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今昔對照,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民進黨、新黨兩大在野黨反應

許信良在1995年飛彈危機爆發時,正致力於民進黨總統初選。(資料照,陳明仁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中國軍機密集擾台,國內政黨各有意見,罵兩句北京政權是必須,不過罵完有沒有「不過」,以及這個「不過」之後的內容,恐怕才代表了該黨的立場。

1995年中國在台海執行飛彈試射演習,武力恫嚇之心昭然若揭,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李登輝政府,馬上密集召開國安會議因應。然而當時還相當弱勢的在野兩黨──民進黨和新黨,在缺乏相關情資更沒有直接應對權力的情況下,也盡力地做出反應,起碼黨對這件危害國安事件的態度立場,必須讓更多選民和社會大眾知曉,畢竟台灣史上第一次總統直選的腳步已經相當近了。

主張台海兩岸是兩個不同國家的民進黨,在沒有實際執政權,對中國犯台企圖的反應又已經是說了又說再說,怎麼也不會有太多的驚人之處,只好從行動著手,民進黨想到的是彭佳嶼外海「宣示主權」,只是當時的媒體反應不佳,背後原因當時《新新聞》做了忠實的記錄。

至於近幾年中國參與閱兵大典、還有黨員涉入共諜案疑雲的新黨,當年黨核心可是堅持扮演「忠誠反對黨」角色,起碼黨核心辦遊行抗議中共,還盡量約束黨員和遊行參與者,在當下不要有「反李」──反對李登輝的動作,以免被人覺得是「與『匪』唱和」。

對比如今已經徹底民主化後的台灣,各大反對黨在面臨境外武裝勢力威嚇情況下的各種反應,倒是值得大家玩味。(新新聞編輯部)

如果這次中共飛彈演習算是一場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兩大黨合力搬演、又互相較勁的年度大戲,那麼在台灣的民進黨和新黨也沒有缺席,各演了一場戲中戲。

嚴正聲明恍如民初

在野黨沒有執政掌握資源和情報的優勢,只有在碰到議題時儘量發揮創意,以表現來爭取民眾的認同,這原本也是正常的事。不過,這次新黨選擇了群眾大遊行,民進黨是黨主席施明德的獨腳戲,得到的卻是極為不同的反應。

其實對民進黨而言,這次中共飛彈演習,要拿來做表達意見的議題,是極其熟悉的,因為飛彈打到台灣頭上來,正是牽涉到「維護主權」、「愛台灣」、「保衛台灣」等民進黨傳統標榜的基本立場,他們所要考慮的,只是用什麼方式來向外界再次強調他們的決心而已。

因此,傳統立場用傳統作法當然是有的,民進黨中常會在7月19日就發表了聲明,聲明中指出,彭佳嶼的演習應被視為中國企圖逼迫台灣放棄重返國際社會的計畫,民進黨嚴重抗議中國這種炫耀武力擴張式的霸權主義行為。聲明中也強調,民進黨將毫不畏懼地領導人民面對中國政府任何以武力侵犯台灣,遂行其帝國主義野心的企圖。聲明嚴正的程度,尤其是「遂行其帝國主義野心」的這段用詞,彷彿回到了民初時代。

不過,在演習前「百家爭鳴」的狀況下,民進黨的這篇聲明也只是表明自家態度的用意而已,在實際的動作上,民進黨這一次並沒有用過去「想當然耳」會採行的遊行抗議,7月21日,中共飛彈演習的第一天,施明德便帶著自己的積蓄,跑去號子買股票,在股市大趺的情況下,用他實際的行動來證明對台灣有信心,這是他獨腳戲的第一幕。

主席流血媒體奚落

飛彈連打了幾天之後,7月25日,施明德一大早就從澳底漁港出海,直赴彭佳嶼海域,十二點半左右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之一的許信良所搭的船隊,還在海上會師,施明德在彭佳嶼海域這場「黨主席海上保衛台灣主權」的秀,由無線衛星電視台(TVBS)獨家轉播。

施明德雖然還在船上因為溼滑而摔了一跤,流了血,不過,最不會同情他的大槪也就是許多的媒體記者。因為,在施明德出發的前一天下午,由於大多數媒體記者都知道許信良在隔天要搭船去彭佳嶼海域,而正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忙著聯絡時,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陳文茜就提到了施明德也要租船去彭佳嶼的事。當記者要確定施明德的行程時,陳文茜主動地去向黨主席辦公室方面詢問,問回來的答案,是租船還在聯絡中,日期可能是在27或28日,由於是出自文宣部主任的口中,有的媒體在隔天也照著這樣的訊息發,不過,隔天卻被施明德給「放鴿子」了。

施明德擔任民進黨主席時已經表明不會宣布台灣獨立。(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在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時,搭船出海捍衛主權,卻遭「血光之災」。(資料照,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後來的解釋是為了要對行蹤保密,不過據瞭解,民進黨中央的主管本來就曾討論過要由黨主席出面和兩位總統候選人一起出海「宣示主權」的事,換言之這並非是個不能公開的活動,只是這個造勢活動的想法被許信良方面搶先,彭明敏方面也不願配合許信良來造勢,黨中央的構想無法成形。施明德自己「下海」流血演出「抵擋飛彈秀」,做完了卻被多方人士奚落。

出海不成轉而遊行

新黨在因應中共飛彈演習一事上,選擇了群眾大遊行,這種過去民進黨最常用的方式,其實,搭船到彭佳嶼去也是新黨原來預定的一個計畫,而且,還不只是繞一圈而已。包括新黨召集人王建煊、祕書長趙少康及郁慕明、陳癸淼兩位立委,在中共飛彈演習的前一天,原本聚在一起談新黨新電台的事情,但是後來聊到中共演習,他們覺得國民黨和民進黨好像在這個事情上都沒什麼吭聲,但是飛彈都打到門口來了,總該有所表示。他們認為這個事情算很重大了,於是就決定了以遊行的方式,當時就交辦了下去,包括聯絡場地、遊行路線,台北巿議員費鴻泰則負責聯絡市議員的部分。

20190418-「台灣的定海神針」國際論壇,前監察院長王建煊。(甘岱民攝)
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發生時,時任新黨召集人的王建煊正為其他事在黨部開會,臨時決定舉辦遊行向中共抗議。(資料照,甘岱民攝)

整個抗議的主軸,新黨核心決定重心放在抗議中共,而不要批李登輝,以免糢糊焦點。因為他們認為,自李登輝自美國回來之後,中共對台灣的態度,從透過國際間力量來打壓,到軍事演習,都非常特別,他們寧可將敵人料得嚴重一點,以鼓勵民眾站出來。郁慕明也立即聯絡在美國的6個新黨之友會,於23日和台北這邊,同步舉行大遊行。

而在開記者會宣布這項遊行消息之後,新黨立委之間又在商量,是不是該去彭佳嶼,陳癸淼更提到要去,就去到那裡過幾夜,一直到演習結束再回來的想法。後來周荃就去聯絡海軍總部,也和總司令顧崇廉聯絡過,海釣船來回要8小時、3萬5也問好了,因為演習是到28日,和新黨預計要決定立委提名時間衝突,甚至也決定要延緩提名時間。不過,到了第二天,海軍總部向新黨方面聯絡表示,安排上極為不便,過夜更沒有地方,去彭佳嶼的計畫才取銷。

23日的新黨大遊行,在台北冒雨進行,其實也是新黨在年中進行一次群眾動員能力的測試,走的路線雖和去年市長選舉時的數萬人大遊行一樣,但是,人數並沒有那次那麼多,不過,近萬人的群眾遊行,也相當可觀。

倒是在遊行之後,新黨一直被外界質問,他們在這個時候批李登輝,豈不是和中共同一口徑,成為「中共同路人」?包括王建煊在內的新黨立委都針對這個指控出來反駁,因為他們認為,這個遊行從一開始,他們就將主調設定在反中共上面。然而,部分遊行群眾當中冒出的反李口號,以及新黨過去形塑給外界的反李形象,還是得讓他們自己在這次這個議題上,多花口舌去向外界說明「反共」、「反台獨」、和「反李登輝」之間到底存在了哪些又正又反的關係。

兩大在野黨在這次的中共飛彈演習中,都演出了不同的戲碼,雖然在兩岸情勢緊張的時刻,這些活動未必真能影響台灣高層的決策,更遑論對中共要不要射飛彈來有什麼作用。不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行,這多少也算是中共這次飛彈演習,所給予台灣的「附加價値」。

(本文刊登於1995年7月30日出版的438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