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因防疫險起爭議的「起家厝」 蔡萬才當年怎麼將老國泰最小的產險,發展成台灣霸主富邦金控

全台數一數二的金融集團富邦,近日因防疫險理賠問題成為新聞焦點。(資料照,林瑞慶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今年職棒球季開打後,剛換總教練的富邦悍將敗場連連、一勝難求,甚至刷新許多高掛聯盟已二三十年的不名譽紀錄。不料進入5月後,富邦二字和負面新聞的連結從體育版「跨入」社會版。

引發防疫險爭議的富邦產險,原為蔡萬春、蔡萬霖、蔡萬才兄弟創立的老國泰集團中,最小的部分,3人最小的蔡萬才在兄弟分家時,只分到原國泰中這片最小的版圖,可以說是今日富邦集團的「起家厝」。

蔡萬才是怎麼帶領國泰產險,使之成為跨足銀行、保險、電信、網路產業的超龐大企業集團?又是怎麼培育蔡明忠、蔡明興兄弟,讓兩人除了讓富邦金控一度成為台灣金控業的獲利王,涉足其他產業時都能獲得不錯的成績,還讓自己離世後不致發生家族企業最常面對的危機──分家?

這篇文章原刊登於2014年10月14日出版的1440期《新新聞》,寫於蔡萬才突然離世的不久之後,講述數十年來在台灣影響力始終舉足輕重的國泰蔡家,和富邦創辦人蔡萬才的故事──包括蔡萬霖、蔡萬才兄弟較少被人知道的本土政治認同。(新新聞編輯部)

台灣最後一位第一代金融業創業家、富邦集團總裁蔡萬才突然於10月5日辭世,享年86歲,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震驚各界,也等於宣告台灣金融業第一代創業家的歷史已經結束。

「在台灣沒見過這麼嚴謹的人」

蔡萬才一直是國泰蔡家兄弟中,最養生的一位。他定期打高爾夫球,每天都會在自家門前走路,蔡萬才夫人蔡楊湘薰更是練了多年氣功,氣色很好。他的姪子、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曾經盛讚他們夫婦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活得很有品質。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個性方方正正、行事嚴正拘謹,做事一絲不苟、自律甚嚴,是蔡萬才給所有人的印象。像他每次打完高爾夫球,大家會將濕衣服隨意塞進塑膠袋,他卻是將衣服摺得方方正正才放進袋子。在捐贈台大法學院新館「萬才館」的啟用典禮前,為求莊重,他連鋪的紅地毯長度與寬度都要求仔細丈量,「在台灣從來沒見過這麼嚴謹的人。」一位與他打球的企業老闆曾經這麼說過。這也是他這一生的寫照,才能夠「守」住富邦金這偌大家業的原因。

出身竹南的蔡萬才,在8位兄弟姐妹間排行老4。他的父親蔡福安,原是在苗栗賣醬油起家,母親早逝,大哥蔡萬生幼年就夭折,二哥蔡萬春擔起照顧家中6位弟妹的重擔,帶著老三蔡萬霖、老四蔡萬才、老五蔡萬德一起創業。蔡萬才是蔡家最會念書的一位,一路考上建中、台大法律系,在當年是少有的高學歷,父親在蔡萬才大學4年級時過世,當時他曾為照顧父親而休學一年。

隨著蔡萬春創立的國泰集團愈來愈壯大,從貿易跨足到壽險金融業,國泰有了人壽、銀行與產險,是現代金控的雛型。而蔡萬才則是蔡家第一位政商聯姻的人。

楊湘薰、蔡萬才、富邦、國泰。(新新聞資料照)
楊湘薰(左)出身台中清水望族,與蔡萬才(右)的婚姻可說是國泰蔡家第一件政商聯姻。(新新聞資料照)

他在哥哥蔡萬春的安排下,經由台灣養樂多董事長陳重光牽線,認識當時台中清水望族、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發起人、省政府民政廳長楊肇嘉的幼女楊湘薰,在《50年結金紀念冊》中,蔡楊湘薰就透露,兩人約會時,「他這輩子所思所想都是國家社會的大事及事業的事」,只有見過世面的她可以與他對話,兩人於1955年時,認識兩個月就結為連理,當時在中山堂席開100桌,省籍大老林熊祥與吳三連都是座上賓。

「存5萬元」成拚60年動力

1957年,當老二蔡明興出生時,在家族企業領固定薪水的蔡萬才身上連1萬元都沒有,當時他的妻子曾談到:「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存到5萬元,那該有多好!」這句話,現在蔡家子孫聽起來可能像「天方夜譚」,卻成了蔡萬才拚鬥5、60年的原動力。

1970年代,企業界流行政商兩棲,蔡家更是不落人後。蔡萬春培養三弟蔡萬霖當上台北市議員,因而蔡萬霖與當年黨外同袍黃信介成為好友;蔡萬才則於1972年先以無黨籍當上立委,之後加入國民黨,總共做了3屆10年的增額立委,屬於本土派立委,結識不少黨外人士。

獨派人士都知道,蔡萬才在政治上很挺本土派,也曾是少數敢公開發表言論支持台灣主權的企業家。但隨著富邦版圖愈來愈大,事業體橫跨兩岸三地,兩位兒子不希望牽扯藍綠紅之間的政治角力,也希望父親少談政治,蔡萬才從此避談政治。加上扁政府執政時,擔任資政的他曾寫信請扁嫂不要玩股票,卻沒有得到任何回音,他在2003年憤而辭掉資政一職,也對民進黨非常失望。

蔡萬才、富邦、國泰、蔡家。(吳逸驊攝)
獨派人士都知道,蔡萬才在政治上很挺本土派,也曾是少數敢公開發表言論支持台灣主權的企業家。(新新聞資料照,吳逸驊攝)

蔡萬才曾說他沒有捐助政黨的習慣,他看的是個人。雖然不公開談政治,但有獨派人士指出,他確實是重情義的企業家,只要他熟識的本土派政治人物參選,他一定出錢支持;若獨派人士需要資金,他也會力挺到底。他就曾私下說過,他很欣賞已故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的風骨,跟黃昭堂私交甚篤。

不過,2008年時,馬英九第一次參選總統,吳三連兒子、台灣社前社長吳樹民等人,刊登富邦金買台北銀行時,與馬英九有「魚翅宴」的消息,氣得蔡萬才把吳樹民等人請來「罵」,當面說他個人一生光明磊落,不會搞小動作,而且一生不求人,都是人家拜託他,足見他與這些本土派人士連結不淺。

1979年,國泰蔡家兄弟正式分家,蔡萬才分到家族最小的事業國泰產險,隔年他卸任立委,專心打拚事業。1989年股市大多頭,他將手中1.6萬多張的國壽股票,在股價1500元至1800元間全部出脫,賺進200億元現金,成為他創立「富邦銀行」的基金。

申請到新銀行後,蔡萬才正式脫離國泰名號,將產險改為富邦產險,正式自立門戶,建立自己的金融版圖。

「過石板橋也要敲三次」

蔡萬才曾自豪,他做生意從來沒有賠過錢,然而,在60多歲時,想放權給蔡明忠與蔡明興兩個兒子,卻因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兩個兒子踩到國揚與新巨群兩大地雷股,讓富邦集團虧了快100億元。之後,蔡萬才回收權力,還第一次找外人、央行前副總裁俞政來擔任金控董事長,他則當起兩個兒子的「風控長」角色,形成兒子「衝」事業、父親「守」事業的鐵三角。

「我在60歲出頭時,逐步把公司交給兩個兒子管理,但要完全撒手不管,還是很難,因為做父親是終身志業,只要在世一天,就覺得責任未了,沒辦法不關心。」「富邦對我而言,也好比自己的孩子。」「經營企業難免有起有落,但不管怎麼做,總不能出糗,畢竟成敗得失,社會還是要追究大股東的責任,並不是交給專業經理人就可推諉卸責的。」這是蔡萬才這一代企業家治理守則。

蔡萬才管理公司很特別,不能在上班時間讓客戶找不到人,所以規定上班前或下班4點半以後開會,這曾讓年輕時的蔡明忠吃不消。

又要求兒子要與父母同住,事業與住家要放在一起,所以數十年來,富邦蔡家都一直住在富邦產險大樓頂樓,直在七、八年前才搬進仁愛路上的新建豪宅大樓住,但還是在產險大樓附近。

蔡明忠、蔡萬才、富邦、國泰、蔡家。(新新聞資料照)
蔡明忠(左)在成年之後,仍被父親蔡萬才(右)要求同住。(新新聞資料照)

數十多年來,每周一中午,父子3人都會一起吃飯,天南地北聊著私事與公事,「我們比起那些獨自打拚創業的人,實在幸運得多,我們兄弟年輕敢衝,老爸往往會適時發揮『煞車』功能,不是教我們衝,而是替我們守。」蔡明忠在父母金婚紀念冊上寫道。

在經營管理上,蔡萬才總是用台灣俚語在教兒子。他曾說,在兒子年輕時,他允許他們在經營上犯一些錯誤,然後會告誡他們說,初做生意就像小孩學走路,沒經驗的人不知道前面會有坑洞,所以「過石板橋也要敲三次。」(台語)才比較踏實。

兄弟是否分家將成焦點

在歷經地雷股風暴後,他告誡兩個兒子,太好康的事不要去做,且做生意要會看人,不能與人品不佳的做生意,因為台北人說,「好材不會留到關渡尾」(台語),意即,木材從新店溪源頭流下來,好的部分早就被撿走了,不會流到關渡河口,所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凡事要三思而後行。

蔡萬才真的是富邦集團的最佳守門員。在2000年,美國花旗入股富邦集團時,花旗前任總裁魏爾(Sandy Weill)曾想買下富邦金,但蔡萬才認為創業維艱,再多錢也不同意賣,富邦金今天才能成為獲利王,也因為「不能讓孫道存繼續虧空下去」,台灣大才能穩住局面,成為現在的電信二哥。如今這個各大企業稱羨的「鐵三角」,將永遠不復見了,只能留在記憶中。

後蔡萬才時代,外界最關心的是富邦兩兄弟是否分家的問題。蔡萬才曾說,兩兄弟分工不分家,他對兩兄弟都平均分配,過去薪水都一樣,現在股權也都一樣,蔡明忠與蔡明興持股約分別為22%與21.8%(加計共同投資公司股權),大多放在家族投資公司內,為的就是不分彼此,兄弟一起打拚。

第一屆「蔡萬才台灣貢獻獎」28日舉行頒獎典禮,富邦蔡明興、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右)。(葉信菉攝)
蔡明興(左)、蔡明忠(右)2014年時各持有富邦股分約分別為21.8%與22%(加計共同投資公司股權),大多放在家族投資公司內。(資料照,葉信菉攝)

雖然,兩兄弟大多一起管事業,但大致也切分為銀行、產險歸蔡明忠管,壽險、證券歸蔡明興管,電信則一起管。只是,父親過世後,兩兄弟的相處將會成為各界的焦點,如何克服「分家」的魔咒,就靠大、二董的智慧了!

(本文刊登於2014年10月14日出版的1440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