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鬧內訌1》國家隊內鬥 彰濱崙尾東太陽光電標案,公股代表出手要求聯合再生買回

聯合再生能源旗下子公司得標後轉賣股權,引發立委質疑與相關部會調查。圖為聯合再生能源董事長洪傳獻發表演講。(資料照,柯承惠攝)

綠能國家隊「聯合再生」最近傳出高層內鬥,其子公司「聯合再生能源工程」,去年5月向工業局標到彰濱工業區崙尾東89公頃土地,今年初透過股權交易,將開發權賣給了外資「和暄綠能」;原本業界習以為常的股權交易,卻被立委盯上,由於立委翁重鈞與陳素月認為,身為「國家隊」的聯合再生,在標到綠能標案後,轉賣給外商,違反政策使命且有國安疑慮,公股指派的獨立董事在交易案調查過程,直接下令將財務與業務部門人員的升遷與薪資凍結,引發公股代表與經營團隊不合傳聞。由於聯合再生是台灣主要太陽能模組供應商,讓下游廠商頗為擔憂。(系列2之1)

台灣的太陽能模組產業原本僅次於中國,居全球第二,但受到中國低價競爭影響,台系廠商發生大規模倒閉,民進黨政府上台後,為了確保綠能產業不受制於中國,2018年推動新日光、昇陽科、昱晶能源「三合一」,三家太陽能模組廠整併為「聯合再生」,並且由國發基金、經濟部耀華玻璃持股近12%。

靠「國產化」獎勵措施  聯合再生與元晶的太陽能模組壟斷綠電標案

在推動「綠能國家隊」的同時,經濟部針對中國製太陽能模組,祭出進口禁令,並且讓國產高效能產品,參加公有土地綠電標案,享有躉購費率6%加成優惠,種種「國產化」獎勵措施,讓台灣的太陽能模組產業轉危為安,聯合再生與元晶太陽能的太陽能模組,也間接壟斷了本國綠電標案。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據了解,行政院國發基金2018年催生聯合再生,將該公司扶植為國家隊之後,由於該公司肩負著太陽能模組國產化的政策使命,為了就近看管,該公司的經營高層也逐漸綠化;董事成員當中,除了「三合一」以前的原始股東之外,由國發基金、耀華玻璃所指派的法人代表與獨立董事,都與綠營頗具淵源,包括扁政府時代國營會主委林文淵、政務委員張景森胞弟張景新、綠營智庫新境界財經組召集人蔡明芳等人。

了解,聯合再生的高層內鬥傳聞,導火線是去年5月,該公司子公司標到彰濱崙海段51地號海埔地的綠電開發案,今年1月底轉賣「和暄綠能」,引發立委關切,經濟部方面請國發會透過董事會介入調查,原本綠能界十分常見的股權交易案,公股代表卻在調查過程展現強勢作為,搞到內部雞飛狗跳。

立委陳素月、翁重鈞。(蔡親傑、顏麟宇攝,新新聞影像合成)
針對聯合再生子公司的股權交易,民進黨立委陳素月(左)、國民黨立委翁重鈞(右)都提出質疑。(蔡親傑、顏麟宇攝,新新聞影像合成)

「聯合再生能源工程」低價得標後股權轉賣外資,藍綠立委都質疑

熟悉內情人士表示,彰濱工業區海埔地綠電標案,早期得標的本國廠商,包括元晶太陽能子公司厚固光電等,在取得公標案之後,都將股權賣給了日商丸紅,聯合再生的經營團隊認為,既然有前例可循,該公司子公司聯合再生能源工程,把股權轉賣給鄰近的和暄綠能,應該也不會產生爭議,沒想到,聯合再生「國家隊」身份,反而引來外界的批評。

今年3月16日,國民黨立委翁重鈞就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交易案,質詢國發會主委龔明鑫,「國發基金派駐聯合再生的法人代表,有沒有跟你報告?」翁重鈞強調,當初國發會推動聯合再生的「三合一」合併,目的就是要扶植本國太陽能模組產業,結果該公司去年標到彰濱崙尾東太陽光電開發案,今年初就把股權賣掉。

翁重鈞表示,最近政府綠能標案回饋率15-25%左右,聯合再生用3.3%得標,跟第二名差距將近20%,「它是有通天本領,用最低標標案,拿到標案以後沒有自己做,卻把股權轉賣給別人,沒有扶植到本國產業」,翁重鈞質問龔明鑫,聯合再生此舉「有沒有違背當初的產業政策?」

立委翁重鈞就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交易案質詢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紀錄。
立委翁重鈞就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交易案,質詢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紀錄。(取自立法院公報)

據了解,除了翁重鈞提出質疑之外,民進黨彰化縣區域立委陳素月,也曾就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交易案表達關切,陳素月函轉彰化縣當地人士連署陳情信,質疑聯合再生公司去年5月標到崙尾東海域開發權後,卻不到一年內把開發權賣給外資,希望相關單位針對外資透過股權交易,取得該海域綠電開發案,是否有國安疑慮進行調查。

立委陳素月發函質詢行政院、經濟部、國安局等單位。(陳素月國會辦公室提供)
立委陳素月發函轉彰化縣當地人士連署陳情信給行政院、經濟部、國安局等單位。(陳素月國會辦公室提供)

工業局、國發會透過獨董調查,部分作為引發公司內部非議

據了解,由於藍綠立委先後對聯合再生的崙尾東電廠交易案表達關切,經濟部工業局為了瞭解交易案始末,請求國發會透過聯合再生董事會,要求經營團隊就今年初股權交易案,提出專案報告,由於獨立董事蔡明芳同時擔任該公司審計跟薪酬委員會召集人,因此相關調查工作就落在蔡明芳手上。

不過,蔡明芳在介入調查過程,部分作為仍引發公司內部非議,據了解,蔡明芳雖然是審計與薪酬委員會召集人,但他在調查過程,卻主動發布內部信件,要求凍結財務跟業務部門相關人員之薪資與晉升。

聯合再生一位不願具名主管表示,蔡明芳身為該公司審計跟薪酬委員會召集人,對於公司所有經濟活動行為,有監督了解的義務,對於崙尾東電廠股權交易,由於交易金額在3億元以下交易,屬於董事會授權董事長決行之範疇,因此,獨立董事對於該筆交易,事先並不知情;由於立委質疑對經濟部工業局造成壓力,工業局才會請國發會以董事身份進行了解,交易案調查報告,送董事會討論以前,必須先經過審計委員會,再由蔡明芳以審計委員會召集人身份,向董事會報告。

該主管表示,獨立董事針對該筆交易案之調查,主要著重在當初崙尾東電廠投標案,當初得標後決定出售的決策過程,包括決策時間點,以及相關資產有無進行合理鑑價等等。

股權轉賣是否違反當初呈報工業局的招標文件,仍待調查

有趣的是,聯合再生1月底出售崙尾東電廠後,在今年3月1日發佈重大訊息,才針對該筆資產之會計處理進行更正,會計部門後來發現,彰濱海埔地「土地租賃契約」,未依據國際會計準則IFRS16,認列使用權資產及租賃負債,聯合再生會計部門主管表示,該筆會計科目更正交易,會計部門在更正交易以前,有先向獨立董事報告。

針對聯合再生崙尾東電廠交易,國發基金副執行秘書蘇來守表示,根據經營團隊內部報告,該筆交易並未損及公司權益,交易過程也符合該公司內稽內控辦法,但該公司將股權轉賣給其他公司,是否有違反當初呈報工業局的招標文件,則必須由該公司與工業局進行協商。

據了解,由於和暄綠能係由美國某私募基礎建設基金所投資之綠能公司,立委對於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出售給該華暄綠能,是否有違反太陽能模組「國產化」承諾頗為關切;況且,元晶太陽能當初拿到彰濱工業區綠電標案之後,也是分二階段將厚固光電股權,賣給日商丸紅,經過高層深入了解後,高層認為聯合再生應該要比照上緯國際出售離岸風場的交易模式,分階段出售股權,在經濟部工業局要求下,聯合再生必須將聯合再生能源工程部分股權購回。

20200303-彰濱工業區崙尾東區公告出租範圍圖。(取自工業區服務網)
聯合再生能源工程公司向工業局標到彰濱工業區崙尾東89公頃土地後,透過股權交易將開發權賣給外資,引發軒然大波。圖為彰濱工業區崙尾東區範圍,紅框與本文無關。(資料照,取自工業區服務網)

工業局副局長楊志清表示,聯合再生能源工程股權交易案是否有違反當初彰濱工業區海埔地綠電標案的承諾事項,工業局方面目前仍在檢視當中,是否要求聯合再生購回部分股權,還要進一步討論。

聯合再生:賣開發權為讓得標廠商整合成1家負責興建

聯合再生主管表示,崙尾東電廠的股權交易案,基本上就是聯合再生能源工程標到當地1塊海域建設權利,從工業局取得租賃租約,但由那1塊海域被切割成2塊,從開發建設角度,與其由2家得標廠商各自興建電纜管溝、升壓電站,還不如整合成1家廠商負責興建,因此,聯合再生才會把開發權賣給華暄綠能,後來因為立委翁重鈞關切,聯合再生取得租約後不久,移轉給第三人,工業局才會請國發會,透過董事會對該筆交易案,主動進行了解。

對於公司內鬥傳聞,該主管表示,聯合再生公司絕對沒有因為崙尾東電廠的股權交易案,導致公股代表與公司經營團隊發生齟齬,甚至出現經營團隊被架空的情事。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