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流迷航2》讓國產OTT能和Netflix、Disney +抗衡 專訪李永得:透過政策引導平台整併

文化部長李永得指出,台灣影視內容產量需要再提升,但不能再靠補助,而是要以投資方式推動。(蔡親傑攝)

2022年的第一個上班日,文化部便公布全新政策,大幅放寬使用國發基金投資文化內容產業規定。文化部長李永得接受《新新聞》專訪表示,國發基金放寬規定後,文化部目標是未來2年投資30億元國發基金、帶動民間共同投資30億元,藉此讓產業界習慣投資思維,慢慢取代過去的補助政策。(台流迷航系列3之2)

在台灣,為了籌資拍電影而賣房子的導演、製作人不在少數,一名學生如果說未來想玩音樂、當作家、畫漫畫,大概也會被長輩叮嚀「要想清楚」,搞文創會很窮、會餓死,是不少人心中的印象。

但鮮少人知道的是,從2010年開始,政府早就準備了百億元資金等著進場投資,只是這筆錢,卻幾乎沒有動過。

民間缺錢、政府有錢,國發基金百億投資文創執行率低到墊底

國發基金從2010年起,便分3期匡列總共100億元預算,委由文化部投資國內文創產業,期盼為產業點火,然而文化部最初委由管理顧問公司投資,礙於一般管顧對文創產業不理解等因素,至2017年監察委員調查成效時,才僅投出約11億元,第一期計畫的12家管顧公司,更有7家已經喊停合作。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隨著政黨輪替,鄭麗君擔任文化部長時期,大力催生「文化內容策進院」,企圖仿效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The Korea Creative Content Agency,簡稱KOCCA)模式,透過中介組織的引導建構產業環境,文策院2019年底掛牌成立後的重中之重,便是接手國發基金進行投資。

不過文策院前2年已公布的投資案中,僅多投出4億元資金,對此結果,李永得受訪時坦言「有點可惜」,而他認為,在傾聽影視業、內容產業界說法後,首要就是打破國發基金限制。

產業環境成熟,文化部放寬投資限制盼「影視大爆發」

李永得說明,過去文策院使用國發基金投資只能「跟投」,是申請人先找到民間投資方後,才來文策院遞案申請國發基金投資,其實要先等民間行動,「但投資人對文化內容產業缺乏信心,都在觀望要政府先出手,所以最後就兩兩互卡。」

李永得指出,如今文化部已跟國發基金達成協議、修訂投資規範,申請人不用先找到民間共同投資,就可向文策院遞案,文策院審查通過後簽訂投資承諾書,申請人再以此去尋找民間投資,等到資金找齊,國發基金才會依約撥款。

此外,過去國發基金僅可投資公司,但李永得表示,如此做法並不符合產業需求,像製作公司要拍電影,會單獨擬定獨立財務計畫,最需要的是有人投資這個計畫,因此在文化部爭取下,如今國發基金也可用於投資專案、單獨項目。

破億國片《當男人戀愛時》雖然浪漫,但網友點出兩個值得觀眾省思的問題。(圖/取自當男人戀愛時臉書)
《當男人戀愛時》在疫情中取得破億的優異票房成績。(取自《當男人戀愛時》臉書)

李永得說明,國內電影票房過去每年平均有100億元,然而國片票房僅占8%,平均一年只有不到2部票房破億元,然而今年即便疫情影響,電影院超過3個月無法營業,依舊有《角頭:浪流連》、《當男人戀愛時》與《月老》3部票房破億元,顯示國人慢慢接受國片,此外戲劇如《華燈初上》也有亮眼表現,「環境已經成熟,如果注入足夠資金、引導民間資金投入,台灣影視就會大爆發。」

補助恐產生依賴性 李永得:未來不會再增加額度

台灣影視過去被稱作「手工業」,製作預算比不上美國零頭不說,連和鄰近的韓國相比也常是捉襟見肘,缺乏資金是產業長期痛點,然而政府匡列經費後,用什麼方式挹注或許更為重要。

根據統計,過去4年來,文化部挹注於電影、電視節目的補助經費,從15億元一路成長為去(2021)年約18億元規模,廣投補助下,不僅金馬、金鐘獎入圍名單幾乎都有領取補助,文化部更被戲稱為「台灣最大影視公司」,甚至民間投資人評估規模較大的影視項目時,更將是否獲得補助當作參考標準

20220106-SMG0034-N03-吳尚軒_01_文化部近年補助製作影視經費統計
 

立益良善的補助政策,儘管讓不少創作者取得初期資金,但制度都有所缺陷,李永得便認為,「現在再增加補助,可能就會增加依賴性。」

李永得強調,補助較重視創作、藝術層面,也沒有資金回收壓力,因此創作者較不會考慮市場、行銷,支持藝術創作當然重要,但要能夠產業化,最重要是吸引資金進場,若改由投資方式給予資金,就能給製作公司壓力,「現在到了要重視後端、市場的時候,我覺得投資概念有點取代了補助,未來補助會維持原來規模,但額度也不會再調高。」

不過目前規定中,接受國發基金投資者,仍可再申請文化部補助,對於大半資金來自於政府,是否可能產生依賴性?李永得回答「不會」,他認為對導演、創作團隊來說,依然要思索如何能讓投資有收益,假若導致虧損,不只往後尋找投資有困難,申請補助也可能受到影響,因此不至於造成過度依賴。

此次另一個重點,則是新增文化部政策性投資,對有政策性投資意義、具文創產業影響力的案件,可不由文策院審查,改由文化部核准後動用國發基金投資。

20210830-副總統賴清德30日出席「國際影音串流平台 Taiwan+全球開播晚會」。(柯承惠攝)
副總統賴清德為「國際影音串流平台 Taiwan+全球開播晚會」出席站台,此一OTT當時惹出「大外宣」爭議。(資料照,柯承惠攝)

文化部前2年才因建置國際影音平台而鬧出「大外宣」爭議,對於政策性投資,李永得則強調文化部不會指定要拍什麼內容,故事發展全交給專業,他並以電視劇《茶金》舉例,台灣有許多故事還沒被開發,若由專業團隊操刀就會有很好表現,而除了影視之外,動畫也可能透過政策性投資進行,以支持產業發展。

對於廣投資金是否擔心無法回收?李永得則表示,「原則上政府投資不是為了賺錢」,過去國發基金投資要由民間發動,但明顯能獲利的公司,不一定需要尋求政府資金,如今改由政府領投,重點是要讓影視界慢慢習慣投資概念。

2年拚產量、票房翻倍 文化部最終目標是整併OTT打國際盃

目前文化部每年補助電影約落在30部上下,對此李永得指出,台灣產量需要再提升,但不能再靠補助,而是要以投資方式推動,未來每年投資1億元以下規模的作品,影、視相加至少要30部,還要投資至少3部億元級預算的作品,目標是2年內投出30億元國發基金、吸引民間共同投資30億元,2024年時讓影視產量、票房翻倍,國片年度票房達到20億元規模,能達到全台票房市占率20%。

廣投資金、2年翻倍後,李永得說,最終目標其實是促成國內串流平台業者整併。

如今Netflix在台灣已站穩陣腳、Disney +大動作登台,面對風起雲湧的串流大戰,李永得認為,台灣現在總共有17家本土串流業者,「每一家都在虧錢」,根本出不了高價拍片、購片,而如果國際業者每年又只零星地買幾部片,最終結果就是拍了一堆片又賣不出去,等於在壓榨國內產業,因此政府必須思索如何透過政策引導平台整併,台灣至少要有2家足以跟國際抗衡的大型平台。

美國OTT巨擘Netflix是台灣人訂閱付費第一高的境外影音平台。(郭晉瑋攝)
美國OTT Netflix在台灣已站穩陣腳,是台灣人訂閱付費第一高的境外影音平台。(資料照,郭晉瑋攝)

李永得強調,當平台整合完成後,國發基金、政府資金就會開始退場,回歸民間市場機制,整併方向無可避免,「不然國內內容產業會窒息,原生內容會越來越少,這就是文化主權流失。」

面對挾帶鉅額資本與內容的國際平台壓境,文化部大刀闊斧祭出處方籤,然而看在產業界眼裡,鬆綁後真的就能更靈活自如地作戰嗎?詳請請見(台流迷航3》從出生補助到往生 政府「幫忙」竟讓台灣影視被韓流越拋越開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3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