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勞新課綱2》連誰來點名都有問題 學校框架打破後更加速行政大逃亡

高中裡行政人員多由教師兼任,繁雜的業務讓學校裡的主任、組長往往當不過2年,目前這個現象還沒有好轉的趨勢。情境照。(蔡親傑攝)

108課綱上路迄今已過3年,為了讓學生能有更開闊多元的學習,新式課程要求教師跨科合作,學習歷程檔案也打破行政單位的分界,倘若一處卡住,其他地方便難順暢運行,也讓過往就已沉重的行政工作達到超載邊緣,當時空環境變化越趨快速,關鍵的人事制度、分工能否及時跟上?(系列2之2)

學期即將結束了,在一片兵荒馬亂中,馬公高中早已將高三生的畢業成績送出、加入學習歷程檔案系統,接著就要緊盯高一、高二生的上傳作業,教務主任林麗芬露出苦笑,1100多人的檔案,就靠1位註冊組長跟1位幹事一一核對,有沒有上傳成功、是否經過老師認證、到底是沒傳好還是不想傳,統統都落在2個人頭上。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我的組長都來跟我說,接下來想休息1年,我也很捨不得。」手下5位組長每個都忙翻天,林麗芬也無法置身事外,現在她的生活是每天上午7點半上班,傍晚6點半回家後還得處理雜務,往往一路要到午夜12點才能關上手機。

不是馬公高中特別操勞,在新課綱上路以後,幾乎所有高中學校都面臨類似處境。

新課表運作順利,背後滿是行政人員看不見的辛勞

108課綱在3年前正式上路,這部期待讓學生跳脫填鴨式教育的課綱,在課程上減少國英數等學科時數,並加上各式特色課程,有的要學生研究地方產業做展覽,有的要他們設計生活中的化學實驗,「一本課本教到底」的情景不復存在,如今多的是要跨科、多名教師共同研發的新課程。

新課綱上路後的風貌就是「一生一課表」,即使同班同學也有完全不同的選修課,而這些歷程,從高一起便會記錄於「學習歷程檔案」,讓學生高三時用以申請大學。

■延伸閱讀:迷亂新課綱-上》學習歷程終於上陣!高三生挑戰「不完美」的信任遊戲

嶄新的課表要順利運作,背後滿是行政人員看不見的辛勞。其實林麗芬本來已經要退休,然而前任教務主任扛了課綱2年後疲憊卸任,在校長百般拜託下,她才下定決心再拚一回。

但這一回比她想得還要艱辛,如今教務處每個組都有至少一項大型計畫要申請,才能支應課程所需的經費,像自然科的實作課規定必須做物理實驗,但設備一台要價6、7萬元,學校至少得要有6台機器,才能讓學生可以在課堂上使用,豈料申請經費時只核下來1台的費用,身為主任的她只得扛起責任,連日趕工寫申覆書才能拿到完整經費。

20210726-新北市國、高中教師26日起開始施打新冠肺炎疫苗。(柯承惠攝)
疫情爆發增加了學校行政人員的工作負擔。圖為新北市教師施打新冠肺炎疫苗。(資料照,柯承惠攝)

同樣也在這一年,疫情再度爆發,教務主任的電話24小時不打烊,隨時要被通知誰確診、誰被匡列,接著立刻要去找這些學生有沒有到學校、跑班在哪裡、社團活動遇到誰、吃飯時坐哪,兵荒馬亂中走過這一遭,林麗芬只是大嘆一口氣,說眼下本土語言也加入高中課程,怎麼找到師資又是要煩惱的課題。

經費延遲、跨科合作累垮主管,上任1年就閃人成常態

類似情況在其他學校不斷上演。剛從卸下組長職位的楊上瑩是新北市三民高中公民教師,他指出,新課綱下多出來的授課時間,都需要額外的鐘點費支應,以一間26班規模的學校來推算,一年就要多出50、60萬元,儘管教育部提出各式計畫讓學校申請,但這些錢不一定會準時入袋。

申請的經費從教育部出發,要先歷經各地教育局處,才會進入學校帳戶,行政往返之間往往間隔數月,比方上學期經費常要等到11、12月才會入帳,楊上瑩說,這時學校就得到處挪經費來補,他甚至聽過有主任還要代墊10萬元電費的情況,「我們都會笑說,口袋不深不要接行政。」

教室、課堂、學生、課桌椅、講台、學校、教育、台中后綜高中 (資料照/洪煜勛攝)
學校經費申請入帳的行政往返之間往往間隔數月,傳聞有學校的教務主任代墊10萬元電費的情況。情境照。(資料照,洪煜勛攝)

目前高中裡行政人員多由教師兼任,繁雜的業務在108課綱上路前,早就引來「行政大逃亡」的批評,學校裡的主任、組長往往當不過2年,目前這個現象還沒有好轉的趨勢。台南女中學務主任李宜芳回憶,有一回她參加學務主任的研習,在場平均年資大概只有1.5年。

嶄新的課程需要更多力氣準備,老師們合作開發的背後,往往仰賴各校主任、行政主管的協調才能順推動,但李宜芳指出,行政流動率過高下,除了業務每年都要重新磨合外,菜鳥組長往往叫不動老師,只能一板一眼搬規則出來,「最後就會很多怨言,行政當到最後都會沒朋友。」

單位界線越見模糊,「若不分工,主管每年都會換人」

過往就存在的繁重雜務、經費時程延宕、協調業務的人際處理,在新課綱下被更加凸顯,此外更大的考驗,是108課綱也改變了過去行政單位涇渭分明的分工模式。

楊上瑩便舉例,現在不少課程需要跑班,但一周只有1、2節課下,老師不見得認識所有學生,假若有人沒來,還得再跟行政重複確認到底是請假還是蹺課,出缺勤過去是學務處負責範疇,但也有人認為這是課程延伸的事務,就必須要教務處處理,「光是這些東西的認定就會有些爭議。」

20220523-108課綱專題,圖為永春高中學生。(蔡親傑攝)
新課綱下學生必須跑班,學生的出缺勤由學務處還是教務處管,成為學校的爭議。情境照。(蔡親傑攝)

當這些東西要回到學習歷程檔案時,橫向整合變得更重要。一個課程要先由授課老師寫出計畫,再由教務處向教育部申請課程代碼,才能加入學習歷程檔案系統,後續計算成績時也得結合學務處的出缺勤紀錄,而學生上傳的檔案,需要任課教師、導師協助,此外後續的檔案追蹤、生涯輔導可能還要加上輔導室,每一個單位都無法置身事外,彷彿是台巨大機器,一處卡住,其他地方也難以順暢運行。

■延伸閱讀:新課綱孤島-1》學習歷程指引手冊統測完才出爐 6萬高職生如「小媳婦」只能跟著高中轉

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陳佩英在多年來協助各校推動108課綱的過程裡發現,各校雖然條件、規模差異甚大,但工作大部分都集中在約3成的教師身上,最常見的是教務處,「因為教務處本身就是最大組織,所以自然會被認為是他們的工作。」

陳佩英認為,關鍵在於新課綱上路後,學校組織的運作邏輯產生變化,她比喻過去舊課綱是在陸地行走,但新課綱是要造船航海,造船過程中的分工就很重要,比如學習歷程檔案從教務處、學務處到輔導室都要負責,那該由誰主責推動?「類似這樣的責任歸屬有很多不確定性,因此校長要會分工,不然主任與組長會每年都換人。」

根本杯水車薪,國教署補助學校外聘行政人力全台僅約200人

陳佩英也感嘆,大多學校確實感覺人力吃緊,也讓行政經驗銜接有困難,有部分是制度與結構使然,「不只是教育部的責任,還涉及行政院、人事與主計制度的調整。」

如今,教育部國教署已開始補助學校外聘行政人力,然而迄今僅有約200人規模,對於全台303所公立高中來說,根本杯水車薪。面對變動越來越快的環境,108課綱意圖養成學生適應未來的能力,當第一線教師繼續努力奮鬥時,一路往上的各級主管機關也得更加速思索,如何才能讓制度更貼合變動節奏。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