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博士賣雞排、明日大學喊缺工 8千位教授退休誰來補?

包括台大在內的台灣各大學,都開始面臨師資人才尋找不易的問題。(資料照,郭晉瑋攝)

全國至少8000名大學教授將在未來10年內陸續退休,然而,台灣不但在大學教授長年低薪的情況下,造成有志教職的年輕學者不斷流失,學生也因過去「雞排博士」的窘境而對博士學位望之卻步,當資深教授退休潮來臨、連頂大也有銜接困難時,即將發生的高教缺工危機有解嗎?

時間從現在往後算5年,台灣大學管理學院至少有3成教師會退休,「這是我們這幾年碰到最大的問題!」管理學院院長胡星陽說著往下數,到了10年後,如今管院裡一半的老師都已經過起退休生涯,要把這些缺口補起來是莫大考驗。

「主要原因是選擇變少了。」胡星陽說,台大招聘教師都希望找在國外念書,也就是俗稱的海歸博士,但這幾年來應徵的人越來越少,背後因素第一是博士生逐年減少,第二是即使念了博士,「也不一定不會選擇回台灣」,像財金系過去招聘教師,儘管已經決定錄用,「但根據經驗,大概有一半會去其他地方,像去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大學任教。」

2成大學教師逾60歲,1520人去年退休創10年新高

與台大相隔一條馬路,台灣科技大學也面臨同樣困境。一名研究積體電路的資深教授將在今年(2022)退休,電子工程系招聘新人接手,豈料半年來的應徵者中,竟然沒有半個符合需求。台科大主任秘書呂政修說,來投履歷的人多是專攻軟體,硬體類的博士畢業生,「都被IC設計廠吸走了,原因很簡單,助理教授起薪只有7、8萬元,這樣要找老師,願意來的都是佛心來著。」

大學人才銜接的問題越來越嚴峻。2018年時,全國大學教師有5成6年紀都在50歲以上,高齡化警鐘大響,當年甫當選台大校長的管中閔便指出,台大40歲以下老師僅310人,50歲以上教師卻超過1100人,3分之1教師面臨退休,人才問題已迫在眉睫。

20220421-SMG0035-風傳媒-吳尚軒_D全國大學新聘首度擔任助理教授人數
 

儘管蔡英文政府在2018年實施年金改革,大學教師在每月退休金少領2、3萬元下,確實出現延後退休、退休人數下跌的情況,但退休人數終究在去年(2021)反彈,有1520位大學教師退休,創下10年新高。

同時,2021年全國超過60歲的大學校師,占全體大學教師比率將近2成,也就是說,至少有超過8000人,將在未來5到10年退休,大學高齡化不但未見反轉,更劇烈的退休潮即將來襲。

20220421-SMG0035-風傳媒-吳尚軒_B大學60歲以上專任教師比例
 

薪資差距2倍起跳  教師應徵人數「直接少一個零」

然而校園裡的新陳代謝卻不如想像中順利,在最近的109(2020)學年度中,首度進入大學擔任助理教授,也就是所謂「新血」的教師人數是921人。

20220421-SMG0035-風傳媒-吳尚軒_C全國大學專任教師退休人數
 

事實上,如今有志進入大學任教的人越來越少。清華大學研發長曾繁根回憶,20年前清大開一個教職,應徵者可能衝到上百人,「現在直接少一個零」,而過去應徵者大概3分之2都是海歸博士,現在海歸只剩下3分之1。陽明交通大學副校長李鎮宜也舉例,如電子研究所的教職應聘人數,如今不僅比過去少了一半,海歸博士也大幅減少,本國博士的比例增加。

薪資低,搶人才搶不過外國也搶不過企業

應徵人數減少,正反映出台灣高教獵才的最大弱點,也就是經費,尤其是教授薪資。

我國公立大學待遇按照教育部規定,最菜的助理教授起薪每月約7萬元(新台幣,下同)出頭,而同樣在亞洲,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助理教授年薪逾160萬元,香港城市大學則從200萬元起跳,韓國首爾大學教師平均年薪約是250萬元,薪資差距動輒2到3倍。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即使台灣的博士畢業生,第一站也不見得是台灣。」政治大學副校長王文杰回憶,日前政大聘用一位清大畢業的資管博士,豈料聘書發出後,對方卻說要去國外其他學校,商學院每年都會有1、2位新聘教師遇到這種被「攔胡」的情況,「亞洲其他國家經費都是我們2到3倍,我們很難和他們『鬥錢』,這也造成人才斷層。」

不只是學界搶人,來自業界的吸力也是挑戰,如近來紛紛以超過200萬元年薪招手碩、博士人才的半導體業正是案例。曾繁根便說明,近年清大電資學院一個教職開缺後,往往要等1、2年才能找到合適人選,不只招人變難,電資領域的教授甚至有1成被挖角,「主要是國內大廠或跨國企業找他們去做研發,待遇可以差3到10倍。」

「講白了我們薪資待遇無法跟業界匹敵!」中山大學管理學院副院長陳安琳指出,像他們想找海歸博士,但金融博士在美國工作的平均年薪是10萬美元起跳,如果是研究科技金融這樣的熱門領域,還可以到20萬美元,「不是沒人念博士,是他們根本沒進到學校來。」

綜觀海外大學到業界博士人才的待遇,不難發現交叉點落在年薪200到300萬元,而台灣一名教授若無其他津貼、加給,月薪極限僅有11萬元。一名曾在新加坡任教的教授便私下指出,只考慮薪資的話,台灣真的不會是第一選項,「為什麼會回來?因為我父母老了,需要就近照顧,也沒辦法跟著搬去國外,只好回來陪他們。」

少子化下私校出現「跳船潮」 衝擊加速M型化

人才銜接危機在私立大學身上,還有另一個難題:來自公立大學的吸力。

「以前我們最常就是到元智、長庚、中原挖人。」前台科大校長廖慶榮,如今轉赴元智大學擔任校長,他指出,國立大學過去招聘都是徵助理教授,現在都會徵求到副教授以上職級,「沒有明講,但那就是要挖角。」

20200802-長庚大學校景。(盧逸峰攝)
長庚大學等私立學校的教師,常常被公立大學挖角。(資料照,盧逸峰攝)

廖慶榮說明,以前公立大學都希望招攬海歸博士,但近年隨著人數減少,也將觸角拓寬到前段私校,尤其挖角現職教授還有一定保障,「新進教授即使是名校畢業,未來表現也不一定好,但如果是其他學校已經當到副教授的,表現通常更好。」

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則指出,少子化下不少私校被迫減班、減招,這也讓教師產生不安,「現在確實有所謂私校逃命潮」,像世新開聘教職時,不少應徵者都是來自招生受影響的學校,他們會希望轉往公立大學或前段私校,而他也認為隨著少子化情況加劇,私校的處境將會越來越M型化。

博班人數連跌數年終反彈  待遇提升是解方

從國外搶到國內、公立搶到私立,若未能有效提出解方,高教缺工的困境將在不遠的將來逐步浮現,然而目前我國究竟有多少人在海外念博士,又有多少人返台任教?這數字事實上是個謎團。

教育部目前的統計中,除了對赴美留學生有統計研究所人數外,其餘國家只有統計總人數,並未分析攻讀學位,國際司長李彥儀對此說明,是否出國讀博士是個人考量,教育部並不會特別統計,此外留學生人數是透過駐外小組跟當地政府、教育機構蒐集,「我們只有20個駐外組,沒辦法蒐集全部的資料。」

海外博士算不出來,而仍扮演大學教學主力的本國博士,畢業人數卻連跌數年,直到近年才稍有回升。

20210514-大學校園防疫升級,學生入校都戴上口罩。雲端教改配圖。(盧逸峰攝)
扮演大學教學主力的本國博士,畢業人數連跌數年。(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在廣設大學後,博士生人數從2005年起一路強力成長,彼時各校招聘教職時,往往數十人搶一個職缺,一個博士連投30、40間學校履歷仍「槓龜」的案例時有所聞,也意味著儘管博士人數連年增長,職缺卻沒有相對增加,於是危機很快便出現。

「找不到頭路一堆博士家裡蹲」、「教職難求博士爆流浪潮」……2007年起,流浪博士一詞首度在台灣出現,媒體爭相報導高知識份子求職受挫的案例,其中最廣為人知者,莫過於2013年的「雞排博士」,更引來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批評浪費教育資源,也讓博士過剩的議題一時甚囂塵上,教育部不久後則開始調減招生名額。

輿論發酵、主管機關帶頭減招,如今全國博士生人數與10年前相比下跌14%,而大學端對此情況並不樂見。

20220421-SMG0035-風傳媒-吳尚軒_A台灣博士畢業生人數
 

李鎮宜以陽明交大的經驗指出,如今不管在國內還是出國,學生念博士的意願都大幅降低,覺得趕快念完碩士就去工作,「畢竟畢業第一年薪水就可能比老師還高了」。不過未來當大批資深教師退休時,就會出現銜接問題,呼籲政府要有配套機制,「要思考如何鼓勵年輕人投入,讓他們不是只以投報率看博士班。」

事實上,從念博士到擔任教職,攬才最重要的基礎還是錢。李鎮宜也指出,目前有部分科技廠祭出對策,博士學歷起聘比碩士高2個職等,「這個差距通常要7、8年才爬得上去,而且還不一定會成功」,如此也增加就讀博士的誘因,但這個做法仍不普遍,而這很難靠學校或政府推動,「就要企業自己感覺到需求與危機。」

大學留才  最重要是提供優良研究環境與氛圍

在教職方面,目前各大學也透過教育部、科技部補助及募款,對校內教師祭出彈性薪資,如台大助理教授每月可多領4萬元,除此之外也對新進學者補助初始研究經費與設備費;台大研發長李百祺對此強調,「薪資只是基本條件,只看薪水的話可能一開始就不會想當教授」,最重要為是否能提供優良研究環境與氛圍,而目前博士生也已經有回溫跡象。

博士雞排。(洪煜勛攝)
學生因過去「雞排博士」的窘境,而對博士學位望之卻步。(洪煜勛攝)

從10年前的流浪博士,到轉眼將至的退休潮,大浪來臨前,學校、政府與企業各自拚博,高等教育的影響跨度動輒10年、20年,當全球高教發展、產業競爭持續火熱下,如何結合產官學能量,繼續招攬、留下人才,或許也是此刻值得思量的課題。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