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和候選人博麻吉、讓線人當樁腳 1989年警備總部末期把自己當選舉機器

1989年警備總部總司令為陳守山,他公開表示,「年底大選將是警總40年來最大的一次任務考驗。」(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戒嚴時期的怪異產物警總,全稱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在白色恐怖時期是個讓人聞之心驚的名字。政府宣稱警備總部是公共安全維護機關,但它卻隸屬於國防部,也就是說,這是個用軍人管理民間治安、違反民主國家軍人不得對國內民眾使用暴力原則的組織。警總和法務部調查局、國防部情報局、國防部憲兵司令部調查組、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中國國民黨大陸工作會、內政部警政署、國家安全局並列為戒嚴時期的8大情治系統。它執行政治偵防任務造成的傷害,至今仍在全台各地的人權園區保存著。

1989年年底舉行的選舉,是台灣解除戒嚴及黨禁後首次的大型地方選舉。當時的警備總部總司令陳守山公開表示:「年底大選將是警總40年來最大的一次任務考驗。」然而卻發生地方團管區司令介入選舉的情事,引起立委及地方人士的抨擊,甚至有人認為這是赤裸裸的「軍人干政」──警備總部始終是個軍隊組織。

《新新聞》在當時,特別派出3位記者,分頭深入地方採訪,對象包括執政和在野黨的政治人物,了解警總介入選舉的實況,並訪問憲法學者李鴻禧、胡佛,對於這個沒有隨著戒嚴令解除而消失的軍隊組織干政,學者提出了強烈的批判。(新新聞編輯部)

警備總司令陳守山7月1日公開表示,「年底大選將是警總40年來最大的一次任務考驗」,過沒幾天警備總部所屬台南縣、台中縣兩個團管區的司令又公開支持國民黨內候選人,而引起立委及地方人士的抨擊,由這些跡象顯示,警總這位「永遠的老大哥」,今年雖然已32歲了,但仍然是血氣方剛、頗不安份,對政治活動還是常有蠢動染指之心。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雖然是解嚴了,團管區的業務大為縮小,正式的法定的業務只是後備軍人的服務工作。但不少團管區的司令仍是戒嚴時期的心態和作風,頻頻介入地方的政治事務,甚至於公然插手國民黨黨內的初選工作,其中台南縣團管區司令趙海玉和台中縣團管區司令李傑光的作風,最近更引起非議、他們公開支持黨內初選的特定候選人,不但造成地方人士的反彈抨擊,甚至還變成了立法院的議事議題。

穿著軍裝到處拉票

趙海玉於6月26日在台南縣佳里鎮舉行的全縣後備軍人會議中,公開要求與會的人士支持李雅樵,此舉引起另一位候選人黃正雄的抨擊,認為趙海玉有軍人干政之嫌。

台南縣六甲鎮後備軍人中心主任陳慶鴻登記參選立委、趙海玉也陪著陳到處拜訪黨員,各地後備中心更全體動員為陳慶鴻助選,散發傳單,連後備軍人婦聯會也動員人馬四處為陳慶鴻拉票。有意爭取連任的台南縣籍立委李勝峰公開表示,他不會抗議趙海玉的作為。李勝峰指出,團管區司令也是黨員,但他究竟以黨員或是以團管區司令身分支持參選者,只有他自己心裡明白。李勝峰說,「司令介入初選是有可議之處,穿著軍裝到處跑是否恰當呢?」

李勝峰,國民黨,新黨,立委。(新新聞資料照)
李勝峰在1989年爭取立委連任。(新新聞資料照)

趙海玉在地方上的作風,據一位當地資深記者形容:「簡直不像個軍人」,他在地方上相當活躍。與政界、企業界人士往來密切、頻頻和新聞界接觸、溝通,對地方上的事務也介入頗深。例如新營客運勞資糾紛抗議事件發生時,團管區即曾出面協調。環保糾紛,他也曾出面疏通,什麼事他都想插一手,趙海玉顯然是撈過界了。

黃正雄指出,趙海玉在公務會議上公然推荐李雅樵、違反了軍人中立的原則。當天,在會場上有一位後備軍人幹部當場提出反駁,趙海玉解釋,他支持李雅樵是因李雅樵編列200萬元預算補助後備軍人業務。但黃正雄批評「這種說法更是假公濟私。」

軍人政客無獨有偶

台中縣團管區司令李傑光在黨內初選公開支持廖了以拒斥其他候選人,在台中縣政壇也引起一場風波。上月在團管區召開的一場座談會中,參選縣長黨內初選的外埔鄉鄉長吳桂森曾在會場中散發名片,被李傑光當場給轟了出去,這件事讓吳桂森的支持者大為不滿,外埔鄉代表會更醞釀提案請國防部派員調査李傑光公然介入選舉的行為,事後警總也曾為此而要求李傑光提出書面報告加以說明。

去年國民黨十三全代表選舉時,李傑光也曾大力支持廖了以,引起縣議會黨團副書記劉鐵忠的不滿,劉鐵忠並且在議會中對縣府撥款補助後備軍人的急難救助金予以杯葛擱置。

國民黨中評會主席團主席陳庚金要現職軍公教「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政府」。(資料照,張文馨攝)
陳庚金1989年時擔任台中縣長,與台中縣團管區司令李傑光相處不佳。(資料照,張文馨攝)

台中縣長陳庚金也和李傑光相處不佳,陳守山並曾經為此親自出面調解,並且要求李傑光要嚴守「中立」,不再插手地方政事。去年國民黨和民進黨曾有一場護法和護憲之爭,兩黨各自舉行群眾大會,當時李傑光也參加了護法活動,台中縣發生勞資糾紛事件時,團管區也曾參與介入,李傑光似乎忘了他自己的軍人身分,一位地方人士因而用「軍人政客」形容他。

司令動員群眾非議

台中縣另一位地方首長也批評李傑光,這位不願具名的首長說,在黨內初選階段,應該由黨員自行選擇所欣賞的候選人。行政、黨務、軍方機關都不能因為喜歡張三或李四,就動員所屬黨員予以支持。

然而,「李傑光卻介入地方派系,有點軍人干政的感覺」,這位首長不以為然地說。

他指出,由於李傑光和台中縣的豐原市長廖了以是結拜兄弟,平常吃喝玩樂都在一起。這次,台中縣紅派推出廖了以競選縣長。李傑光無論在公、私場合,都在替廖了以宣傳。

這位首長並指出,其實在去年國民黨十三大的黨代表選舉時,連黨部都不敢表示要支持誰,而是由大家自由競爭。但李傑光卻動員後備軍人為紅派助選。因此,才引起了大家的反感。當時,李傑光派出了團管區的輔導官,到各鄉鎮後備軍人輔導中心坐鎮,並展開輔選。

但國民黨台中縣黨部主委方政治卻否認該縣團管區有介入選舉情事。他表示,台中縣黨部迄今未曾有任何有關初選的會報,對於初選時黨工的應注意事項都是分別通知各民眾服務站,團管區不在被通知之列,也沒有參加會報之事。至於初選之後團管區會認否參與輔選工作,方政治說他尚未慮及,「那些穿軍服的,自有其系統,和我們並不相干,而若有團管區司令幫人運動,那也應該是基於個人的私誼吧?」

而國民黨高雄縣黨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黨工也表示,在初選過後,地方黨部才會召開包含情治單位首長在內的各種黨部聯席會報,俾能掌握票源,運用選票。他說,地方情治單位首長在目前這個時候,只以從政黨員的身分參與選戰,對於各自所屬的部下,因為「分子太雜」,「不能命令,影饗力也不大」,所以不致於運用各自轄下的機器,為國民黨做調査、配票、文宣的輔選工作。這位黨工還說了幾句饒有深意的話「高雄縣這個地方很敏感、很特殊,縣長又是民進黨的余陳月瑛,我們不能做得太明顯,否則會落人口實,而且圑管區司令在選局中的地位也已今非昔比了。」

余陳月瑛、高雄縣長、余家班、高雄黑派、民進黨。(新新聞資料照)
1989年時,高雄縣長由民進黨的余陳月瑛擔任。(新新聞資料照)

澎湖縣長歐堅壯表示,澎湖縣圑管區的動員力量相當大。不過,他們的動員很有技巧,像各鄉鎮的後備軍人輔導中心主任、秘書,及各村、里的後備軍人輔導幹部,都是一般平民的身分,而不是軍人。而且另有其它的職業。擔任輔導幹部均是不支薪的義務職。因此,也很難說有軍人干政之嫌。

不過,歐堅壯也表示,團管區平常就經常有聯繋後備軍人。1985年選舉時,他能當選縣長,和後備軍人的支持也有關,「他們是很大的力量」,歐堅壯如此評估。

歐堅壯認為,一般說來,後備軍人輔導幹部大多是年輕人,而且是地方的中堅分子,生活上也不錯,社會經濟地位都不低,因此在地方上頗能有影響力。而且,組織上每個村里都有五、六名後備軍人輔導幹部,因而影響力確實不可忽視。

選票重地兵家必爭

事實上,1985年縣長選舉之前,澎湖縣黨部就有意讓歐堅壯到警總的青溪山莊受訓。而這項訓練是成為後備軍人輔導幹部所必經的。因為,歐堅壯已投入選戰,因此這項計畫才作罷。由此可見,圑管區這個系統的確是候選人所必爭的軍事重地。

歐堅壯也說,即使目前是黨內初選,許多候選人也已經向團管區司令、政戰處處長等進行拉票攻勢。他們往往是利用自己後備幹部的身分,請他們吃飯,或拜訪他們。歐堅壯認為,到目前為止,軍方在初選中,還能保持中立的立場。

南投縣長吳敦義,對團管區的動員運作,則做了較詳細的說明。

吳敦義指出,各街鎮的後備軍人輔導中心均有一、二百位輔導員,其上則有組長、秘書、主任。毎期輔導中心都推荐一、二個有地方聲望的人到青溪山莊受訓,以往受訓期間都是11天。結訓後,就成為輔導幹部。而輔導中心主任人選,則是由團管區推荐,由軍管區核定。

一般說來,擔任輔導中心主任的,以鄉長為大多數。也有些鄉鎮則是由縣、市議員、省糧食局的地方糧食管理處課長、農會總幹事、鄉鎮民代表等擔任。

因此,有意競選公職的候選人,要去拉後備軍人的票,或去團管區拜託、聯繋,總要有個輔導幹部的身分,才顯得「有淵源」,才能夠「顯得順水推舟,接觸得很自然」。

關照程度不要過火

而在管區這一方面,吳敦義表示,他們平常就和後備軍人有組織、有聯誼活動等。因此選舉時,「關照一下」是有的。

由於後備軍人的黨員,部分黨籍屬於黃復興黨部,算是省級黨部,因此組織上不受地方黨部的支配。通常地方黨部要進行輔選動員協調時,必須透過後備軍人輔導幹部來幫忙、協調、轉達。卻不能直接找團管區司令。

假如,黃復興黨部已決定了自己的支持人選。而且和地方黨部的支持人選不同時,一般都是呈報到上級黨部──即中央黨部組織工作會來仲裁、並整合輔選力量。

吳敦義認為,一般說來,軍、師或團管區都會很謹慎,不會介入選舉,造成外界批評「軍人干政」的困擾。「他們最多只是表示支持誰比較好,但像台南縣這種陪同候選人的事,實在是熱心過度了。」

吳敦義。(新新聞資料照)
吳敦義當年受訪表示,(團管區)最多只是表示支持誰比較好,但像台南縣這種陪同候選人的事,實在是熱心過度了。(新新聞資料照)

苗栗縣長謝金汀表示,團管區主要任務是作為地方警備,協助地方治安,以及後備軍人管理。他認為,這些是正面的作用。

不過,苗栗也曾發生過團管區司令介入地方派系的事。謝金汀不願談得很詳細,他只是說:「1986年選舉時,當時的團管區司令就支持一個特定的候選人。當然,他並沒有公然地做,而是或多或少地去拜託一些朋友支持」。

線民搖身變成樁脚

謝金汀認為,這種作風,主要是視團管區司令個人的觀念而定。

問題是,團管區司令手頭上的資源如此豐富,同時上級黨部也會交付支持的人選,對於候選人來說,又是必爭的重點。在自我的權力欲、上級的命令和外界的誘惑之下,同樣是凡夫俗子的團管區司令,又怎能守身如玉,不惹塵埃呢?在這種「擋不住的感覺」之下,軍人干政的事就出現了。

據了解,在選舉之前和選舉期間,國民黨縣市黨部召開的選情會報,通常會邀請執政黨籍縣市長、警總調査組長、調査站長、團管區司令參加,由情治系統提供的「情報」,以做為選情分析。

團管區對後備軍人的輔導有組訓、宣傳、社調、服務四大任務:所謂社調就是蒐集情報,這些各村里的輔導小組的成員無異是團管區的「線民」,這些線民可以瞭解各村里最基層的選情,層層呈報上去。而為了應付年底大選,目前各團管人手也比平常增加了許多,有的其至膨脹了數倍之多。最近,一些有意參選的人更是頻頻宴請團管區各級主要幹部,就是為了希望得了這個系統的支持。

到了選舉期間,「線民」便搖身一變成為「樁脚」,全國各村里皆有輔導小組,這如同天羅地網一般,成為全國最大的助選圑。一位瞭解團管運作的人士指出,以團管區後備軍人的力量不能說他們能左右選情,但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團管區在選舉期間也經常指揮治安單位介入選舉,有多次競選經驗,並曾做過屏東縣長的民進黨立法法委員邱連輝就指出,警察機關在選舉期間都會「拜訪」列管有案的流氓,要求他們配合採取一些措施,例如製造謠言、耳語,以打擊黨外的候選人,警方並以此做為考核流氓的依據。

特殊拜訪特別意義

邱連輝指出,在屏東縣曾經發生軍人投票前,即由部隊發給一張已蓋好章記的選票,到投票所投票再領回一張空白票回去交差。而軍人投票的中間過程連繋工作就由團管區協調。

邱連輝指出,1986年選舉時,屏東還發生有人以500元至1000元代價收集投票人的身分證,由他人代為投票,投票日再將這些人以遊覽車載往他處參加「自强活動」,這項「任務」也都是後備軍人的「忠貞」幹部出任。

邱連輝,屏東縣長、立法委員、立委、台灣省議員、屏東縣議員。(新新聞資料照)
當年曾做過屏東縣長的民進黨立委邱連輝指控,1986年屏東縣選舉就有後備軍人介入。(新新聞資料照)

同時在競選期間,團管區司令天天主持選情會報,早上有晨報,晚上有晚間會報,研判分析最新的選情。

但當本刊向警總公關室查證解嚴後團管區的任務有何改變時,一位負責新聞發布的毛姓副處長表示,「警總在解嚴之後,對於選舉並沒有第一線的任務,所有『非法言論』、『非法集會遊行』的調査、取締工作都已交由警方或其他情治單位負責」,競選期間「警總只會在暴亂發生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出面制止」;這位副處長並表示,警總在競選期間並沒有任何的特別任務或臨時編制。

眾司令們齊口否認

南投縣團管區司令蔣國彬也指出,「有關年底的選舉,上級並沒有任何指示,而選舉的安全工作是由警察機關負責,並非團管區管轄,我們從不介入選舉。」他强調團管區平常的工作是做好後備軍人的各項服務。台中縣團管區司令李傑光也表示,「今年的大選,上面並沒有特別的指示,治安的工作我們從不干預,解嚴以後,團管區的角色功能,責任已較戒嚴時期少多了,選舉我們也不管」。

警總干政並且介入選舉,憲法學者李鴻禧指出,「這實在太過份了」,他表示,警總以維護治安為藉口,干涉選舉的事務,這是國家不祥的現象,而且藉口治安對在野黨的選舉活動干擾、威脅,也將影響到選舉的公平性和正確性。李鴻禧說,「這表示警總的心態仍然不能適應現代社會,仍然不知自己是國家機關」。

台大教授胡佛也指出,警總把選舉治安視為要務,這表示他們仍存有訓政時期黨國不分的觀念,以為黨就是國。

胡佛,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大教授、憲法學者。(新新聞資料照)
已故知名政治學者胡佛當時批判警備總部介入選舉,是黨國不分的表現。(新新聞資料照)

胡佛指出,「團管區主管兵役事務,有那一條法律規定,團管區可以幫助國民黨助選?警總介入選舉所引起選舉的糾紛,在野政黨的抗議,以及帶給反對黨攻訐執政黨的口實,對軍方、政府和執政黨都是得不償失。」

解嚴之後,警總這個「戒嚴產物」不但未收斂,甚至戒嚴心態不改地涉足地方政治事務,而且公然介入選舉,陳守山已放出空氣,年底的選舉將是它蠢動時機,這是危險的警訊,民眾不能再加以坐視,而且即將退休的陳守山如果想替自己在歷史上留下名聲,他最佳的選擇是:要求警總各級人員在選舉中確實嚴守中立,不要假藉治安之名而行干預選舉之實,做到了這一點,警總才能通過40年最大的一次考驗。

(本文原刊登於1989年7月10日出版的122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