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失策2》八里3大蛋形消化槽一再空轉 為何雙北廚餘能源化如天方夜譚?

環保署2012年即欲利用閒置多年的八里污水廠蛋形消化槽,以厭氧消化來處理廚餘,並轉化為發電沼氣,然而至今計畫仍擱置。(營建署下水道工程處提供)

噢,那真是好大的蛋,你看過嗎?」八里污水處理廠6座蛋型厭氧消化槽中,有3座處於多年閒置狀態,在環保團體與政府眼裡,若轉作廚餘處理,將可一舉吃下雙北聯手產生的每日600噸貢獻量,解決廢棄物處理的燙手難題,更可進行沼氣發電、增加減碳成效。然而,台灣為何一直做不到?

八里污水廠3座蛋形槽活化,從前環保署長沈世宏任內有意推動、魏國彥任內告吹後,遲無動靜;台北市評估後亦放棄了廚餘生質能源廠計畫;在營建署六期下水道改善工程中,首座污水與處理共消化設備,仍不是選在八里廠落腳,反是由高雄鳳山廠率先上陣。比起技術,政治角力更是八里廠蛋型槽上線處理廚餘的關卡。

面對全台各縣市焚化爐陸續進入整改大限,處理量能逐漸下降,且高水份廚餘進入焚化爐影響焚化效率甚至產生戴奧辛等空污疑慮;再加上隨時可能因豬瘟疫情停止廚餘養豬,如何有效處理廚餘已是近年廢棄物處理的頭號課題。另外更有綠能發電、減碳目標、循環經濟等附加價值,將廚餘運用於沼氣發電,以拉高目前在綠能家族中占比不到1%的生質能源,近年呼聲不斷。

(延伸閱讀:綠能失策1》15億經費環保署想花「沒縣市想拿」 我生質能源占比竟低於1%

20211026-SMG0034-N01-賴品瑀_a_今年8月再生能源供給
 

不願滿手「鄰避設施」 八里人憂廚餘異味激烈反彈

環保署早在2012年即提出試辦計畫,要利用八里污水廠閒置的蛋形消化槽,以和污水污泥共同進行厭氧消化,來處理廚餘並轉化為發電沼氣。但當時因為國人的料理習慣使然,生活廚餘油脂含量過高的特性,恐堵塞管線的疑慮,該計畫在2014年即悄悄擱置。

在2014年的「雙北論壇」,台北市曾再度提出規劃,然而早已承受垃圾場、掩埋場、污水廠,甚至還有公墓與台北港的八里居民卻感到憤怒,對他們而言,鄰避設施已經有這麼多,相對剝奪感強烈,他們擔憂雙北的大量廚餘運送過程將帶來惡臭,反對力道強勁。

禁廚餘餵豬政策未定 北市擱置生質能源廠興建計畫

面對八里民意反彈,台北市曾另拋出在北市範圍內自建消化槽的計畫,並運用環保署「多元垃圾處理方案」中興建生質能源廠的研究經費,進行前期評估,「造價8億、日處理200噸」為北市評估財務可行的條件。

但問題來了,北市環保局廢管科科長李旻壕解釋,目前北市清潔隊向民眾收受的生活廚餘約為170噸,即便全送交生質能源廠,代操作業者仍要設法自行向食品、餐飲業者收受80噸的廚餘或剩食。但即便是因非洲豬瘟禁用廚餘養豬的時段,要收到那麼多也有相當難度,因此外埔料源是大問題;北市認為要找到有意願參與的業者相當困難。

李旻壕坦言,北市已經擱置了設置生質能源廠的計畫。原本環保署的計畫是要在全台設立3廠,如今僅有外埔廠進入商轉,每日處理100噸廚餘,發電1萬度,每日收入躉購電價5萬多元,而承諾將這筆錢部分回饋給當地居民,更是台中市政府順利將原本被抗議到停止運作的堆肥場,成功轉型生質能源廠的原因之一;桃園廠也已喊出今年底上路,反而廚餘貢獻量最巨大的雙北目前並無計畫。

20211026-SMG0034-N01-賴品瑀_b_全台生質能園區/中心運作進度
 

李旻壕表示,在2017年非洲豬瘟疫情來襲,環保署提供經費供各縣市申請處理廚餘的設備,當時北市選擇以8、9000萬元購置前處理設備,將廚餘脫水來做初步減量與除臭。如此一來,每日總量180噸的生活廚餘中,170噸的生廚餘在脫水後只剩下60噸,已是做堆肥處理可以應付的,但也無法走向發電一途。

沼液沼渣去化成難題 牽動縣市廚餘能源化意願

廚餘進入生質能源廠發電之後產生的沼液沼渣如何處理,一直是讓各地方政府最為擔憂的魔王難題。以外埔廠為例,100噸的生廚餘進場,95噸的沼液沼渣產出,雖然已經無臭味,但仍需要設法去化。

在農牧縣市,豬牛糞尿沼氣發電後的沼液沼渣轉作農地肥分,是環保署與農委會仍在設法推廣與媒合的階段。雖說此有機肥料比起化學肥料更友善環境,環保署水保處亦持續檢驗銅鋅等重金屬是否超標,以確保食安,然目前還在「拜託試看看」都不見得有農人首肯的狀況,更遑論作為肥料賣錢,也因此少了一筆商業誘因。

目前外埔廠是將發電後的沼液沼渣轉為堆肥,運用既有的文山、霧峰2堆肥場製作液肥,再送交農田使用。台中市環保局長陳宏益表示,這是一條龍處理,目前去化順利,但也的確有不短的運送距離;他建議未來有意跟進的縣市,可以考慮將生質能源廠與堆肥場設置在相近處。

20211026-台中外埔廚餘生質能源廠廚餘處理設備。(台中市環保局提供)
台中外埔廚餘生質能源廠廚餘處理設備。(台中市環保局提供)

而桃園則選擇把廚餘生質能源廠設置在焚化爐周邊,並由同一組代操作業者處理,廚餘沼氣發電後的沼液沼渣即進入焚化爐作為燃料,他們未來要面對的則是焚化爐底渣要如何順利轉為工程用料的去化課題。

環保署多元垃圾處理計畫即將在明(2022)年結束,是否還要續推廚餘生質能源廠?總隊簡任技正蔡蓬培表示,還要檢視第一期的成果而定,單獨處理廚餘的生質能源廠面臨沼液沼渣去化困難,造成成本墊高,而新北市與高屏地區的畜牧場合作,進行廚餘與豬糞尿「共消化」的試驗計畫,在量體大而有效率、農業區較易找到澆灌農田等也是一個經驗。

污水處理廠廚餘發電 「去油」課題成關鍵

而行政院推出污水下水道第六期建設計畫中,規劃在污水處理廠將廚餘與污水進行共消化。「其實這個計畫主要是為了沼氣發電,不是要幫忙處理廚餘。」營建署下水道工程處課長郭學文表示,目前全台的污水廠的沼氣,主要利用做廠區內營運所需的能源,且絕大多數是作為熱源去維持消化槽溫度,以進行厭氧發酵,目前並無對外供應電力。富含大量有機質的廚餘可以增加污水廠的發電量是發動這個計畫的原因,而污水廠多設置於人口眾多的地區,確實對廚餘處理量能有很大的貢獻,但組成多元且高油高鹽的廚餘要如何處理,的確是巨大考驗。

營建署盤點,目前全台共有10座污水處理廠設有厭氧消化槽,其中有使用外處封存、暫存或待修者共有5座,包括迪化、淡水、八里、福田與鳳山,有機會增設廚餘共消化的設施。由於接管率不足與人口成長不如預期,這些閒置消化槽未來作為污水處理的機會已經不大。

20211026-SMG0034-N01-賴品瑀_c_全台公共污水處理廠既有厭氧消化槽分布狀況
 

營建署已選擇高雄鳳山廠作為試辦廠,目標2024年前完成,計劃每日收受100噸廚餘,對於總量有80噸生活廚餘、140噸事業廚餘的高雄而言,將是廢棄物處理的不小助力。鳳山廠將會使用目前因損壞而處於暫存狀態的1座厭氧消化槽,先嘗試單獨處理廚餘,待技術純熟後再議是否進行共消化。

郭學文解釋,原本設計處理污水污泥的消化槽改要處理廚餘,由於黏稠度有別,將需要重新設定相關設備。如何養菌也會是一大考驗,台灣的生活廚餘不僅多元且高油高鹽的特性,欲順利養出穩定的消化菌成為挑戰;尤其是油份,若是油塊把消化菌包圍起來,就會造成死亡。

台中市環保局在面對何時進行外埔生質能源廠二期興建問題,同樣有收受有機物更高更有能量的熟廚餘時,必須設法去油的問題。也因為對油份的疑慮,即便要運用污水廠處理廚餘,但營建署或是北市環保局都不看好直接走污水下水道,恐反造成下水道或私人建築管線遭油塊阻塞,尤其目前接管率仍非普及,即便雙北亦僅8、9成,若民眾都將廚餘沖入水管,反而可能污染環境或減少化糞池使用年限等,還是認為由清潔隊收集後統一前處理再送往污水廠較妥當。

20211026-外埔園區整建後的廚餘生質能源廠。(台中市環保局提供)
台中外埔園區整建後的廚餘生質能源廠。(台中市環保局提供)

地方反彈、中央喬不攏 八里廠雙北移交不順出局

政策上路,技術的問題不是最困難的,更多的協調才是鳳山廠目前正面臨的問題。首先如八里居民會擔憂是否運送過程有臭味溢散,需與環保署及高雄市政府協調增加前處理設備、密封性佳設備減少氣味外,如何與目前的代操作污水處理的業者共用操作介面,或是對方是否有意將處理廚餘的部分一起接下來,營建署也還在談。

不過,鳳山僅1座厭氧消化槽可試辦,為何不使用目前有3座閒置中的巨大蛋形消化槽的八里廠?受訪的環團、台北市政府與環保署官員等都認為八里廠最適合,只是問題同樣出於協調的難度。除了如何與居民溝通外,八里污水廠的操作管理責任正在從台北市移交到新北市,也造成了運用上的為難。

20211027-高雄鳳山污水處理廠。(營建署下水道工程處提供)
高雄鳳山污水處理廠。(營建署下水道工程處提供)

2017年,行政院因八里廠所處理的污水量新北市已高於台北市為由,核定將其從台北市移交新北市接管;2020年底,進入八里廠的北北基污水,處理量占比是新北市75.4%、台北市24.0%、基隆0.6%,然雙北市府卻因為移撥編制員額未有共識等理由,暫緩移交中。

即便今年5月行政院已宣示要陸續解決員額增補與經費補助問題介入協助,然在情況明朗之前,也沒有機關願意對八里廠提出規劃。雙北的海量廚餘何時可以真正能源化,還有得等。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