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流迷航3》從出生補助到往生 政府「幫忙」竟讓台灣影視被韓流越拋越開

韓劇《魷魚遊戲》在全球掀起收視狂潮,韓國政府自1997年起便開始積極營運戲劇產業。(資料照,美聯社)

雲端的串流時代,國家與語言的疆界越來越模糊,台灣文化內容產業才正要起步,就得與國際影視、科技巨獸同場較勁,對此文化部儘管祭出解方,鬆綁國發基金投資限制,意圖2年內引入總計60億元資金做銀彈,但卻有產業界人士擔憂,此舉將重蹈補助政策覆轍,無法真正改善文創產業體質。(台流迷航系列3之3)

不管拍影視還是做音樂,所謂文化內容產業,如今已經是國際的資本競技場,在新冠肺炎重創世界邁入第3年、影音串流平台飛速成長後,這裡的遊戲規模變得更加龐大。

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國影視巨頭早將收購、合併的遊戲玩得爐火純青。迪士尼在過去20年來連環收購皮克斯、漫威、盧卡斯影業、21世紀福斯所建構的影視帝國,無疑是最佳代表案例。

串流平台已成跨國影視企業肉搏擂台

而光在去年,自擁串流服務的電商巨頭Amazon,便以84.5億美元(約新台幣2328億元)收購擁有《007》(James Bond)系列的老牌影業米高梅(MGM),而手握《哈利波特》(Harry Potter)、《駭客任務》(The Matrix)系列的華納兄弟(Warner Bros.),母公司華納媒體(WarnerMedia)才被電信巨頭AT&T收購不到3年,便被宣布將被拆分出來與Discovery合併。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回到西太平洋的這一側,被戲稱為「財團治國」的韓國同樣嫻熟於資本遊戲,如防彈少年團(BTS)母公司HYBE在去年以9.5億元美元(約新台幣271億元)價碼,收購美國控股公司Ithaca Holdings,成為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等重量級歌手的新東家;擁有Webtoon漫畫平台的網路龍頭Naver,則以6億美元(約新台幣167億元)價碼收購加拿大小說平台Wattpad,獲得後者超過10億個故事IP;旗下公司作品包含《愛的迫降》、《鬼怪》等的CJ集團,則傳出將在今(2022)年初收購韓國最大經紀公司SM娛樂,後者旗下藝人包含少女時代、EXO等。

加拿大男歌手小賈斯汀。(取自Justin Bieber臉書)
因所屬經紀公司遭到韓商HYBE收購,小賈斯汀成為BTS師弟。(取自Justin Bieber臉書)

天價的合併、收購案在海的彼端發生,雲端上跨越國界的串流平台,則是這些企業真正的肉搏擂台,隨著《魷魚遊戲》賣遍全球、Netflix豪砸5500億韓元(約新台幣145億元)投資韓國影視、設立片廠,台灣近年卻僅有《想見你》、《華燈初上》等零星成功案例,台韓越拉越開的差距,也讓國內看得既羨慕又著急。

本土平台、電視台買不起國產大製作

「《華燈初上》確實是近來公認最好的台劇,但它是好生意嗎?」談到如今內容產業面對的局勢,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理事長蔡嘉駿受訪時如此反問,他分析,《華燈》全部3季成本共2.5億元,最終由Netflix以3億元價碼買下,這對文化內容產業是強心針沒錯,但這部戲總共花了3年製作,也不清楚Netflix到底把版權綁多久,但除了這些國際平台外,目前本土平台、電視台很難出得起相應的價碼,「其實這是很難賺的錢。」

七十六号原子董事總經理楊志光也分析,台灣現在電影、劇集大多都是小型製作公司,沒什麼大財團,久久才能做一部戲,「你不知道下次拍手是什麼時候」,但韓國可以明確預期下個月有多少戲上檔,「這次不好,還可以等下一次,至少有個循環。」

《華燈初上》兩天內迅速榮登Netflix台灣市場收視排行榜第一名。(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華燈初上》全部3季成本共2.5億元,最終由Netflix以3億元價碼買下。(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韓流走到今天不是一蹴可及,除了經濟體系的差異之外,韓國政府早從1997年便下定決心發展影視產業,更在2009年整合資源成立文化內容振興院(The Korea Creative Content Agency,簡稱KOCCA)負責補助融資、產業白皮書、支援製作等業務,而台灣直到10年後,才終於仿效設立文化內容策進院,是屬於文化部的行政法人機構。

差距是10年、20年起跳,資深電影人、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便形容:「我們有點像青少棒,卻要跟大聯盟在同一個球場比賽打仗,這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彌補的,是工業實力的差距。」

放低投資門檻,業者恐怕缺乏動力改善公司體質

成立迄今過了2年多,文策院成立最重要任務之一,便是運用100億元國發基金投資文化內容產業,並吸引民間對等投資,然而過去卻屢遭質疑投資成效不彰。文化部長李永得認為,主要問題在於國發基金投資需由民間先行發動、只能投資公司2項規定,也因此在今年初修正規定,開放讓文策院能更主動領投,而除了公司之外,也可投資如電影、劇集拍攝等單獨項目。

鬆綁規定後,李永得的階段性目標,是未來2年台灣影視作品產量翻倍,最終目標則是整合出能與國際平台競爭的大型串流平台,但產業界對此仍有疑慮。

蔡嘉駿便認為,倘若因為市場上難尋找可以投資的公司,就放寬規定,短期確實會提升達成率、增加開拍的作品,「但對產業來講是高風險」,所謂風險是什麼?是業者恐怕缺乏動力改善公司體質。

「投資人評估投資標的就看3個目標:獲利、穩定、成長性,但影視產業這3個都沒有。」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稅法副總經理王敏惠長年負責文創產業業務,也屢屢擔任文化部評審、顧問,她指出關鍵在影視產業多是5到10人的小型公司,公司體質因此大多不夠健全。

20220106-SMG0034-N03-吳尚軒_01_文化部近年補助製作影視經費統計
 

是的,台灣是中小企業的王國,這一點在文化內容產業也不例外。根據文策院產業報告,2019年時台灣電影產業相關業者、電視節目製作發行業者相加超過2000家,其中資本額不到新台幣1000萬元者就超過6成。

賺1年賠3年,「台灣的特色就是一片一公司」

「台灣的特色就是一片一公司!」王敏惠說明,這樣的產業特色面對外來競爭時風險非常高,因為一組人可能3、4年才拍出一部作品,「可能1年這部片有賺,接下來又要虧3年」;此外,小團隊常要一人多用,導致難以專業化分工,管理、財務也容易鬆散,「這些都是投資人會怕的。」

影視、內容產業樣貌為何零散?王敏惠認為,當然這與產業特性有關,好萊塢也是一片一公司,不同電影因為有不同合作,比方說動作片可以衍生電玩,愛情電影可以結合時尚業,所以要個別成立公司吸引投資人,但台灣問題是連電視、音樂產業規模也都很小,「原因之一是大家拿補助拿慣了。」

過去鑑於文創產業籌資不易,台灣文化政策以政府直接補助製作經費為主,雖然讓許多創作者、業者獲得啟動資金,卻也衍生不少弊病。

「大家都說補助讓影視業變成B2G(Business to Government)。」王敏惠解釋,經年累月下文創產業習慣先思考政府補助,卻忽略商業角度,反倒因政府當靠山而缺乏長遠佈局,「大家都聚焦在我能拿多少補助,再加上多少票房就可以回本,只做短期規劃,這樣怎麼可能進一步成長?」

大公司甚至集團和外國平台談判才有底氣

對於國發基金放寬限制,蔡嘉駿則擔憂指出,健全產業的重點不只是找好作品,「是要能有好公司」,台灣因中小企業太多而體質孱弱,無法提升產能,也因此無法跟大型國際公司談判、喊價,放寬規定短時間內資金確實會湧入,但若公司不用成長就可以取得更多資金,也就沒有理由改善經營體質,而這正是無法吸引投資的主因,文化部如今做法,反倒無法真正促使產業化,「最後看起來拍的東西很多,但能被管理、稽核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蔡嘉駿認為,若能透過政策引導,讓有優秀管理、經營能力的公司出現,政府就不用再每年投入資金,而也要有這樣的公司,才能真正與國際接軌、談判,韓國CJ集團能夠與Netflix談判,正是因為有龐大產能,但台灣跟外國平台談判完全沒有籌碼,因此要思索的,是如何引導產業成立體質優良的大公司甚至集團。

少女時代可以說是紅最久的韓團了。(圖/LG@Wikipedia)
少女時代隸屬的SM經紀公司,日前傳出已遭CJ集團收購。(取自LG@Wikipedia)

一名資深音樂製作人也認為,目前音樂產業來說,能符合國際市場,也適應數位趨勢的都是小型公司、獨立音樂廠牌,「但他們資本額都不夠,絕對不會變成投資標的,最後會幫到的,都是本來就能拿一堆補助的大公司」,呼籲應該在財務知識、公司經營上,更協助小型廠牌。

如今接受文策院國發基金投資者,仍可申請文化部補助,對此王師則認為,此做法有階段性必要,假設未來產業蓬勃到能明確區分創作、商業型作品,商業型作品就不需要,也不應再領取補助;但在嘗試期來說,對規模較大、風險較高的項目,文化部若認為值得補助,文策院也認為值得投資,試行一段時間不是壞事,「重點是要不斷產生指標性作品,讓平台方、投資方及觀眾看到新的可能。」

政府對商業投資和藝術補助該做好分流

王師也坦言,資金來源是政府,必然會讓人產生依賴性,「但要思考的是如何不因噎廢食」,過去不管創作型、商業型作品都會申請補助,評審委員的評選標準也因此容易錯亂,當國發基金投資更放寬後,就更有機會分流,讓創作型作品走文化部補助,商業作品走投資路線。

王師並喊話,公部門不斷端出扶植政策,台灣從開發、拍攝到行銷宣傳都有補助,被戲稱是「從出生補助到往生」,許多外國創作者都很羨慕,「影視、內容產業自己要更加油趕上!」

而除了政府直接掏錢進場,為文化內容產業挹注資金的方式還有很多。

在去(2021)年底,四大串流巨頭:Netflix、Amazon、Apple TV+和Disney+和法國政府簽署協議,承諾每年將當地收入的20%用於投資在地內容,預估每年注資3億元美元左右。這樣協議的背後依據,是歐盟在2018年底通過管制新規,為保護歐洲文化生態,串流平台必須保證平台上有30%內容為本地內容,並由成員國依此架構,各自與平台協商執行方式。

像是Netflix、HBO等國外影視串流平台有足夠的資金產出原創的獨家內容吸引會員,或直接與台灣的影視製作團隊合拍電影及電視劇。(圖/取自Unsplash)
Netflix等跨國串流平台和法國政府簽署協議,承諾每年將當地收入的20%用於投資在地內容。(取自Unsplash)

蔡嘉駿指出,政府應該也思索仿效同樣模式,以稅率、頻寬費用等項目做為籌碼跟串流業者談判,此外對國內企業則可以學習韓國,提供減稅優惠吸引投資,但他也無奈坦言,這些問題牽涉文化部、財政部、NCC職權劃分,「台灣很多政策問題,最後都是政治問題,部會的權責劃分也是一種政治問題」,對於是否可行並不樂觀。

奇妙的是,全世界在談論文化內容產業時,往往囊括影視、音樂甚至出版、動漫,台灣的主管機關,卻往往只從影視出發討論。

避免影劇失敗損失太大,可透過低成本漫畫掏選題材

一名不願具名的產業界人士便無奈感嘆,「文化部被戲稱是影視部,現在文策院也被喊成影視院,其他產業的人對這些政策,是沒什麼感受的」,他認為比起影視作品需要投入的資金、人力規模,音樂可以靠創作者就完成作品的6到7成,面對有巨大資本的國際競爭者依然有突破機會,是更該加強的面向。

蔡嘉駿則指出,日韓影視能夠在國際上有一席之地,是因為有漫畫當強大基底,日本本身以漫畫基礎發展動畫,韓國也透過網路條漫做為改編戲劇的基礎,包含《模範計程車》、《驅魔麵館》都是案例,「投資一部電影的經費,搞不好可以拿來投資100部漫畫,可以透過漫畫的銷售與點閱做為翻拍依據」,比起後端的影視,台灣也應思考在前端透過較低的資金門檻,大量投資文本,並透過流量數字與社群討論等方式,找出成功率較高的作品翻拍,「這樣才是比較科學的方法。」

韓劇《模範計程車》講述殺人犯鄭南奎的故事。(圖/Imdb)
2021年高收視韓劇《模範計程車》,由韓國漫畫改編而成。(取自Imdb)

尚在起步的台灣文化內容產業,對內從投資法規到稅務都需放寬,對外還需與國際巨頭周旋,對此王師表示,台灣就是2300萬人口,「這樣的市場規模,不可能自然變成內容強國,要有許多因素同時灌注才可能產生,從韓國來看,就是國家要當成戰略來看待,也因此我們成立文策院。」

台灣其實不缺好內容。比如《茶金》、《華燈初上》與《俗女養成記2》接連擊出強棒,本土創作者的實力,已經逐漸展露國內外觀眾眼前。然而人生有限,只有創作者遠不足以撐起產業,不健全的產業也難以養活創作者,當海另一端的影視、科技巨獸已經聯手準備攻城掠地,面對眼前波濤,文化部、文策院都須更謹慎思索,所謂台流的下一步要往何方前進。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3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