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石虎2》溪流沿岸成石虎路殺熱區 水泥化建設與這兩項人為破壞成生態殺手

為防路殺與獵殺,山貓森林團隊在部分地點架設圍籬。(吳金樹提供)

今年4月,南投市貓羅溪旁環河道路發生一隻母石虎遭路殺,腹中還有3個胚胎,1屍4命令人痛心。根據農委會特生中心統計,從2011年開始記錄石虎路殺,貓羅溪及支溪沿岸周邊已累積19起,去年有25隻;除了貓羅溪,後龍溪、濁水溪、烏溪也都發生案例,溪流沿岸水泥化及短草區,已成為石虎路殺的熱區。(系列2之 2)

許多人的印象是石虎的活動領域就在淺山,早期研究的自動相機都架設在山上,2017年8月20日,石虎「小草」在國道3號貓羅溪段發生事故,經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特生中心)救治3個多月復原後,團隊特意選擇較安全的中寮鄉山區進行野放,並藉由衛星發報器項圈來追蹤小草的活動狀況和移動路徑,結果野放後不久,「小草」又回到貓羅溪活動,卻於2018年1月初在前次事故發生不遠處遇死劫。

河床整治割草、截彎取直、建堤防,反增石虎路殺風險

「小草之死」讓各個研究團隊發現,石虎可能生活在與平地人類很近的地方,在大安溪等河床地區架設自動相機,也真的拍到不少隻石虎的蹤跡,證實石虎對於河床地區的利用,因為河川中下游的兩岸多為長草地,若旁邊剛好有比較稀疏的樹林和荒野,草的長度高低錯落、又容易有老鼠、蛇等動物活動,對於石虎就是很適合的覓食環境。

不過,河川整治工程常會將草割除或割短,甚至開發作為運動空間等其他用地,石虎可活動空間被壓縮,遇到體型較大的成群流浪狗追殺,也無長草可躲避狩獵,因此跑上國道而遭路殺。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此外,原本河道是蜿蜒、有寬有窄,石虎可藉由較窄的河段跳躍或游渡河流兩岸,整治後河川截彎取直,加上水溝、堤防等水泥工程,快速的水流、堤防的高度落差,都讓石虎無法穿越河道,石虎被迫冒險從其他地方穿越,增加被路殺的死亡率。

「河床建設缺乏生物議題的考慮,是最大問題。」特生中心研究員林育秀指出,石虎路殺事件及追蹤紀錄來看,南投山區的年輕石虎族群會藉由貓羅溪移動到八卦山脈,顯示貓羅溪不僅是重要的生態廊道,也是石虎族群棲息的環境。

石虎常現蹤貓羅溪的長草區活動棲息,若是短草區或草皮不利活動。(特生中心提供)
石虎常現蹤貓羅溪的長草區活動棲息,若是短草區或草皮不利活動。(特生中心提供)

然而,原本因為河道有食物而生活在附近的石虎,在外在環境被擾動下致使路殺頻傳,尤其是水泥化跟短草區,對石虎的棲息很不利;政府常因民眾抱怨河床「雜草叢生」而割草改種草皮,忽略這些草是河道自然生成,大水來都是集水區,這些長草具有緩衝功能,改種草皮無助防災,甚至為維護保養得花更多經費。

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教授林惠真教授也指出,穿越城市的河圳或城市附近的溪流,其實都具有生態綠洲的功能,但是許多地區進行整治,思考方向不是恢復生態,而是美化河岸,提升沿岸地價,整治思維本末倒置「整理或改善環境忽略了第一步,「原貌就是它的生態」。

前瞻水環境建設,部分恐以「保育」之名行「破壞」之實

政府推動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編列很多水環境建設,有些計畫案卻出現以「保育」之名行「破壞」之實;例如最具爭議的苗栗縣卓蘭鎮大安溼地公園案(俗稱石虎公園),花費8000萬元,把原本草生茂密的河灘地以怪手鏟平後,再在光禿禿的水泥地打造石虎造型的水池,破壞石虎原有棲地。

不過,也有前瞻計畫「懸崖勒馬」,南投縣原本規畫要低密度開發貓羅溪河灘地,打造花海、遊戲場、運動場、戶外表演廣場與親水環境,因為「小草兩度路殺事件」後,水利署與南投縣政府協調,停止貓羅溪堤岸內的各項建設。林育秀說,與水利署第三河川局達成共識,之後在貓羅溪會保留長草區等綠帶,清淤時原本是兩邊推進的作法,改為單側輪流施工,讓石虎以及其他野生動物都有足夠的生活空間。

南投的貓羅溪前瞻計畫做調整,讓沿岸仍能維持長草。(南投縣政府提供)
南投的貓羅溪前瞻計畫做調整,讓沿岸仍能維持長草。(南投縣政府提供)

事實上,過度開發、破壞溪流生態,影響的絕不只是石虎,位於水陸交界帶的溪流環境,擁有豐富的生態系,包括食蟹獴等食肉目動物、猛禽、黃魚鴞、夜鷹、野鼠、野兔還有兩棲爬蟲類等,都高度依賴這樣的環境生存,當生態遭破壞,各種動物皆深受其害,石虎不過是近年比較受到關注的物種。

台中市文山社區大學老師吳金樹發起的「山貓森林」,目的不在只做石虎這單一物種的保育,而是針對整個生態環境保護做努力,他們長期透過影像紀錄及實勘觀察,發現山林棲地保育的三大問題是:不友善的河川工法、污染水源及獵殺捕捉,其中以不友善的河川工法對動物棲地的破壞及影響最大。

延續傳統治理方式  山貓森林今年起買溪流經過山林土地

吳金樹說,這幾年水利署與水保局在生態檢核與自然為本(NBS,Nature-based Solutions)解決方案推動,花了很多力氣與經費,但是仍發生像是大肚山南勢溪台灣特有種的大型淡水蟹「南海溪蟹」棲地遭到破壞,水利署第二河川局與苗栗縣政府施做的沙河橋改建及護岸改善工程,甚至未落實生態檢核,嚴重破壞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野生魚種「飯島氏銀鮈」重要棲地與護岸生態。

20220615-SMG0034-N02-洪敏隆_02_水環境建設衝擊生態爭議事件
 

山貓森林成員何其安說,溪流生態在山林保育是非常重要,因此山貓森林今年開始會盡量買有溪流經過的山林土地,要證明用水泥限縮的河川建設,對防止災害發生是沒有幫助,反而保持自然生態才會降低傷害,先人有很多傳統的治理方式值得延續。

吳金樹說,先民為了開墾利用溪流灌溉田園,發展出很多沒有現代科技與工法的防災工程,其中砌石駁坎與竹枝工法在沙河溪與南勢溪都提供了數百年守護生產田園、優美景觀、生態棲地環境,這是台灣先民的智慧結晶,也是台灣版的NBS,更是台灣里山環境的重要元素,未來打算邀請公務機關的主責公務員及水利技師見學,學習耆老維護台灣傳統濱溪防災帶的知識與技能,盡可能守護珍貴的溪流文化、生態、環境資產,讓萬物與未來世代都可以永久共享。

山貓森林今年購地選擇有溪流經過的區域,展開護溪行動。(吳金樹提供)
山貓森林今年購地選擇有溪流經過的區域,展開護溪行動。(吳金樹提供)

對此,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表示,相關規定都有要求水環境建設要做生態檢核,但還是發生石虎公園等爭議事件,經過檢討改進,已要求計畫發包核定前,完成詳實的生態檢核報告及完整生態評估才會核定計畫,且計畫在每個階段,會邀請對生態調查經驗豐富的相關機關參與,例如特生中心、林務局或林試所,使相關生態資料更豐富完整,並且擴大生態專家資料庫,廣邀NGO、學者專家加入,以更符合需求,避免對特有生態造成影響及衝擊。

對於河川治理的作法,王藝峰認為還是要視河川是否有需要的保護標的,因為台灣多屬荒溪型河川,常是大雨來時造成很大影響,基於維護民眾生命財產安全,若有防洪標準或鄰近保護標的,會引進國外技術的近自然工法,只有在荒地沒有保護標的,才會考慮採用砌石等古老工法。

偷獵保育動物、偷倒廢棄物等違法行為始終無法根絕

除了河川整治作法,人為污染山林環境,是山林保育的另一問題。山貓森林團隊曾經發現有卡車載運一整車營建工程廢棄物,開往人煙稀少的後龍溪上游,將整車廢棄物往溪谷傾倒,不管營建物是否有毒,從上游森林到最下游海洋,整個生態系統都受到影響,若是有毒物則對山林中飲用溪流水的動物及植物都有影響,流入海洋也造成魚蝦貝的危害。

山貓森林常發現溪谷遭偷倒營建廢棄物的情事。(吳金樹提供)
山貓森林常發現溪谷遭偷倒營建廢棄物的情事。(吳金樹提供)

吳金樹說,台灣不是沒有垃圾處理系統,而且處理營建工程廢棄物都要付費,這些回收業者透過估價跟業主收廢棄物,卻不走合法處理廢棄物途徑,賺了處理費卻做無本生意破壞環境,讓社會付出更大成本,尤其偷倒的區域都是險峻難以處理的場域,比原本合法處理要花更多經費,這顯示政府稽查處理廢棄物流向仍有很大改進空間,現階段他們計畫在山貓森林自行架設監視器,盼嚇阻降低偷倒情事。

其次,山林動物面對狩獵捕捉的威脅,也始終沒有降低。山貓森林團隊環境踏查時發現大量捕抓食蛇龜的籠子、捕獸夾、獵捕套鎖,甚至拍到獵人帶著長長的獵槍進入森林的畫面,他們經常是順著小路,在清晨天還沒亮時就入山,直到黃昏天暗後才出山。根據當地民眾和山貓森林成員透露,因為很多一級保育類動物走私到中國大陸可以有不錯的利潤,例如一級保育類動物食蛇龜,每台斤走私最高可售8000元,是這些獵捕行為始終無法斷絕的原因。

在山貓森林常可見獵捕野生動物的器具。(吳金樹提供)
在山貓森林常可見獵捕野生動物的器具。(吳金樹提供)

山貓森林團隊為此在購地的北河園區架設圍籬,讓獵人不容易進來,降低風險。吳金樹認為,這也有助於保護山林動物不會往馬路跑造成生命威脅,形成一個安全屏障。

從石虎在河床棲地面臨的威脅,到溪流整治作法對珍貴動物棲地的破壞,再到人為偷倒廢棄物對環境破壞及山林非法獵捕始終難以斷絕,顯示政府對於維護生態必須看得更遠、更積極、更前瞻,不要墨守死板板的水泥建設或漠視普遍存在的亂象,才能為珍貴生態找出真正的活路。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