強硬態度,宣示將以調整人力、班次等「六字訣」因應罷工,並強調能找外籍、地勤轉任、回任空服員等六百位備援人力。工會也不甘示弱,早已準備當天就到交通部民航局召開記者會,請民航局回答如果華航空服員不足影響飛安怎麼辦?結果民航局明確回答「停飛」,讓工會取得「尚方寶劍」,掃除障礙。

時機成熟之後,工會23日下午發動「突襲」,宣布24日凌晨零時就開始罷工,讓資方措手不及,狠狠地打臉張有恒的應變策略。一位資深機師意有所指地說:「24日適逢蔡英文總統搭華航出訪,可藉此向總統喊話。」

另外,即使空服員職業工會6月21日確認會員壓倒性支持罷工,還是強調「若公司要談,請先暫停桃園報到」,表示有轉圜空間。但行政院長林全23日火速核定何煖軒接任新任華航董事長,何煖軒明顯就是「和平信鴿」,所以也有說法指出,工會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在何釋出善意前就罷工,以利取得後續與資方談判的豐厚籌碼。

華航勞資雙方24日下午四時於勞動部進行協調談判,並由勞動部長郭芳煜親自主持。(顏麟宇攝)
華航罷工時勞資雙方於勞動部進行協調談判,並由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親自主持。(資料照,顏麟宇攝)

不過,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林佳瑋澄清,幹部約一周前得知董事會將在6月24日召開,就決定在當天罷工,「藉此向管理階層傳達空服員是有癱瘓華航運作的能力!」當時就申請路權到7月初,準備長期抗戰,拋出暑假罷工確實是煙霧彈,「不過完全沒有考量蔡總統出訪。」

但林佳瑋也直言,一旦確定要罷工,所有壓力已回到工會幹部身上,「會員都在看你工會是不是玩真的。」所以幹部也告訴她底線:「已不可能只要到撤回桃園報到。」如此再搭上臨危受命、沒有多少談判空間的何煖軒,無怪乎工會大獲全勝。

關鍵四:高層求後路不成擺爛,企業工會鼓動地勤抗議差點延燒

然而,華航面臨罷工的「滿壘危機」,並非完全沒有機會防止被勞方擊出「滿貫全壘打」,只要及早撤回桃園報到,就可能避免罷工,為什麼華航還是要硬到底?

首先,據交通部官員指出,華航高層在520輪替後,隨即找上交通部層峰,表示可以把延燒中的罷工爭議解決,以求「後路」,但交通部不置可否,華航高層悻然而歸後,局勢更加惡化。

華航勞資雙方24日下午四時於勞動部進行協調談判,華航董事長何煖軒於會後步出談判會場。(顏麟宇攝)
華航2016年6月罷工,時任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出面談判。(資料照,顏麟宇攝)

另據林佳瑋描述,24日由勞動部長郭芳煜主持的勞資協調現場,討論外站津貼時,以華航資深副總楊辰為首的舊官僚,表示可「比照國泰」。但國泰短程航線少,並不給外站津貼,與華航有大量短程航線不同,讓工會幹部憤而向郭芳煜表達不必再談下去,何煖軒才請楊辰一干人等離開現場,與新任華航總經理謝世謙繼續談判。

再加上罷工期間,傳出張有恒對何煖軒、交通部長賀陳旦等人致電不理不睬,似乎真有幾分像立委段宜康所批評:「華航高層瞭解可能要被撤換,就丟爛攤子給接手的人。」

外力刺激促使華航空服員高度團結,也願意信任空服員職業工會幹部的決策;而工會從罷工投票到決定罷工,戰略清楚、反應快,加上政府處置溫吞,諸多因素環環相扣、連鎖反應,成就這場勞方大獲全勝的大罷工。但華航企業工會旋即提出地勤比照空勤待遇的多項訴求,何煖軒、新任總經理謝世謙也大致同意,凸顯新政府只能趕快息事寧人的無奈,但對華航是否帶來沉重的財務負擔,值得觀察。

(本文刊登於2016年7月7日出版的1530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