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抓耙子」風暴與轉型正義

施明德指稱,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向他坦承自己是調查局派來監控黨外的,引發民進黨內震撼。(新新聞資料照片)

是的,我在大學時代,曾被迫協助情治單位政治偵搜工作,那是三十多年前戒嚴時期的一段塵封往事。

民進黨立法委員黃國書在臉書上坦承當年曾在情治人員脅嚇下擔任線民,提供與他交往的政治犯和學運人士的情資給情治單位。

黃國書事件掀起政壇不小風暴,不料後續還引發更大的震撼──曾擔任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特助的立委林忠正,爆出民進黨「某一任主席」是調查局派來卧底的。施明德也證實這個主席就是創黨主席江鵬堅,而且稱江鵬堅自承是調查局訓練班出身,屬於正式編制內成員,黨外時代被交付監控施明德哥哥施明正。施明德還說,美麗島事件這麼大的審判,蔣經國也不會只相信情治單位的人,一定在律師團裡交叉佈建調查局或警總、國安局或情報局等。

最後一句話應該會讓不少美麗島辯護律師膽戰心驚。民進黨內「線民」風波方興未艾,甚至可能成為黨內鬥爭的工具。黃國書原屬民進黨內新潮流系,而江鵬堅當年也是在新潮流系支持下成為黨主席。目前政壇也流傳著,有人要爆料某某人當年的「抓耙子」。線民事件當然會衝擊當下的政治,畢竟其中有些人還是檯面上活躍的菁英。不過,這個事件應該更令人深思的是:「轉型正義」這個字眼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江鵬堅因比較法學會而踏入黨外

美麗島辯護律師(圖片來源:李勝雄律師)
美麗島辯護律師江鵬堅(後排中)、張俊雄(前排左1)、謝長廷(前排左3)都出身中國比較法學會(圖片來源:李勝雄律師)

江鵬堅當年會參與黨外運動,主要淵源是他參加了中國比較法學會。當時學會核心成領導人是姚嘉文、林義雄與張政雄等人,比較法學會也辦了平民法律服務中心。許多期許法律可以實現社會正義的年輕律師們都投入學會,其中許多人也成為美麗島辯論律師,除了江鵬堅,還包括謝長廷、張俊雄、尤清等等。

做為江鵬堅多年戰友,駐日代表謝長廷在臉書上幫江鵬堅辯護,他指稱冮鵬堅是調查局幹員被派在黨外長期臥底的說法不是事實,「他從沒有去調查局工作。他已經過世,還活著的朋友有義務替他澄清。」的確,江鵬堅已過世逾20年,現在只有施明德這一方面提出的說法,真相還待更多面象的探究釐清。

還原歷史真相並不容易。美麗島事件距今40多年,但面目卻已經模糊。人們的記憶其實很不牢靠,甚至曾經在公眾面前發生的事件,隨著時間大河的沖刷,不同的人對事件的記憶卻會有相當大的差異。納粹時代的轉型正義面臨著同樣的難題。例如已過世的著名女高音舒瓦茲柯芙(Elisabeth F. Schwarzkopf),在1980年代被學者考證挖出她是納粹黨員,但她一開始堅決否認。即使她當年曾在納粹活動上公開演唱,也曾去勞軍表演,甚至在戈培爾的宣傳部工作,這些事件都應該可找到許多見證人,但戰後舒瓦茲柯芙卻很容易地漂白,表演生涯順遂,甚至還獲英國女王頒贈爵士。

「安苑專案」養了五千個告密者

林國明,台大社會系教授出席2017參與式預算國際研討會。(陳明仁攝)
台大社會系教授林國明受促轉會邀請去查看當年在校園被調查局監控的相關檔案。(陳明仁攝)

台灣的促轉會努力想重建歷史真相。2000年野百合學運30周年時,調查局移轉3萬多件當年的校園監控檔案到促轉會。根據調查局的資料,當年調查局執行一項「安苑專案」監控校園,在全國佈建了5041個告密者,每個月提供約5000元酬勞給線民。一個有5千多人參與監控活動,至今真相還不全然清晰。更何況,當年黨國監控系統是多線交叉進行,除了調查局,還有警備總部、警察系統、國民黨的黨組系組,除了警政署檔案已交出,而國民黨則無未公布資料,已裁撤的警總不少資料應該已被銷毀。所以整個監控網絡人數一定遠超過「安苑專案」,這麼龐大的網絡,卻沒有太多人挺身作證,讓真相依然模糊。

當時促轉會安排幾位當年學運積極分子去調閱和自己相關的檔案,當事人才逐漸拼湊出是誰在監控自己。

當年台大學運的積極分子、如今在台大社會系擔任教授的林國明也受邀去查看檔案。他事後接受訪問時說,一位大學同學當年曾向人坦承被調查局吸收當線民,當他看到檔案中記載著只有少數人參與的活動,心中難免會猜:「嗯,這個可能就是他記錄的。」林國明說,30年後曾再次遇到這位同學,他給了對方一個擁抱,向他說當年的事不會影響友情。林國明說;「我雖然心裡不舒坦,但可以理解你當年為什麼做這個事,我沒有怨恨你,也沒有要報復你。」,而轉型正義是為還原真相,避免落入簡化的加害vs.被害的二分化思考。

著名文化評論者羅斯坦(Edward B. Rothstein)說,像舒瓦茲柯芙,還有指揮家卡拉揚(Herbert Van Karajan)、貝姆(Karl Bohm)和鋼琴家季雪金(Walter Gieseking)等,他們是真誠的納粹信仰者,而「為藝術而生」卻成了他們最好的座右銘。上述這些音樂家在藝術上的非凡表現都曾感動千萬靈魂,但他們對納粹的支持也曾讓千萬生靈塗炭。這也說明了,轉型正義、還原真相不是簡單二分法可多決。

面對醜陋發現善良建立自信

20181116-駐日代表謝長廷專訪。(顏麟宇攝)
謝長廷指出,台灣戒嚴時代,人性普通扭曲,有很多醜陋一面,台灣文化要從醜陋中發現台灣人性高貴善良的一面。(顏麟宇攝)

謝長廷在談江鵬堅事件時,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

台灣戒嚴時代,人性普通扭曲,有很多醜陋一面,不論哪一黨的人,包括一些道德魔人自己,但是只要沒有害人,都是「醜而不惡」而已,如還能在緊要關頭救人或救台灣,那就是醜陋的高貴面,台灣文化要從醜陋中發現台灣人性高貴善良的一面,才能建立自信和驕傲。

這應該是我們面對轉型正義的正確態度,而要讓歷史上的善與惡、美與醜真實呈現,才能坦然面對過去而積極自信的向前進。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